《巫师校长》正在爱读文学网连载

当生命得不到上帝的疼爱和眷恋的时候,加上人类永远都没有先知先觉的本领,我会拼命挣扎着我的肉体和灵魂,指着赤裸的胸口质问自己!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227305
  • 开博时间:2007-06-11
  • 博客排名:第5230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1-19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巫师校长》第03章 村长吹唢呐藏心事

秦大师一看儿子睁开了双眼,头上还有汗珠,大师眼冒泪花,忙喊湘夫人来看:“睁开眼啦,儿子睁开眼了——”。

那湘夫人看完二话没说就在客厅神龛前面跪下磕头,振振有辞,眉头间还渐渐磕出了些血丝,大师见湘夫人这般蛮力,更担心她旧病复发便拉她起来,谁知道湘夫人推开大师的手,说道:“我没事,你先过去。刚才我许诺神仙,只要我儿睁开眼,我立刻磕108响头,希望大神不要走开,留在我儿身边,继续护佑我儿——”

那大师让村长看着子非,他跑去里屋拿来冥纸放地上,说道:“夫人,垫上它,神准能收到你的心意。”

村长回头命道:“小管,你快去请老胡他们过来,热热闹闹的。”小管刚走出去又回头问道:“村长,要不要让我娘她们也过来。”村长说道:“好好,快去请过来——”湘夫人出来看了看儿子,又向村长行了跪礼,说道:“我儿有今天,全凭村长提醒,村长说过这种怪事只能用千年怪物来降服的话,可还记得,我儿得救了。”村长说:“子非是我看着长大的,就给自己家的孩子一样,我当时也就随口一说,我也没有想到真被你用上了,活命就好,活命就好,管它用什么法子。”

湘夫人守候在儿子身边,那秦子非的眼神透露着恐惧,湘夫人担心是麻药过了的缘故,对他说道:“儿子,你一定要坚强。”秦子非看着湘夫人,又看着秦大师,觉得眼生,推开湘夫人的手问道:“你们是从哪里进来的?”儿子问的问题好奇怪,湘夫人站起来后退了两步看着秦大师,秦大师又看着村长,关键时刻还是看村长,这道行深啊,只见村长答道:“从山上,棺材里出来的。”秦子非说道:“那为何我不认得你们?”村长说:“很快就认识了,你先闭闭眼。”秦子非突然拉住湘夫人的手问道:“婉儿姐姐呢?”村长忙拉开湘夫人说:“还是我来吧。”又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巫师校长》第02章 救儿活剥黄鼠狼

秦大师老婆听得大师在院中唱天歌也差不多了,便喊他进屋,秦大师放下手中的冥灵天纸,见秦子非又黄又白的脸色正歪在床头,有话要对他们夫妇讲,秦大师看着儿子即刻要离自己而去,也不知道这样做是罪是德,无奈湘夫人一再坚持,可也没有更好的法子救治,不试一试,儿子就只能这样等死,正想落泪,听得湘夫人说道:“非儿,你有话就说吧,为娘听你的。”

秦子非抱着黄鼠狼,语言软如雨水,只听他说道:“刚才,就在刚才,神仙来到我身边,送给我一张纸,上面写了好多东西,可现在又记不起来,只记得他让我与你们告别,他说我这次补接心脏,恐怕将来不认识爹娘,我怕难以报爹娘恩情,如何是好?爹娘将来怎么办?我挂念啊——”秦大师忙问道:“儿,你不想做手术了吗?”子非道:“黄鼠狼是我前世的缘分,它是来救我的,我相信娘的能力。只是不知道黄鼠狼将来会带我去什么地方——”秦大师摁了摁自己的心口说道:“儿子你是万年的命,不是百年的人,这是命里注定的,你与我们不一样。只要你能走路,只要你能活着,你不认识我们,爹不在乎,爹不会怪你,你放心去就是——”秦大师说完抹了抹眼泪出去了。

