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68254
  • 开博时间:2007-06-0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去放朱雀烟花吧^^

昨天晚上没有上qq,今天早上一打开来,收到了几条留言,比如落晴告知(炫耀?)她和神出大人聊天了,还有阿澜来敲,还有苏摩(啊,感慨一下,好久不联系的老友了,曾经带我一起弄过论坛的)的留言。
一直觉得不在线的时候收到留言就好像鱼雁传情似的^^当然也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找人就好像找东西一样,你需要的时候,他总不在:P
好了,说主题,其中,有一条留言让我极有感觉。

kaedesanzo 2007-11-15 20:46:52
白花,我们去放朱雀烟花吧,笑眯眯
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昨天在九界看k的文,看到了这样几句:“瞬间抽出千万条银丝雪练,飞舞到空中便抽枝生叶,迸出一朵朵花苞,层层叠叠的花瓣伸展开来,雪白透亮,似是迎风轻颤,真应了那一句‘千树万树梨花开’,果真是美不胜收。
还有的在天空中幻化出四大神兽的型像,青龙、朱雀、白虎、玄武,俱是栩栩如生,威风凛凛。”
于是在帖子后面哭喊,要k买朱雀烟花给我。
^+++^sa,于是k来找我放朱雀烟花了。托腮,可惜我不在家啊~~~~~
今天还看到了k给我回帖:“你没发现我说的烟花里面还有白花么,捂嘴笑;那个朱雀烟花就是想到了白花你才加上去的~”

狗血地抒个情:某k,极为固执别扭的一只,却经常给我温暖安定的感觉~~~倚窗幸福状……

分类: | 评论:2 | 浏览:4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云飞渡现象?越灵雨现象?

为了便于理解我整理成对话形式好了……,因为聊天记录不在手边,所以我凭着回忆来写一下,也没征求落晴同意,关键是,她的话让我太震撼了,一定要留个纪念orz
小白花:最近对四大铁卫比较好奇,缠着表哥讲故事。
落晴:啊,我喜欢武功被废了那个,白狐。我因为那几句话就萌上他了,比林素同学还快。
小白花:(于是去翻谢苏),找来找去只有一段话“那石敬成手下四大铁卫,当日生死门一役,朱雀惨死,白狐重伤武功尽废;余下二人,龙七协助其处理朝中政务,玄武却是专事行走江湖,声名尤为显赫。”
落晴:应该还有一段,讲他武功被废之前的。
小白花:(没找到,于是传给落晴让她找)
落晴:真的没有啊,难道说另外的情节是我梦中自己y的?
小白花:啊,落晴,你写出来吧。
落晴:(小白花看到落晴的状态一直显示输入中)……不行。如果你表哥写了这个人物,我还可以写同人,如果你表哥没写这个人物,而我按自己的喜好写了,这不符合同人的精神。如果以后你表哥写的和我写的不一样,那岂不是很对不起这个人。
小白花:我等了半天你就和我说这些……
落晴:我很正直吧?

昨天上午和某k说起四大铁卫的时候,貌似k也对白狐这个名字很感兴趣。可是,关于这个人,表哥的文里只提过一句话,乐,让我想起了之前同样笔墨不多但是人气很高的角色,云飞渡和越灵雨,这也可以说成是一种现象吧^^

本人也对白狐比较感兴趣啊,因为他是好孩子么,而且是看不清脸的神秘人物呀^^
分类:随口 | 评论:0 | 浏览:4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摘]鸟

