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75291
  • 开博时间:2005-01-21
  • 博客排名:第6097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托塞利小夜曲》的英文歌词从未失传过

  最近读到一篇提到领导人挽救世界名曲失传歌词文章,感觉有些诧异。《托塞利小夜曲》的英文歌词从来没有失传过。如果用英文键入相关的关键词,google马上就会跳出3550条搜索结果。但是在中国这成了一个考证的难题,据说领导曾就这首作品的英文歌词辗转问过音乐学院的专家,都回答说不知道。为什么不试一下搜索引擎?
  
  搜索后得知,这首小夜曲确实有两种不同的英文歌词版本,一是根据Isaac Salinas填写的意大利语歌词翻译的英文版《Come Back》,另一个版本是Carl Sigman重新填词、美国著名歌星Perry Como于1966年演唱的《Dreams and Momories》。
  
  以下分别是意大利文的歌词以及两种版本的英文歌词。
  
  SERENATA RIMPIANTO
  (Enrico Toselli / Alfredo Silvestri)
  
  Isaac Salinas
  
  
  Come un s
分类:乱弹音乐 | 评论:0 | 浏览:19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林肯对黑人的态度并不像世人想象的那样

  在译《Team Of Rivals》的时候发现两个有趣的事实,也许这些小发现对历史学的行家们而言不算什么,不过可以肯定地说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这样的事实。
  
  第一、关于林肯的解放者形象。林肯绝不是一个解放奴隶的坚决拥护者,他甚至明确表示:如果能够保全联邦,他可以容忍蓄奴制的存在。而他后来签署《解放奴隶宣言》的首要诉求并不是政治上的,而是军事上的。军事第一,政治第二。他通过解放奴隶来满足北军战力的需要以及遏制南军的后方供给需要,当得知南军动用那么多的黑人作为后勤支援(南军也不允许黑人入伍,只能充当后勤保障的“编外人员”),林肯震惊了,他想,如果黑人的力量动员起来,那该是怎样一股打击南方的生力军啊!当签署《宣言》之后,林肯为黑人设计的归属是离开美国前往中北美的其它某个地方,当然这项动议受到了黑人团体和共和党内反蓄奴制人士的强烈反对而很快作罢。
  
  第二、关于“三光”政策。很多人或许以为这是日本鬼子在侵华战争中的发明。其实它的鼻祖是林肯手下的悍将谢尔曼。谢尔曼在内战后期针对南方的政策就是典型的三光政策,他的军队十分凶悍,烧光、杀
分类:杂文仓库 | 评论:1 | 浏览:12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词纪事》为话剧创作提供素材和灵感

  北京人艺排演的《知己》的剧情我是从网上最近才得知的。顾贞观和吴兆骞的传奇故事能够被国家一流的演出团体搬上话剧舞台,而且有那么多的名角参加演出,说明友情、节操和坚忍能借助文学闪烁出更加夺目的光彩,而今人对这样的题材依旧颇感兴趣。有意思的是,剧本作者提到了父亲的《清词纪事会评》,而实际上对方引用的注释和其它史料,也出自那部书。父亲地下有知也会发出会心的一笑。他如果看到这部戏会很愉快的。
分类:杂文仓库 | 评论:0 | 浏览:3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到了对书的评价

  书是好书,但是排版设计像是盗版的。——这是在亚马逊上看到的第一位读者写的评价。呵呵。
分类:杂文仓库 | 评论:0 | 浏览:3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唯一的看客

  晚上,老丁在写字,妞妞在一旁看了之后惊叹说:哇,练得那么好了!
  老丁说:没那么好吧,你是在鼓励我吧?
  妞妞说:我是你唯一的看客,你是我唯一的演员。
分类:关于妞妞 | 评论:0 | 浏览:5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色香味俱全的老公

  妞妞对老丁说:你真是一位色香味俱全的老公。肉感。白皙。而且热天出汗之后很有味道。
分类:关于妞妞 | 评论:0 | 浏览:5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培养书法家