那秦子非摸了摸黄鼠狼,黄毛白肚,两只眼睛与子非很相似,一副憨态,它正笑眯眯地闭着眼打饱嗝,子非说道:“这饱嗝就是心跳声。”自己也笑了笑,那黄鼠狼张开嘴打了个哈欠,子非又说:“它不耐烦了。”湘夫人见儿子信心十足便知道此事必是良机,更不想让子非因为留恋父母而分心,于是摆开手术刀具,一边劝慰道:“儿啊,你娘叫湘夫人,你爹叫秦大师,你不用挂念,记得就好,记不住也没有关系,能记得多少算多少。我与你父亲也算是一段佳话,只因我当年失败的医术才结识了你父亲,感念你父亲并未异眼相待我,你父亲比我大一轮多,可头发依然根根黑亮,虽然骨头紧贴着皮肤,可也透着红晕,他对我是极好的,什么都听我的,我从未后悔,我自知找对了男人。将来不管你遇到什么样的女孩,只要对你好,就要记得人家的好,你就会得到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巫师校长》 第01章 古墓专家认出活体尸

话说2000年开春大吉日,岭南大学城下一当地施工队在偏僻荒野破荒掘土时,撞破一棺木,像建筑工地挖出棺材的这种事情并不奇怪,只是在这里开工挖地已经三年多,碰到棺材还是头一桩,他们停下来报告给当地的村长,村委派出一位小伙子先过来看看,小伙子又叫上一位精通墓地风水的老头,这老头看上去骨骼有仙鹤之风,听完小伙子的来意后,赶紧回房间换了一身黑色行头,然后便跟随工地的引路者朝后山上走去,老头问那带路的妇人:“棺木撞坏到什么程度?”那妇人说道:“我没见,他们说得可邪乎,上面盖着一张纸,听着都觉得瘆人,没敢去,阿弥陀佛——”

这老头一身旧黑衣,戴了个两边翘边的帽子,像两只乌鸦停在脑袋上,上身又围了件黑色毛巾,下身是黑色肥大收脚口的裤子,背着一个红色粗布囊包,斜跨在身上,这位秦大师虽然称不上考古学家,但对墓穴考古特别的喜爱,十里八乡,红白喜事,秦大师大包大揽,从不计报酬。那年少的小伙子他的堂表侄子,名叫小管,在村委做个小会计,随叫随到,十分勤快,小管穿着蓝色衣服,秦大师看着太单薄,更不够阻挡邪风,于是让小伙子罩上一件黑围巾,说是用来捂嘴用的。

两边的墙壁上都已经被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篇小说:妇产科男医生的实验 1400字 海边老狗

短篇小说:妇产科男医生的实验 1400字  文/海边老狗

 

我的大学同学本是个才子,我们同吃同住了四年光阴。我特别喜欢他研究的那些奇奇怪怪的项目,而且颇有学术价值。本在一年前因为摊上医疗事故,躲在我家祖上老屋后院地下实验室快一年了。

 

"哎,今天怎样?快出来了吧?"

“小声点,神女今天体征不稳定,可能快要出生了。”

"见证奇迹的时刻!欢呼!"我忍不住扭过纤纤细腰。

"小样!"

“还有一个好消息:学术论文研究费10万元, 二等奖, 今天全到手,对一个新生命的全新真实描述,这给生命科学专业带来多大的贡献啊!你再写出结题论文,我争取去拿第一。成功意味着死去的任何成年女人都可以再生孩子,多么神奇的发明,男人们就不用指望小女生长大了。”

“少扯。把钱都给我!”

"不是说好三七开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篇小说:跟着那车跑到路的尽头 1000字

短篇小说:跟着那车跑到路的尽头  1000字 文海边/老狗

 

我躺在床上摸着我的胸大肌,年轻时我也很健康。只听"咣啷”一声玻璃杯摔碎的声音,还是吓了一跳。
我女朋友回来了。
“沙子你这次模仿倒挺像了。也教教我。”
"你也配学这个?老白,陪我去洗头! 带你去见一个人。"
尽管沙子开玩笑,我还是有些介意使心跳加速,不过,见她肯带我去见她的朋友,我也笑嘻嘻赶紧拧出几颗救心丸压在舌下出门去。
我女朋友今年不到30岁,小我50年。我并不认为她贪我什么钱财,我退休也没多少钱,就有一所祖上老宅,就算留给她也没什么。
"既然我愿意救活她的命,就什么都可以给。"
可她非要和我领结婚证,真让我左右为难好几个小时。一般走出家门后我只对外说我们是朋友关系,一来我不好意思,二是将来她也好再嫁人。
她一路上都咬着个牙签在嘴巴里,站在我前面的不远处,用牙签掏着耳朵,等我瘸着一条腿赶上来时,她又把牙签放入嘴唇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篇小说:请帮我和猫做个手术 500字

短篇小说:请帮我和猫做个手术  500字   文/海边老狗

 

我伸出圆润的手指肚儿,小心从睫毛下接住一滴眼泪,人们都说它是血组成的,至少是至亲。我想不尽然,圆圈里面住着一个小人儿,一只嘴巴盯着墙角下的酒瓶。

“一加一真的等于二吗?"

