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亭随笔

背倚黄山闲说话,脚步徽州陷入深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064373
  • 开博时间:2004-01-19
  • 博客排名:第1419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参加中英文文学翻译培训班记略(上)

  

下面是同两位著名中国通杜博妮女士和韩博士在呈坎的合影。(九月二十六日)

参加中英文文学翻译培训班记略(上)

 

 参加中英文文学翻译培训班记略(上)

杜博妮小组学员安娜和凯文在呈坎宝伦阁朗读他们的作业,《红坟》英译片段,大约一千汉字。

 

分类:流水 | 评论:1 | 浏览:3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序:多彩多姿的水晶魔棒

  

     这是近四年前为刘国欣第一部作品集《沙漠边的孩子》(书由台湾文史哲出版社出版)写的序,所谓作品集是谓书里内容有点驳杂,有小说、也有散文诗歌,还收了她的本科毕业论文。当时她刚刚考上西南民大读硕士,四年过去,则已经是南京大学的博二学生,而且导师还是所读专业全国最有名望者之一、前南大文学院院长丁帆先生。可能也是丁帆先生一路带来最年轻的博士生吧,因为在求学路上刘国欣一点点都没有耽误自己。同时她也没耽误自己在求学时写自己的作品,虽然在这方面台阶迈得不够高。

     虽然如此,刘国欣注定会在事业上取得成功,至于能达到什么高度,则还要看她自己的努力与造化。读硕士拿到全国优秀生的奖状,但博士一年,则相对平淡。因此将这个旧序贴出来,有将她一把的意思。

    某种程度上,这个孩子还真是改革开放的产儿,因为她年龄相差十八岁的父母是在彼此为着自己或是家人平反冤假错案奔波时相识相恋而成婚的,这样一个孩

分类:乱翻书 | 评论:0 | 浏览:3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或为序: 燕语呢喃

  

自从互联网罩住全人类,在中文世界,特别是在大陆,以七零末八零后为主体的各类艺术工作者几乎将一切艺术门类都当作了“行为艺术”,他们裹挟了前辈,也引领着后辈,吵吵嚷嚷着踏着风火轮前行。即使有些人一时不能接受这种革命化的巨变,但迟疑观望没有几年,多也能补课跟进。毕竟数字化革命的浪潮还在越来越快往前进步着。只要乐于参与,不怕分不到一杯羹,这杯羹可能是一位大学生拼命码字,获得一定点击率后,网站老板分发的一点辛苦费,也可能就成了亿万富翁,还可能被塑为一尊神。但是也有跟不上这个时代的人。我自己就可以算得上一个,虽然我开始打五笔时,中国人也才刚向外部世界发出第一封电子邮件不久。我也好意地建议过好几位观望者上网去了解世界。但毕竟不耐烦网络上嚣张吵闹的气氛。因为心情不好的十年前,繁一为我在此注册了博客,自己则在书话贴一些已经发过的小文字。大概两年后,论坛有衰颓之势,博客旺盛起来,自己才来这里,这可以留存一些资料--当时,当时那些免费邮箱还没有“无限量”的功能,当不了仓库。同时也可在线随兴打一些文字。在那之前,十五年前,还没有防火之墙的

分类:随笔 | 评论:3 | 浏览:3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红坟:一篇致敬之作

  

红坟:一篇致敬之作

 

   2014-08-21 11:50 星期四

  

这个天涯不知怎么回事,前时交一文,说我操作太频繁,要我稍后再试,我当然懒得;前两天又如此显示,其实我已经很多天没有登陆,更别说写文字。下面的就是那天写的文字。

 

 

一个多月来,对自己早年发表在文学杂志上字数最少的一个短篇《红坟》投入了一些时间,第一因为它重新由八月号的《安徽文学》登了一次,第二,因为它我同远在澳大利亚的一位教授、文学翻译家杜邦妮教授往返了数通邮件,我写去的只能是中文,她回复的是英文。因此就不由地我自己再认真读一回,因为要将其当作一次合作授课时的材料使用。