^^《读者》上看来的文章,飞鸟控小白花很喜欢
鸟
◎李汉荣
  万千生灵中最爱干净的莫过于鸟了。我有生以来,不曾见过一只肮脏的鸟儿。鸟在生病、受伤的时候,仍然不忘清理自己的羽毛。疼痛可以忍受,它们不能忍受肮脏。鸟是见过大世面的生灵。想一想吧,世上的人谁能上天呢人总想上天,终未如愿,就把死了说成上天了。皇帝也只能在地上称王,统治一群不会飞翔只能在地上匍匐的可怜的臣民。不错,现在有了飞机、宇宙飞船,人土天的机会是多了,但那只是机器在飞,人并没有飞;从飞机飞船上走下来,人仍然还是两条腿,并没有长出一片荚丽的羽毛。鸟见过大世面,眼界和心胸都非常高远。鸟大约不太欣赏人类吧,它们一次次在天上俯瞰,发现人不过是尘埃的一种。鸟与人打交道的时候,采取的是不卑不亢、若即若离的态度。也许它们这样想:人很平常,但人厉害,把山林和土地都占了,虽说人在天上无所作为,但在土地上,他们算是土豪,就和他们和平相处吧。燕子就在人的屋檐下安家了,喜鹊就在窗外的大槐树上筑巢了,斑鸠就在房顶上与你聊天了。布谷鸟绝不白吃田野里的食物,它比平庸贪婪的俗吏更关心大地上的事情。阳雀怕稻禾忘了抽穗,怕豆荚误了起床,总是一次又一次提醒。黄鹂贪玩,但玩出了情致,柳树经它们一摇,就变成了绿色的诗。白鹭高傲,爱在天土画一些雪白的弧线,让我们想起,我们的爱情也曾经那样纯洁和高远。麻雀是鸟类的平民,勤劳、琐碎,一副土生土长的模样,它是乡土的子利、,从来没有离开过乡土,爱和农民争食。善良的母亲们多数都不责怪它们,只有刚入了学校的小孩不原谅它们: “它们吃粮,它们坏。”母亲们就说: “它们也是孩子,就让它们也吃一点吧,土地是养人的也是养鸟的。”
  
  据说鸟能预感到自己的死亡。在那最后的时刻,鸟仍关心自己的羽毛和身体是否干净。它们挣扎着,用口里仅有的唾液舔洗身上不洁的、多余的东西。它们不喜欢多余的东西,那会妨碍它们飞翔。现在它就要结束飞翔了,大约是为了感谢这陪伴它一生的翅膀,它把羽毛梳洗得干干净净。
  
  鸟的遗体是世界上最干净的遗体……

分类:文摘 | 评论:0 | 浏览:5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啥叫摇滚?

在小布布家看电视,好像是有关摇滚的节目,有黄家强、前达达乐队的主唱和麦田守望者的主唱(我忘了他们的名字了,汗,我只认得黄家强。),然后我和小布布就开始讨论啥叫摇滚,发现我俩都不知道。

于是回家之后我来百度一下,很多解释,有一条是这么说的:从最纯粹的形式来讲,所谓摇滚,就是三和弦加强硬持续的鼓点加上口的旋律。

其实大多数摇滚我都是不能听的,不过,我喜欢有好听旋律的快歌,我喜欢电吉他的华丽solo,我喜欢迷茫又积极的意味,不知道这些是不是归到摇滚里。

顺便,想起来我前段时间用someday的曲子毁的一首词,想让沧海唱给我听的,乐,抓头,好像恶作剧一样哦,但是我其实有认真写哦,虽然和我的风格很不符。

一望无际的山川河流
何处值得停留
穿过虚幻的海市蜃楼
忘了心中所求
黑暗中为了坎坷低头
也为那希望昂首
又听见这段熟悉节奏
想起一位朋友
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表弟、逛街以及无双

周末吃饭的时候,听说一个表弟和家里关系不是很好,在一个城市上学却很少回家。于是就想找他出来,倒未必想和他说啥米,那事情不是说话能解决的。只是觉得不经常回家的学生,伙食情况想来不会很好,那么就请他吃顿饭吧。

刚好上高三的小布布周日休息,于是小白花就带着两个人高马大的弟弟上街了。

嗯,和帅哥一起上街是很幸福的,而且两只都粉乖,会帮我拎东西,会帮我挑衣服。乐,我当然也很乖,我只在商场里转了一圈,试了一件衣服,因为男孩子都不喜欢逛的吧。

一转眼,两个孩子都这么大了(咳,沧桑状)。特别是小布布,窜到了一米九二,笑,昨天在二姨家,她说起我六岁就帮她看孩子。听到这话,一霎那想起来的,就是我没抱住小布布,让他从床上摔了下来,头撞到地上了,当时他哭得那叫一个惨啊,吓死我了,好在他现在还挺聪明的,乐~~