我把泪滴放在玻璃台上,拿来手术刀,小心切开来,一棵白葡萄树,白葡萄里装满了黄灿灿的金子。

十几只硕鼠贴在屋檐下,七嘴八舌唱起摇篮曲,轻松地窥视着即将丰收的喜悦。头晕的我如何才能躲开这团转来转去的迷宫,精疲力竭的我只剩下一层皮。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篇小说:就爱吃臭豆腐这个味 1500字

短篇小说:就爱吃臭豆腐这个味 1500字   文/海边老狗

 

在我们残疾协会马路对面的小集市场里,我与一只眼的同事老羊合伙租了一摊位,专门卖煎炸臭豆腐,有机微臭技术。后面有所中学,孩子们手中大都是有一块钱,不过,一毛钱我们也有卖,有的小孩他们给大人要不到钱,但能找到一毛两角的,解个嘴馋,童叟无欺,价格适宜,很好卖。

今天雨太急风又大,收摊休息。我们这整楼是集团的单身公寓,很长很长的走廊,每人一间。我隔壁的邻居张一唱是个没手的家伙,专门负责对新员工的培训,我很佩服他没手也能把鞋带穿好。半夜凌晨两三点我被隐隐约约吵架声聒醒,动静越来越大,再也睡不觉,半个小时都过去了,我只好拿着手机赤裸着双脚摸了过去,他娶的是个健全又有些姿色的女人,在纺织厂上班,她骂骂咧咧,原来她丈夫还有7个脚指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篇小说:眼泪是什么

短篇小说:眼泪是什么    文/海边老狗

 

我伸出圆润的手指肚儿,小心从睫毛下接住一滴眼泪,人们都说它是血组成的,至少是至亲。我想不尽然,圆圈里面住着一个小人儿,一只嘴巴盯着墙角下的酒瓶。

“一加一真的等于二吗?"

我把泪滴放在玻璃台上,拿来手术刀,小心切开来,一棵白葡萄树,白葡萄里装满了黄灿灿的金子。

十几只硕鼠贴在屋檐下,七嘴八舌唱起摇篮曲,轻松地窥视着即将丰收的喜悦。头晕的我如何才能躲开这团转来转去的迷宫,精疲力竭的我只剩下一层皮。

老鼠敲门的声音吵醒隔壁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篇小说:我们跳起了华尔兹

短篇小说:我们跳起了华尔兹                   (同性恋题材)

文/海边老狗

 

“你陪我回家,这几天家里有大事发生。”今天吴路像是哭过,他建议我陪同。

我们都换上一身黑色西服,看上去更像亲兄弟。来到他家里时,我们从他家小油坊后面的偏门进入楼梯过道时,我瞅见他的父亲正在厨房朦胧着双眼深吻着一个扎马尾的女孩,我想吴路也是看到的啦,他并没作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篇小说:大胡子来我家推销两条咸鱼

短篇小说:《大胡子来我家推销两条咸鱼》     文海边老狗

 

从大石家具市场上,大熊和小空两人买来一些结婚家具。在开车拉回家中,好又多大型超市门口人山人海搞抽奖活动占满到马路。大熊踩慢油门低速前行。

突然车顶上方传来一阵哐哐声,媳妇小空在后面喊:

“后面有个废弃的篮球场,绕过去!”

大熊停下车后,赶紧说:"你先去,我也要上厕所。"

“我不去。只想把家具搬下来,摆放一下。”

"在这?"

“你说过只要我不坐副驾驶位,你什么都答应!”

