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安澜天涯名博

以前做木匠后来做鸟人现在做野狗QQ:250300308微信cs7217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588661
  • 开博时间:2005-01-19
  • 博客排名:第2287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刘美凤

2019-07-07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一斧一凿谈(二十)

  

                (二十)各种线脚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斧一凿谈(十九)

  

          (十九)束腰和叠刹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说说褚时健

  

  

                   说说褚时健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斧一凿谈(十八)

  

                 (十八)椅面种种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斧一凿谈(十七)

  

                (十七)工具影响工艺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说说莫言获诺奖

               说说莫言获诺奖
  
  
  莫言获诺奖,是体制的胜利。
  
  长久以来,坚持自由写作和民间立场的作家,都视诺贝尔文学奖为前行的灯塔。虽然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知道与诺奖无缘,但潜意识里,对公平公正的向往、对文学的坚守,对自由表达的渴望,使他们都把诺奖视为最纯净的文学标尺。尽管大家也私下里承认,诺贝尔文学奖以西方的文学标准来衡量中国文学,加上东西方文学在语言上的落差,是有欠缺的。
  
  民间作家,都对诺贝尔文学奖抱有好感和亲近,原因也就在这里。体制作家,王力雄在获自由写作奖是有一句话“他们所求的自由并非是对不自由的反抗,而是对不自由的认可”。
  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中国体制作家莫言,我想,坚持地下文学和民间立场的作家们,追求自由写作的人们,初次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感到灰心和沮丧。民间作家望出去,看到权利的通吃、投机取巧的通吃、一奖功成的通吃,所以是晚微博上,体制作家,无不欢欣鼓舞。当一个作家可以逃避良知责任与苦难,左右逢源地生活,还能最终拿个大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偶尔在网上看见署名荣剑写的《奔向重庆的“学者”们》,用了八千五百字罗列了大量材料描述了“学者”们对重庆模式的论证。作者用很大力气来论证学者们的无耻,顺便也想挽回这些学者的良知。我读完之后不禁哑然失笑,在我看来说穿了,论证“重庆模式”是一桩生意,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如此而已。
  
  中国的知识人,从四九以后就集体阉了,不做太监就摘脑袋,毫无商量余地。做太监还能有名有利,所谓知识,纯粹是玩偶。文中列举的学者多多,我记得好像邓小平胞弟也去为薄站台背书。在于薄方面,恨不得把全世界都请过去帮他论证“重庆模式”,但洋人去的好像不多。
  
  薄主政重庆后,动作不断,声势浩大,引人眼球。至于老百姓得了多少实惠,也未必见得,老百姓支持,主要是打黑,帮老百姓发泄了对贫富差距的不满,而薄用所谓黑打的钱来帮自己公关,请学者论证“重庆模式”,就是重要一环。薄深谙兵马未动,理论先行的要旨。
  
  在一个没有良知底线的时代,有钱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斧一凿谈(十六)

               (十六)举臂擎天霸王撑
  
  
  
  你开车路过城市或郊区,不难看见拔地而起的高楼和矗立的脚手架,细心一点,你会发现脚手架外围按装有斜十字的斜撑,这个斜撑俗称剪刀撑,这种斜撑是防止脚手架整体侧倒而起到斜拉力作用的。
  
  微缩到家具,也需要类似的加固方式。譬如说桌子,你看桌子四脚悬空无遮无拦,受不确定的外力侵袭的风险多,容易撞坏,有侧力的地方,就要有相对应的加固手段。有一种叫做“霸王撑”的榫卯结构,专用它来衔接八仙桌的桌面和四条腿。从桌腿上部的三分之一处直接弯曲顶住桌面芯部,把桌面的承重分摊给四足,把四足的侧力输送到桌面,使桌面和腿部彼此支撑,舒缓了牙板和束腰的压力,桌子也就经久耐用。
  
  霸王撑起着很大的撑托之劲,寓有举臂擎天之意,形象生动。霸王撑这个连接方式,除了用在桌子上以外,还有炕几和条案。仔细研究古斯塔夫•艾克在《中国花梨家具图考》中那精确的绘制,你会发现,霸王撑的难,难在从腿部连接到桌面的窜棍,不是一个平面,而是像毛巾绞水,有点旋转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3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斧一凿谈(十五)