至于另一个表弟钟同学,小时候可是淘气的很啊,现在居然脾气很好~~~~“那么绅士,又不回家,真的没有女朋友么?”我戏谑地问他。他笑着说没有。于是我严肃地和小布布说:“好吧,你哥说没有就没有。”钟同学很无奈。

从商场出来去逛动漫店,我买了一套有樱兰的标志的帽子围巾加手套,淡蓝色和白色,可以配我冬天的大衣。

路过一条小街的时候,发现了一家卖儿童玩具的店,我买给云杰(嗯,这是我另一个表弟,我的表弟排成排……)的悠悠球这边才卖30块钱,比我买的时候便宜15块……orz。便宜也不能再买了,只挑了一本学玩悠悠球的书。因为云杰拿到悠悠球喜欢得不得了,据说还抱着睡觉呢。你想啊,浓眉大眼的漂亮小孩,亲昵地靠在你身上表达他的感激,然后他说:可惜我不会玩啊。~~~~~~哎呀呀,当然要找本教材给他了~~~~

吃饭闲聊的时候发现,两个孩子一个是逃课来的,一个下周二要期中考试,望天,我真的没做坏事么?但是,不逃课又害怕考试的男孩子有啥子出息么。。。

吃完一顿麦,又吃了一顿肯,最后顺道去看音像店。小布布进去问了一句:周杰伦的新专辑在哪里?营业员估计是今天卖了太多这张专辑了,或者是觉得小布布样子很像买主。顺手拿过一盘,划了一下价,“您好,39.8”我知道小布布是周董的饭,以为他真要买,结果小布布结了帐出了门看着专辑说:“我也没有CD机,电脑又坏了,怎么听啊。”我倒,这傻孩子,你不要可以说啊。小布布自我安慰说:“我可以用DVD听,反正我喜欢周杰伦。”我又倒,鉴于他暂时不能听,我就先借来了。发现其中给真三国无双on line唱的《无双》不错,词的感觉很好。不愧是方大才子的词作。

无双
作词:方文山作曲:周杰伦
苔藓绿了木屋
路深处翠落的孟宗竹
乱石堆上有雾
这种隐居叫做江湖

箭矢漫天飞舞
竟然在城墙上遮蔽了日出
是谁在哭

冲你懂你懂你匆匆
有多少的蛮力就拉多少的弓
听我说武功无法高过寺院的钟
禅定的风静如水的松

我命格无双一统江山
狂胜之中我却黯然语带悲伤
我一路安营扎下蓬
青铜刀锋不轻易用苍生为重

我命格无双一统江山
破城之后我却微笑绝不恋战
我等待异族望天空
歃血为盟我等效忠浴火为龙

残缺的老茶壶
几里外马蹄上的尘土
升狼烟的城池
这种世道叫做乱世

那历史已模糊
刀上的锈却出土的很清楚
是我在哭

序你去你去
你继续我敲木鱼
开始冥想这场战役
我攻城掠地想冷血
你需要勇气挥剑离去
我削铁如泥

你去你再去
你继续不敌我致命的一击
远方的横笛吹奏你战败的消息
保持着杀气想赢的情绪
让我君临天下的驾驭

我命格无双一统江山
狂胜之中我却黯然语带悲伤
我一路安营扎下蓬
青铜刀锋不轻易用苍生为重

我命格无双一统江山
破城之后我却微笑绝不恋战
我等待异族望天空歃血为盟
我等效忠浴火为龙

命格无双一统江山
狂胜之中我却黯然语带悲伤

我命格无双一统江山
破城之后我却微笑绝不恋战
我等待异族望天空歃血为盟
我等效忠浴火为龙
分类: | 评论:1 | 浏览:10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接过沧海的问卷~~~~~