最近妞妞正在努力把老丁培养成为一个未来的书法家。老丁也没有辜负妞妞的期望,正在一步一个脚印地向这个目标奋进。
每逢妞妞看着老丁写字的时候,就情不自禁面带憧憬地说:“将来,我就是书法家的老婆。以后如果有人找我们家老丁要字,就必须过我这一关。哈哈。这样天长日久的,坊间就会传说:书法家老丁这个人脾气还是蛮好的,如果你见着他,向他求字,那八成是会答应的,就是他家妞妞太不好说话,如果能绕得过他家妞妞,就能拿到他的字。”
老丁插嘴说:“那怎样才能让你答应呢?”
妞妞说:“那要看我心情好不好了。”
她补充说:“将来,等我们家需要钱了,我就说:老丁,你还不赶快写幅字?!我这个月想买件新衣服了!”

分类:关于妞妞 | 评论:1 | 浏览:6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袋鼠

  在老丁和妞妞曾经的卧室里,床占据了中央的位置,左侧是一张带镜子的大衣柜,床的前方是电视机。
  妞妞看电视的时候需要老丁作陪。她爬上床,吩咐老丁打开腿,把身子缩成一团,靠在老丁的胸前。她瞅着镜子,得意地顾盼左右说:我是小袋鼠。
  
  
分类:关于妞妞 | 评论:0 | 浏览:5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林肯:化敌为友的大师

  

自从亚伯拉罕·林肯诞生以后的200年间,有关他的传记和研究资料可谓汗牛充栋。仅在芝加哥的林肯书店,以这位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为题材的书籍多达12万种。因此,这里有必要解释一下推荐《竞争对手团队——亚伯拉罕·林肯的政治天才》(以下简称《竞争对手团队》)这部传记的独特理由。


  
分类:杂文仓库 | 评论:1 | 浏览:31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妞妞在海边



妞妞在海边

分类:关于妞妞 | 评论:0 | 浏览:6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马桶上的新发现 - 关于江州司马青衫湿

  

中午吃完饭难得偷闲,顺手在书房里找到一本陈寅恪的《元白诗笺证稿》,那个学问做得,真叫一个拽。


顺手翻到一页,人家考证白居易的一句“江州司马青衫湿”,为什么是青衫?唐代公务员八品以下才着青衫,但是江州在唐朝是上州,意思是地级市,上州司马按例应是从五品下,又按唐吏制,从五品下着浅绯色,为什么老白要说自己是青衫?莫非故意给自己降级不成?


陈先生在清朝人的一个笔记里提到关键线索:原来唐代公务员的制服颜色不是按职能的,而是按一个等级,老白的江州司马在元和年间属于“将仕郎”这一等级(老白那年在给别人写墓碑的时候自称),那是啥意思呢?就是文官中最低的一个等级,没有比它更低的了,因此算是从八品下,跟九品是一个颜色,就是青色。


看上去陈先生的考证已经很稳妥了。但是好象出了一点点小问题。


真理往往是偶然发现的。


前几天在大便的时候,偶然翻到老白当年在浔阳江畔亲笔写给死党元稹的信《与元九书》,根据他的自述,在担任江州司马期间的待

分类:杂文仓库 | 评论:1 | 浏览:9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终于完成了!

  四年的民工苦活,终于完成了。期待着年终能看到果实。这实在不是一个为了钱的工程,而是为了证实自己、实现自我的工程。
分类:杂文仓库 | 评论:0 | 浏览:4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余华和他的《兄弟》

  
   最近重读余华的《兄弟》,越读越觉得悲凉,他的小说从《活着》再到《兄弟》是一个人生的悲剧系列,如果说巴尔扎克的小说系列被命名为《人间喜剧》的话,那么余华的小说系列应当被命名为《人间悲剧》。余华笔下的人生悲剧是永远没有尽头的,他用《活着》和《兄弟》这两部长篇小说,阐释了一个令人震惊的观点,这就是,这世界是一个没有希望、苦难没有尽头的世界,它绝不会因为改朝换代而发生变化,历史的每一个革命性的里程碑都无法给子民带来生活的幸福,从辛亥革命,到1949,文化大革命自然不必说,但是文革之后的改革开放,本该在逻辑上时代命运的新起点,但是在余华的笔下,这样的里程碑,尽管令国家经济和个人财富发生了巨变,但它并不能结束李光头、宋钢这样的子民们低贱而悲苦的命运,他们的悲剧依然像绵绵无尽滔滔东流的长江水一样没完没了。