                (十五)胶水胶水嗨嗨嗨
  
  
  哪位大圣说过“人是最靠不住的”, 这话用在做手工活上尤其贴切。老木匠告诉我,木匠木匠是手工活。这话有两层意思,一是手工做出来的,没有重样;二是手工活儿,免不了会弄僵。弄僵的意思,是在制作过程中会发生意外,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问题的原因有时是一不留神的差错,也有木材和技术处理上的差错。出了问题,总要弥补,而胶水是起重要作用的。
  
  一个家具,不可能一次成型。譬如罗圈椅,椅面是一道,罗圈是一道,这两道做好,再四个脚牙板靠背汇拢起来,最后再装靠背边翼等等附件。这四道工序,每一道都得靠胶水来定型。在家具制作中,像椅子扶手的对角处,明式椅子的扶手就你的大拇指粗细,虽然为了坚固,做对角榫设计,但你想,再牛逼的卯榫设计,你毕竟料作只有手指大小,如果不用某种胶合,再牛逼也经不起百把多年的承坐折腾而不散架,所以别人说古时怎么不用胶水,那我认为不符合实际。所以,我的结论是,用胶水无掩于中国家具艺术的光辉与伟大。
  
  另外,在家具制作中,为了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4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斧一凿谈(十四)

              (十四)千重功用千重胶
  
  
  写了这么多榫头,你头里不要发晕,榫头固然重要,但军功章里也有胶水的一份功劳,在经年累月干湿冷暖的环境中,一个家具能用几十上百年,胶水功不可没。我这个人性子特别拗,就是我认准的一定要坚持。
  
  坚持什么呢?我看王世襄、古斯塔夫•艾克、杨耀的书,都没提到这一点,胶水的问题。就是做家具,没有卯榫是万万不能的,但卯榫也不是万能的。现在我看见很多资料上把卯榫说得天花乱坠,但罗伊斯•罗尔斯也要用汽油吧,没汽油再好的车也顶个逑。说卯榫怎么怎么样,固然不错,但排除了其他辅件的功劳,也是不对的。
  
  卯榫是建筑家具工艺的伟大创造,这是毫无疑问的。但胶水,同样是历代工艺美术大师的伟大发现。为什么这么说呢,你看长城,李春的赵州桥,还有统万城,最少也要千把年了吧,没倒掉。在没有混凝土的年代,这些建筑的粘合没有大诀窍,绝对不行。统万城现在成了遗迹,据资料,当时建造,监工验收时如果不能在墙面上斫出痕迹,杀监工;斫出痕迹,说明建筑工匠本领没往狠处使,杀工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斧一凿谈(十三)

              (十三)千重功用千重榫
  
  
  中国文化起源于大陆文明,文化本能上比较封闭、保守,使价值观趋向单一,重金属,重秩序,当年,那个取笑木匠哥哥的小屁孩,长大正好赶上日新月异的时代,没房没车没存款,后来挂了。他不知道偷婆娘是要有本钱的,兰陵笑笑生所谓“潘驴邓小闲”,况且这年月连蒲松林的狐仙姑娘也个个炼成了白眼狼,他不挂才怪呢。社会的形态受思想观念与民族性格与传统文化的影响,彼此制约又互为关联。
  
  中国传统文化基本上是连续一贯的,大陆生活的相对稳定,没有玛雅文化那样忽生忽灭的历史断层,正因为这样,从古代木器家具到今天的硬木家具,也没有断代过。这就使得制作家具的技艺代代相传,并随着工具的改善,代代匠人经验的积累,技艺不断提高,直至明清而臻大成。家具工艺,离不开光洁度、结构、花纹、造型、油漆等几个工序。但道一千说一万,古今家具的制作,都有卯榫这个东西在起作用。卯榫这个紧固链接的方法,有点类似于空气,好些部分看不见摸不着但能感觉得到,又起决定性作用。
  
  大凡从事过某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斧一凿谈(十二)

               (十二)阴阳互动话卯榫
  
  
  做木匠走东家闯西家,能碰见小屁孩过来玩闹,“小木匠,偷婆娘……”,怕被追,玩闹过后立刻转身逃跑。小屁孩不知道偷婆娘是什么意思,只是俚语朗朗上口,觉得好玩。往黄色上说,男女交媾形式,就是最原始的卯榫结构。做木匠活的时候,听师兄们胡扯蛋,讲黄色笑话,我们就哈哈大笑,人人一脸坏相,赞扬那个原始榫头做得十成好。彼时刚学木匠,还不懂得阴阳互动的原理,做出来的榫头不是大了就是小了,大了,会涨裂卯眼,小了,只得削了薄片垫进去,徒费一番手脚,出活慢,所以,常常挨师傅的骂。小学徒最早对卯榫结构的理解,就是在师兄们的黄话和自己不断被骂的过程中修炼提高的。
  