等大熊上完厕所回来,牛皮沙发床已经摊开来,小空满床风骚翻滚,然后坐在上面固定着一个瑜伽动作不动。

"这样的上等家具只有这1000平方的场地才是它的家,放任何人家里都不合适。我们60平方还隔开两房一厅,委屈了它。"

大熊听着不高兴,摸出香烟吸上两口问:

“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每日随笔20150328转来转去还是天涯好

自从微信微博出现后,我一度茫然,不断尝试新的平台,结果关注自己文章的老文们都走了,并且,他们的文章也都不在这里了,经过一年的折腾,感觉还是天涯好,微博有微博的势利眼,微信有微信的浮华,还是天涯好。

我又回来了,请原谅我的疏远,以后不会了。

文章放在这里分享,安全保障,而且来的人大都是因文而来,少了很多很多的烦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篇小说《钢筋水泥还在》

20150315<钢筋水泥还在> 文/海边老狗

 

短篇小说《钢筋水泥还在》


地上潮湿,天下雾霾,公务员的考试在某大学校园里正在借地举行。
“谁说范进中举写满了迂腐?”
不同意!白色马头琴弦演奏着童年记忆青春良梦,我在考纸上画满了各式各样的关关雎鸠,东南西北中反成全了我游记一本又一本。
"成就感原来是这种滋味。”
接手的新公交车司机拒绝打开通往森林的大门,他拿出斧头,砍向正在驶来的无轨电车。
“上去吧。你们这群混蛋!”
里面人都一动不动。虽然我不是懦夫,还是挤进最小一条缝隙。钢筋都钻出了水泥,满头大汗,所有女人都把蛇尾箍上头皮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篇小说《狗声猫声京剧声》700字

20150314<狗声猫声京剧声>文/海边老狗


大姨二姨一家大小来到我家搓麻将,我坐在小房间里,恼人的是他们这次不赌钱,坏了,那被他们剥光看个内人透就可能要上演了。
"毛毛,出来倒茶…这孩子一天到晚玩手机…"爸爸喊。
“别麻烦孩子,孩子忙……”
二姨的笑声像鸽子叫,如滚动着饱膈踢出来一个又一个光溜溜的大鸭蛋似的。
完了完了,来了。
"毛毛忙什么呢?不欢迎大姨夫来啊?"
聒噪弄得这心里苦着连连偷偷答是。
我只好挤出中国式微笑发出”欢迎"两个音,我讨厌自己的音调,变得这样平。我无论说什么他们都能拐到关心的问题上。眼看这一轮长城都快摸完了,也没人喊"胡”。
"越大越缩头。"母亲那猫声轻得像蚊子似的指责着我。
由于麻将牌呼啦啦的碰撞,对面楼上的京剧声己没那么张牙舞爪了。一陈敲门声引来父亲的木木屐摔打着木胶地板。钟点工周阿姨哼哼呵地进了厨房,水管会一直哗哗哗开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篇小说《我和妇科男医生的对话》280字

  

20150313<我和妇科男医生的对话>   文/海边老狗


今天太闲,拿定主意,去中山医的妇科就诊。
“哪里不舒服?”圆脸光滑的男医生问。
我一见就知道他没多少本事,都解读不了我的神色,还要问我。
"没有不舒服。我想双侧乳腺切除?"我答他。
“为什么?”
"防止将来乳腺癌。"
“你再说一遍!资料呢?”
"没资料。"
“嗯?什么时候怀疑的?”
"没有什么时候!"
“嗯?那查过没?”医生大口呻吟了一声靠在椅子上,并开始端杯喝水。
"没查过。"我答他。
“那为什么要切乳房?”
"这东西得病概率高,再就是减肥,让跑步变简单!"
医生边听边写,撕下一张白白的处方笺攥在手里。说道:“去三楼504看吧。”
精神病专科门诊。
胡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篇小说《肉体与灵魂的爱情》

20150312<肉体与灵魂的爱情>    文/海边老狗


“哪里会给你,还爱情……”一个吆喝着卖灵魂的驼背老头在贴喜字的门口白着眼珠子。
没听明白,似乎又有些感觉,我不相信他说的含混意思。
喜酒没吃完,我跟了他一路,弄丢了。
夜里,周围邻居太吵,狗声猫声男人声女人声还有油门喇叭声。
我很久很久没有爱情了,每一分每一秒,只剩下柴米油盐酱醋茶,天天月月年年无休止循环。不行,不能这样善罢甘休!
背上包,上了车,来到千万亩红苹果树林,找爱情。
“请问您,看见我的爱情没?”
"房子在那。"森林公园里一对热恋中的老人指着山脉那头。
公路绕过去很远很远,一抬脚我把自己踢晕来,然后看见这堆僵肉倒了下去。它终于死了,我是多么开心呀,终于不被它约束着啦。
几十年了,我从来就没走远过,好不容易有很多次夜晚我已经逃到了装满炸弹的一座小岛,正要行使权力建立乐土,不知哪里来的一根琵琶弦勒得我脖子痛,又给拽回来了,看见小僵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0页/44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