这是空间里流行的击鼓传花游戏,传给谁谁就得接着,否则就是违反游戏规则,辜负朋友心意的家伙.
(1)被点到名字的要在自己的博客或者空间上写下答案,所有问题都要真实回答,并且要将这几个题目传给你的八个死党,通知对方"你被点 名了"。
(2)这八个人要在博客或者空间上注明是在哪接到的题目,并且再将题目传给其他八个(可以无限个啦)死党,让游戏继续下去,不得回传。
被点名的人将得到大家的祝福,并且所有美丽的愿望都会在不久以后得以实现。
(3)虽然不可以回点,但是你的朋友的朋友还是可能会点到你,如果有第二次,甚至第三次点到,那说明你将会是一个非常制造麻烦和排除麻 烦的人。
现在作答——

被沧海点名==

1、刚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你最开心的事情是什么?

认识了沧海和芦花^^

2、刚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你最难过的事情是什么?

分类: | 评论:0 | 浏览:5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Someday



今天和我最好的同事最后一次逛街
送她上车的时候,听到了一首大学时候很喜欢的歌
Nickelback.的.Someday
虽然貌似讲爱情的
但是有几句歌词让我很有感触
Nothin's wrong 谁都没有错,
Just 5)as long as 只要你知道,
You know that someday I will 总有一天,
Someday, somehow 总有一天,
Gonna make it all right but not right now 一切都会变好,但不是现在

当我们满怀热情创业的时候,当我们说说笑笑形影不离的时候,
分类:随口 | 评论:0 | 浏览:11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喜欢朱雀以来的小宝贝





分类: | 评论:1 | 浏览:13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答七哥的点名^^

點名規則:
A.被點到名字的要在自己的博客裏寫下自己的答案,然後去掉一個你最不喜歡的問題再加上一個你的問題,仍然組成20個問題,傳給其他 8個人,列出其他8個需要回答問題的人的名字,還要到這8個人的博客裏留言通知對方----你被點名了,被點名者不得拒絕回答問題,完成遊戲的人將會永遠得到大家的祝福。

B.這8個人要在自己的博客裏註明是從哪裏接到的,並且再傳給其他8個人,讓遊戲繼續下去,不得囘傳。被點到名字的人將會得到大家的祝福,並且所有美好的願望都會在不久的將來實現。

从七哥的博客里收到的点名
1.你認爲分手后的男女朋友還能做普通朋友嗎?
答:如果在作男女朋友之前是朋友的话,分手后就能做朋友,如果在作男女朋友前不是朋友的话,似乎就没有再做朋友的必要了吧。因为分手说明两人不合嘛~~~~

2.你怎麽知道自己喜歡一個人?
答:这个,笑嫂姐姐的答案太经典了,照搬:又不傻……

3.有沒有想過如果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当时只道是寻常(by芦花)

当时只道是寻常


炊烟缈缈,正是晚饭时分。原本便是平淡宁和的梅镇,此刻更是少了人来往复。
梅家嫂子端了盆水,随手扬在小园之内,刚要回屋,可一抬眼便瞧见自家门前行过的那一抹秋枫丹红。
“钟公子!”梅家嫂子想也不想的唤了一声,随即几步走到大门前,果不其然,看到对面那俊美的潇洒公子。
“嫂子怎知是我?也不怕喊错了让梅大哥吃醋。”被人阻住脚步,他不问原因,只戏谑般的调笑着。
梅家嫂子白了他一眼,“再拿嫂子开玩笑,以后就不给酒喝。”
只一句话便让眉眼含笑的贵介公子垮了脸,“嫂子不用这么狠吧?”
梅家嫂子好心情的继续道:“等着莫动。”说完这话,也不看他投来的疑惑目光,径自转身走到院中堆放整齐的酒坛旁,略略分辨了一下,弯身提起一坛,折了回去。
未等她说话,那红衣男子挑了挑眉,“嫂子要送酒给我么?”
又一个白眼送过去,梅家嫂子走到他身边,顺手将坛子塞给他,“谢先生先早定下的竹叶青,只是一直未见来取,正好撞见了你。”
分类:藏文 | 评论:0 | 浏览:7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3页/12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9 10 11 12 13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2-21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