   我向来是把余华当成一流作家来评判的,而在我看来,一流作家首先应当是一个哲学家,他必须了解世界和人生运行的基本规律,并以艺术的
分类:杂文仓库 | 评论:0 | 浏览:8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PENELOPE-爱琴海的珍珠

 

01 Penelope.mp3

 这是保尔·莫里亚最初于1971年在法国发行的一张LP,根据网友的考证,这个专辑是日本出版的2496系列(片号PHCA-3061),比原来的法国版本多了后面三首。唱片的片头曲《爱琴海的珍珠》因其优美飘逸的旋律名扬全球,被众保迷公认为保爷的十大最受欢迎的名曲之一,成为保尔莫里亚几乎每次环球巡演中的必演曲目。80年代初,上海人民广播电台每天11:30-12:00首播、17:30-18:00重播的《外国音乐节目》中经常播放保尔莫里亚的轻音乐,这首乐曲是我当年印象最深的曲目之一。根据上海的“资深保迷”徐毅提供的资料,《PENELOPE》在日本发片前,时任飞利浦公司董事的木津先生给这首曲子起了一个译名《爱琴海的真珠》,传神的曲名令这首热情悠扬的乐曲更添无与伦比的美丽意境,它的中文名也就由此而来,只是将“真珠”改为“珍珠”。
  
  我很久以前就听说过佩涅罗珀(Penelope)这个名字,不过不是因为这首乐曲,而是小时候读过的荷马史诗《奥德赛》。主人公俄底修斯的妻子就是PENELOPE。俄底修斯参加特洛伊战争历时十年征战在外,历经千辛万苦才得以平安还乡。然而在他的家乡,人们认为俄底修斯早已死去,于是他那美丽的妻子佩涅罗珀成了众多王公贵族们垂涎三尺的对象,家中挤满了求婚者,但是佩涅罗珀不为所动,她机智地向求婚者承诺说,要织好一张毯子才能结婚,于是她白天纺织,晚上又将织好的毯子重新拆开,以此拖延时间。以乞丐身份回到家乡的俄底修斯凭借智慧和勇敢最终打败了众多求婚者,夫妇重新团圆。佩涅罗珀在希腊神话中也成为“忠贞”的代名词。
  
  根据在网上检索的英文资料,《Penelope》这首歌由西班牙人奥古斯特·阿圭罗(Augusto Alguero)创作于1968年,由胡安·曼努埃尔·塞拉特(Joan Manuel Serrat)在1969年里约热内卢世界音乐节上首唱。这是一首美丽凄婉的现代歌谣,以“爱情-等待”这个古老的原型为主题,讲述的是一个现代版的PENELOPE等待着自己的恋人,但是这个恋人很早便已死去,然而她始终在站台上痴情地等待,因为对她来说,时间在她的爱人离开这个世界的瞬间便已永远停止了。我请同事LAURA将西班牙语的歌词翻译成中文,发现这首歌词是一首很美的抒情诗:
  
  佩涅罗珀
  她背着栗色的皮包
  穿着高跟鞋
  和节日的盛装
  
  佩涅罗珀
  坐在站台的长椅上
  等待着第一列火车的到来
  摇着扇子
  人们说 有个行人把她的手表停在了一个春天的下午
  
  再见,我的爱人,不要为我哭泣,我将会归来
  在柳树掉尽它的树叶之前
  请想着我 我会为你归来
  
  可怜的不幸的人儿啊 时钟停在了童年
  四月的一个沉重的下午
  她的爱人离开了
  
  他的花圃里 直到最后一朵花都已枯萎
  大街上甚至没有一棵柳树
  为了佩涅罗珀
  
  佩涅罗珀
  凭借着等待的悲伤
  她的眼里泛着泪光
  如果远方的列车吹响了汽笛
  
  佩涅罗珀
  看着一个又一个人经过
  看着他们的脸庞 听着他们的声音
  对她而言,那些都是无尽的回声
  人们说那个旅行者回来了
  他在绿松树的长凳上遇见了她
  他说:“佩涅罗珀,我忠贞的爱人,我的和平,
  不要在你的心里编织悲伤
  看看我,我是你的爱人 我回来了。”
  