这是一个巧合,是一种或然。

四月中旬,在肥开一会,结束后搭便车。老潘院长兼主编(潘小平)要我准备一个别人写我的“3000字左右”的评论给她,同时找一个自己的短篇一并寄去。我不详内情,问何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3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波澜壮阔香满天

  

李平的长篇《天下祁红》即将面世,省作协要求作者自己联系人写两个2000字左右的短评,很难找到人写,一个叫王洁的在读硕士生写了一篇,另一篇就只好我老人家来弄一下算了,2000字写一短评,书又未印出,细处,微观当然不好谈。不过,李平这部长篇超过了我的预期,也比我过去接触过的若干徽商题材的长篇叙事作品--包括电视剧要丰厚很多。

 

 

 

波澜壮阔香满天

分类:乱翻书 | 评论:0 | 浏览:11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杭州九日(下)

  

杭州归来已近二十天,却只记了一半流水账。并非后来几天空洞无所记,而是内容丰富,一时消化不了。前面半篇徐敏看后发来短信,纠正了我好几处笔误。打了字后懒得再看的坏毛病很难改正。刚才到底将其所说错诳处改了。

所谓内容丰富,主要也只是集中在7月26日。这天以前,我和余杭的小弟联系上,议定26日去拜访他们一家,同时第一次和堂舅先在电话里交谈了一番。他们一定先让小弟坐地铁来接我,而不是我想的打个出租车简单行事。九点多时我坐公交到了先前到过的“一公园”,一个很熟悉很旧的地名,也就是钱王祠那一带。等了约一小时,小弟至,一个高大的年轻人,很阳光的模样。同徐敏的孩子很像。于是同其下到地铁,杭州地铁只开通了一条线,对于这座城市来说当然也是新鲜事物了。等地铁的时间很短,几分钟就有一趟,坐地铁的时间却相当长,因为是到终点站。车厢内并不拥挤,时有空位腾出。问小弟平时所为,云主要还是花在摄影上,比如办摄影培训班,参加一摄影活动或是比赛。还说起他们一家三口去年秋天在当地一诗社组织下,曾往歙县游,游的地方主要是新安江画廊,自深渡、三潭等地船上行,因为季节对头,一切都感觉甚好。地铁站尽,并非就

分类:流水 | 评论:0 | 浏览:2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杭州九日(上)

  

7月21日晨,歙县一大孩两小孩来屯溪汇合,8点半在小区后门由老C所派小C之车往杭州西湖灵隐孟庄,中途,瘦小孩晕车呕吐,一阵荒乱。至杭州绕城高速之留下出口,穿灵溪隧道即至灵隐路,小C于此路段相当熟悉,到白石桥一号之孟庄的时间为11点零5分。孟庄四周远视无变化,近处原来之荒草地已辟为龙井茶叶之示范产地。孟庄内里工作人员也几无变化,因其袖珍,真有家的感觉。我们因为路近,是第一批到达的。下午即开始游玩,先往只有百米之遥的北高峰观光缆车基站,上下往返为40元。缆车内极闷热,已经坐过相当长的缆车,坐此观光车内无甚趣味,且那日杭州空气质量不佳,有轻度雾霾,到峰顶后远观只是朦胧一片。虽为杭州最高处,但于从黄山走来的人而言,实在只是小山峰一座。且峰顶大部被围着在修缮,可看者寥寥。惟一让人惊讶的是毛在五十年代曾三上北高峰,而且是拄着拐杖登顶,写有吟咏北高峰诗数首。这里距永福寺等后来开放的寺庙已经不远,但无直通之路。复缆车下。

行约两百米,经侧门购票入灵隐景区--学生半票,记者证则云已经不能免。说是有新的文件发下来过的。景区人不算很多,三孩子又购票入灵隐,仍是半票;我则过小溪,去

分类:流水 | 评论:0 | 浏览:3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万人迷”成“万人敌”