  榫卯是中国建筑中最早具有科学设计意义的语言。在我们民族文明发展史上,如同汉字的发明源远流长、自成体系。天地之间的东西不会无缘无故生发出来,必然是自然演化的结果,暗合着文明的进步和成长。人是天地间最具灵性和智慧的,所以才有资格和天地合称三才。“天地有大美而不言”,人得大自然的启发和悟识创造了文明,在文明的熏陶下一步步开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斧一凿谈(十一)

                 (十一)学艺史话
  
  
  在笔者学手艺的八十年代中期,乡镇企业刚开始蓬勃,加上个体私营经济的萌发,更多的小年轻有了出路,所以我们算是最后一批正式学手艺的民间匠人。属于木匠正宗,有别于野木匠。二十几年木匠做下来,除了古建,其他都能比划两三下。包括现在在《北京晨报》上吹牛骗骗诸位,这应了农村里那句老话,“百会百穷”。笔者属于“猪头肉,三不精”一类,什么都能拨拉一下子,但拿不出出类拔萃的压场戏。这类人农村里最瞧不起,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在世上也属多余。笔者自己也觉得活着一天天闲气得很,但是前段时间阎王托判官同志传话给我,说暂时没有名额补进,叫我稍安勿躁,那就只能赖着脸皮活下去呗。
  
  笔者那时正式学徒已经改为三年制,废弃了古法的“帮三年学三年师傅娘饶一年”的规矩。但还是相当苦,主要管束太严。很多生意世家,到小辈手里宁愿进厂,也不愿意学徒了,只能眼睁睁看着断代。而古法的生意世家有规矩,要“易子而教”,我的儿子别人教,别人的儿子我教,不像现在官二代富二代这样随便,更不可能有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3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斧一凿谈(十)

               (十)硬木补记
  
  
  酸枝和花梨,谁贵谁轻,有时也虽时代的变化而互换。我刚学时,花梨贵过酸枝,但在九十年代后期,随着社会喜好的变化,酸枝因其质重,纹叶形似老红木,几年内突然间返身骑在花梨头上。但过了十来年新世纪中期,酸枝由于性大,树质哪怕已经干服了,做成器物后也会扭曲变形,远不及花梨的性小收缩膨胀率小,酸枝返修率高,所以又开始走下坡了。
  
  酸枝是因为时风喜好贵贱倒置,也有因地理差异而贵贱倒置的。《南越笔记》记载:“铁力木理甚坚致,质初黄,用之则黑,梨山中人以为薪,至吴楚间则重价购之”。说明铁力木在原产地不值钱,运到江浙才身价百倍。
  
  我们晒太阳,必须跟着太阳移影换步。一棵树长在那儿,它不可能移动换位,俗话说,“万物生长靠太阳”,在树晒不到的地方,就是树背。当然,一棵树长在山阴和山阳还另有不同。长在山阴又晒不到太阳那一面,就花梨木来说,容易起“老虎皮”。这类树树性劣,做器物不大容易刮得光洁。
  
  老虎皮是白衬衫上的墨迹,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3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斧一凿谈(九)

               (九)白木家具禁忌
  
  
  陈寅恪“别人讲过的我不讲”,我当然没有他牛气,但也不想过分拾人牙慧,接下来我想说说我知道的白木家具,特别是其中的某些禁忌。
  
  这里先为各位普及一下家具常识。一个器物,分两大类料,一类木板材料,这个地球人一看都懂;一类叫箍方,包括除木板之外的所有家具料作统称箍方。
  
  做大件家具时,一般小户人家不太介意的情况,像主要箍方头重脚轻上下倒置的问题,换了大户人家就讲究了。譬如做个台子,四只台脚是粗大的木料,刚可以比划两下的小正太急于显艺,毛手毛脚,拿起来就划线、制样。这里就要注意木材的根和梢。肉眼看,腿料木纹细密“山”字纹型底的那是根部,有时往往孰上孰下看不出,那就丢河里,沉下去的是根,浮的一头是梢部,这样准没错。往往考究的人家都很精细,一般很客气说话委婉,但你的一举一动人家都看在眼里。稍有差错,免不了闹个大红脸。所以吃百家饭这个行当,也蛮难的。
  
  笔者曾经遇见一家破落户,“老佛爷”坐在中堂,身上拾掇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0页/44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