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琴谷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1538
  • 开博时间:2007-06-02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这个周末不寂寞

  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就是说人要背,就不会是单单一件事。  
  本周末是一个颇不寂寞的周末……
  周六一早,吃着早饭凯凯说手臂疼,是右上臂,我捏着问,怎么痛?肉痛?骨头痛?答,是骨头痛。我问是否游戏中跌倒、磕碰或者擦伤?摇头。饭后看书,他也凑过来,脸上却有痛苦的神色,问,还是痛?答,这不是第一次痛了,以前也痛过,痛一阵子就好了,所以没有和你说,但现在好像一直痛。  
  我一想不大好,骨头痛,而且以前阵发过,应该去医院检查,排除下。先去小区诊所,医生让抬手臂,旋转,捏,说,还是去医院拍片看。  
  中医院离得近,但诊所医生建议还是去人民医院,那边看外科更专业。于是回家取包,和凯凯去赶二路车。因为是周六,东邻的高中学校学生都回家,所以从来没有过的那么挤。后门也开着,门外有人售票。我上车后掏钱包,取零钱。敲字的时候回想当时的一幕,当时我好像有预感,看了眼自己鼓鼓的钱包。但看了一眼就顺手放进背包了。我当时似乎意识到什么,似乎有眼睛看我的手什么的,但不知为何却没有多留心。  
  我怕人挤着凯凯,就让他站到上边,一个椅子边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气

  午后睡迟,骑车上路,忽然感到了一丝秋的味道,濡湿闷热的夏日所期待过的秋,一阵阵密雨后还迟迟不肯现身的秋,终于飘来了它的第一缕气味,清冽淡远,无处不在,从那高远起来的层云间,从太阳悬在天空的位置以及每一缕光芒,从每一株植物的筋脉中向外散布着,尤其是,从那拂面而来的清风中——对,清之一字,于秋,再无比这更恰当的词汇足以形容。
  
  向来以为这是最美的季节,夏季的所有繁盛还在,植物蕴蓄着饱满的绿意,放眼望去,每一棵树还是盛装,然后令人不快的濡湿和闷热都一去无踪,空气像水洗过的,一切都好得让人感激。
  
  这是清如水明如镜的秋天了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吾家小公子

婆婆总是在看不过眼去的时候,不好说我什么,却对老凯说:“也就是你妈,这要是你二婶儿,你这样子,早就挨上巴掌了……”我在一边说:“他没什么啊,在班里他算优秀的小孩儿了,总是很快就竞争上小班长,照片每次上好习惯小明星榜,都在前十名。你没见谁谁谁,见了真不知怎么样”。

我们谈着他,他却全然事外,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似的,放佛说的一切和他无关,照样心无旁骛在捏橡皮泥,塑出来的卡通人物表明,这小孩手指又巧,想象力也丰富……

这个假期,因为生病从老家回来,我就不肯他再跟着婆婆回去了,也没有再让他出去学什么。玩吧,天这么热。健康比什么都重要。他就一直玩,每天中午我都要回家,因为他自己在家里,我得和他回去吃午饭。我时间紧,就和他约法三章:第一呢,如果出去玩,就要留下字条,让我知道你在哪里,能很快找到你——最好中午11点半后回家等我;第二呢,就是如果打雷闪电要关闭所有门窗,不看电视不看影碟,以保安全;第三呢,就是尽量看点书学点习……

怕他答应只是嘴上答应,出门前又要求他,复述一遍我的话,让我知道你都听在心里了。他于是说,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水之城

星期天我到市中心购物,听说外面下雨,在商场却是没有一点感觉的。后来下楼,看到大厅门口内外人群聚集,大家都被大雨阻挡了回家的路。
  
  好不容易雨停,出门一看,街上全是水,不是平时下雨,地面水淋淋的水,而是满目汪洋,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景象。路边的自行车、摩托车、电动车半截泡在水里,大路上,汽车也有至少三分之一泡在水里,很多已经熄火,发动不起来了。
  
  不知什么时候还要下,我家离得又远,想还是趁着雨停赶紧走吧。披了雨衣,卷起裤脚,涉水前进。水是浑浊的,不知什么时候就踩到水底一个塑料袋,或者什么垃圾。水没到膝盖,我关节不好,有点怕风怕湿,出租车是打不到的,让老公来接也不可能。公交车都停了。推车往前走,只盼尽快回家洗一个热水澡。
  
  好不容易到渤海路,路中间水浅一点,但往南去不多久,水又变深,过不去,我只得拐进一个村庄,经过南关还是东关的城中村里,折向日报社路口,不成想好不容易涉水抵达,日报社路口以南却也是一片汪洋,很多人正卷着裤腿跋涉。我担心随时可能下更大的雨,一心想尽快回家,回到家就什么也不怕了,于是再返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与死

  我二姐姐是个苦命的人,苦命二字,不是一般人想象的,不容易,坎坷,不是,而是造物的无心和无情,那一种真正的不幸。
  
  二姐姐现在已经老了,50多岁,头发白了很多。但她有一双大眼睛,我们姐妹中唯一的大眼睛,深眼窝,眉骨突出,皮肤至今白皙,见过她的人都说,是我们姐妹中面目长得最好的一个。
  
  但就是这一个,可能也是我们姐妹中天资最聪颖的一个,虚岁三岁那年,刚走路走得极好,有一天去姥姥家,忽然跌倒,从那以后再未站立起来——小儿麻痹症,就此瘫痪了一生。
  
  62年是三年自然灾害的尾巴,人都不够吃,营养极度匮乏。二姐姐是62年出生的,最贫瘠的时代的产物,先天不足。那几年和她同大的孩子,很多小儿麻痹症患者。张海迪好像也是其一。
  
  从那以后,直到今天,母亲几乎从不给女儿们照看孩子,理由是:我已经被你二姐姐吓破了胆子。二姐姐是在姥姥患病的,母亲由此一生替她的父母负疚。她总以为,孩子是爷爷奶奶家的,外祖则是外人,担不起责任。
  
  二姐姐没有上一天学,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页/3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