  她微笑
  眼里都是昨天的回忆
  他的脸,他的皮肤都不是这样
  “你不是我在等待的人”
  
  她停在那里
  背着她栗色的皮包
  穿着她的高跟鞋
  坐在站台上
  坐在站台上
  
这是西班牙歌手Joan Manuel Serrat演唱PENELOPE最初发行的唱片封面:


 
  我们完全可以这样讲,和另一首经典《Love is Blue》一样,《PENELOPE》这部作品经过保尔·莫里亚的改编之后完全脱胎换骨,超越了原作,将作品的艺术性进一步升华。但是实事求是地说,改编后的器乐版本完全抛弃了原作的深沉哀怨,(也许保尔莫里亚是一位乐观主义者,在他早期的音乐中似乎永远阳光灿烂。后来的《The bird of Wounds》是一个忧伤风格的特别例子)保留并放大了原曲的抒情元素,在结构上进行了慢-快-慢的变奏,特别是用优美的女声哼唱形式表现主部主题,收到了奇效。同名器乐改编曲造最早问世于1970年,保尔·莫里亚应墨西哥乐迷之请,特别灌录此曲,大受欢迎。 保爷曾三度灌录此曲,分别是1970年、1976年和1988年。而以1970年版本为最佳,主要原因我以为是其中的令人陶醉的女声哼唱,而其它两个版本(尤其是1988年的版本中的女声与最初的版本相比,实在有天壤之别)据乐友LUOLUOLUO的考证,1970年版的女声哼唱是法国著名吟唱歌手Danielle Licari担任的,Licari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女歌手,在我的乐友的圈子里还曾掀起过一个小小的Licari热。但是说Licari就是这首歌中的女声,不知有什么凭据,因为我这里并没有在唱片的曲目信息上看到有Danielle Licari的名字。我倒是觉得,在《Penelope》中出现的女声,与1970年保爷出版的专辑《JE T'AIME MOI NON PLUS》(参见http://forum.lorein.cn/thread-26141-1-1.html)中的女声在风格上非常相近。
  
  另外,这张唱片中还有一些值得关注的优美曲目,如第二首El Condo Pasa、第三首Anonimo Veneziano,以及6、7两首都在我以前做的节目《Love Story》中曾经出现过。第15首是根据大名鼎鼎的同名音乐剧改编的主题曲,Danielle Licari曾经与法国著名女星凯瑟琳·德娜芙共同参与了影片《瑟堡的雨伞》(Les parapluies de Cherbourg)的拍摄,并与著名男歌手Jose Bartel合作演唱了其中的主题歌La gare (Guy s'en va)。这是Danielle Licari为数不多的有歌词的作品,实在是一首美得无以复加的香颂。平心而论,保爷的改编曲要超越原作,难度很大。
  
分类:乱弹音乐 | 评论:6 | 浏览:26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风格即人

  

有人偏爱保尔·莫里亚的钢琴和键盘,我个人以为完全在理,因为这是乐队的强项,就好比曼托凡尼的强项在弦乐、莎维尔·库加和维尔纳·穆勒的强项在铜管乐一样。具体说到每个乐队的配器风格,又是五花八门,各显神通。我一直认为对于一支乐队来说,特色就是它的生命,如果大家都四平八稳的,既没有演奏特色,又没有配器特色,那么就会永远混在人堆里,永无出头之日。

此外,如果一支乐队已经有了招牌,别的乐队如果也用,那么即使用得再好也像是复制或陪衬,正好比文人骚客登上黄鹤楼会产生“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的感叹,比如说Parcy Faith乐队,还有101 strings这类乐队,弦乐的功夫的确也不赖,就是没那么多叫好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曼氏的“瀑布般的弦乐”给人印象太深了。相比之下,保爷70年代的风格要比60年代和90年代鲜明得多,61年的《Paris By Night》非常好,就是太像乔治·梅拉里诺了,90年以后的作品,电声乐器所占比例偏重,没有坚持他老人家在70年代以来形成的风格,所以喜欢的人相对而言就不那么多。

分类:乱弹音乐 | 评论:0 | 浏览:10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5页/21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