  

   阿根廷落败,无缘大力神杯,转眼之间,梅西成了万人敌。从老马到专业人士,媒体人和球迷们,梅西成了攻击、泄愤的对象。为他辩护,仍然称赞的声音少之又少。

   我感觉要说责任,那位叫萨维利亚的教练倒是最大的。巴西队的溃败同斯特拉里的固执、盲目自信当然有极大关系;萨维利亚在这次世界杯的表现则是优柔寡断,在如何最有效的用起梅西的冲击力和整个场上的掌控力方面犹疑不定,为外力所左右,或者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布局才是正确的。

   两场半决赛,德巴之战将被作为一支队伍如何瞬间溃败的案例让后人反复喟叹,研究 ;阿荷之战则相反,是一场双方都相当成功的赛事,在攻防转换诸多细节上让人击节赞赏之处所在多多。

   德阿决赛同阿荷半决比较并不好看。虽然阿队的机会多于德国,都没有掌握好,不知道这是不是同整支队伍的体能没有完全恢复有关,但梅西的体能没有恢复则是肯定的。教练应当是最清楚的,在布局上应当充分考虑到这情况,让人同其多做配合。但我们看到的并非如此。

&

分类:赛事瞎掰 | 评论:1 | 浏览:1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上帝的骰子掷给了梅西

  

梅西之歌

上帝的骰子这回掷向了阿根廷一边,掷给了梅西。

看16进8,阿根廷迎战瑞士,在加时赛将要结束时,梅西神传迪马利亚绝杀对手率队晋级时,我脑中涌出了这句话,想写一篇文字。一觉睡醒,上网一看,全世界都是对梅西的赞歌,于是打住了。过往的n次世界杯,除了四年前的南非我没有敲打键盘,大约也写过五、六十篇“伪球迷”的短文。4年前南非世界杯时,因为已经极少看几大联赛的直播,绿茵场上的许多球员的身影于我而言是陌生的,我只写了寥寥数块豆腐干。

那一年,我看得也不投入。

   但是我很投入地看了马拉多纳当教练的阿根廷,看了梅西—老马自认为的接班人;也看了一次又一次被吹掉的罗本的单刀直入。一个月前,当世界杯开始时,我在微信里说好吧,希望看到阿根廷和荷兰在决赛时相遇。我居然没注意到这两支队分在同一个半区,它们注定得提前相遇。

分类:赛事瞎掰 | 评论:0 | 浏览: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虎视《归来》

  

其实我在这里说几句有关电影《归来》已属多余。不过,在散步时想起这个话题时,自己感觉有所得,一边听着着世界杯解说,打几句在这里也罢。

说是多余,是无所不包的徐达内的媒体札记以一篇《罅隙》概括了主流和非主流媒体对这部电影大相庭径的评价。负面评价自然在其政治倾向性的居心险恶。至于这部难得的文艺片的文艺性,根本不在批判者的眼内。那篇刘什么锋的垃圾中之垃圾长文,本来在一朋友的微信链接中看到,朋友自然是不屑此文的。当时我见其转链接,想或许尚有几句人话,就点开了看了下,只是看到有谓戈尔巴乔夫解禁格鲁吉亚拍的《悔悟》,是导致苏联解体之发端,又云戈尔巴乔夫安插了“四百名共济会分子”在重要岗位上,实在看不下去。当时真以为只是一篇垃圾长文。及至看到同样洋洋洒洒的对此垃圾文的驳难文字,才意识到感觉垃圾,其实有来头。昨天看了徐达内的《罅隙》,当然知道了更多的所谓左右对这部电影的论争。

其实,这是一部一般的电影,用别人引用的莫言的话来讲,还老套,但是出现在当下,还是难得的。

可是让人迷惑不解的何以张艺谋这部《归来》就成了靶子。

这大概只是

分类:流水 | 评论:0 | 浏览:3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5页/114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