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安澜天涯名博

以前做木匠后来做鸟人现在做野狗QQ:250300308微信cs7217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9
  • 总访问量:588935
  • 开博时间:2005-01-19
  • 博客排名:第2283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0-19

艾殇离痔

2019-10-18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上午去见一个人

                 上午去见一个人

 

 

      文/东方安澜

 

  工资低,为了贴补家用,绞尽脑汁想到孔网摆了个书摊。时间久了,熟悉了一些港台书的渠道。礼拜二正在上班,接到佚名老师的电话,敷衍了一会,问我有没有这方面的资源。我老老实实地回答他,以前有,现在都被封锁了。

 

  佚名老师对我很器重,我自然尊敬他。前阵子得悉他身体微恙,我既没有短信问候,更没有登门探访,有些失礼,内心惴惴,总觉欠着一份心意。这次佚名老师主动电话我,我当然顺水推舟,说你如果方便,我到礼拜六过来拜访你,好久没看见,非常想念。说想念,不是逢场作戏,是真想念,因为对器重你的人,你怎么可能不感到亲切呢!只是碍于佚名老师平时生意忙,我作为小辈无事冒然打搅,那就太不地道了。

 

  今天上午去见佚名老师,我还怀着一个不大不小的私心。因为礼拜二约好了,去之前,我就没再短信佚名老师。佚名老师是小城的文学前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浅读《额尔古纳河右岸》

                浅读《额尔古纳河右岸》

 

 

     文/东方安澜

 

 

  读《额尔古纳河右岸》的时候是端午前几天,活计不忙,手机txt格式的。读了个开头,就闻到了好书的气味。人是能嗅到一本好书的。别人推荐的书不一定适合,读书的功力厚了,自然嗅得到好书。这是我的经验。

 

  说嗅书,听起来似乎有点吹牛或故作惊人语。其实不是玄乎。单看书名,我也判断不出这书适合不适合我。说嗅书,仔细想,还是文字中的气息,合你的口味。《额尔古纳河右岸》即是如此。起先,我读过迟子建的散文,并不见好,加上我对领执照的体制作家天生感冒,所以《额》书下载在电脑里,也没当回事。

 

  一口气读完《额》书,足足一整天。用四个字“钦佩之至”来形容我阅读过后的心情。为何用“钦佩”而不用“喜欢”,是因为同是写作者,再借我一百年,我也写不出如此言约旨远的好小说。但迟子建如此笔法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3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生如朝露,爱巢到永久

                 人生如朝露,爱巢到永久

 

 

  2013年开初,某个夜晚,我和米奇坐在咖啡馆里,讨论着我进入雀之巢的渊源。我这人一向不记事只记人,见到久欲会面的老友,共同开启某个欣喜的记忆,带给我温馨而愉悦的情感体验。这是我2013年初北方之行中最舒适的时刻。现在回忆,还透着丝丝的甜蜜。友情如花枝,美丽而亲切。

 

  年轻的时候,我相信努力,当所有努力都失败以后,人到中年,我相信缘分,珍视友情。雀之巢开启了我中年生活密码,让我在巢里认识了许许多多的朋友,建立了许多友谊的节点。现在梳理起来,这一切实在都是缘分。从点到点的友情扩散为面到面的友情,在巢里,友情以立体的方式,以网状的分布,覆盖了我的文学写作和精神生活。真正的老文青,不会无视友情的可贵。在驻足巢里的这几年,雀之巢成了我网络生活的重要惦念。

 

  网络世界中的文学写作,改变了我的性情,缘定雀之巢的这几年,改变着我野狗式的生存方式,完善着我的处世方式。

分类:随笔 | 评论:3 | 浏览:5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斧一凿谈(三十)

  

           (三十)油漆

 

 

  红木厂的规程,木匠完工的家具经检验完毕,油漆工拿去油漆。师傅批白坯,第一次面漆批好,小徒弟水磨,拿青方砖在家具大平面上蘸了水用力磨,把毛孔磨熟、磨顺,再晾干,在小地方,用水砂皮卷在竹签上,依然这样磨。

 

  如此反复多次,再揩生漆,揩完第一次生漆,就要放在荫房里,就像照相馆以前冲印胶卷的地方,阴暗,潮湿,温暖,密不透风。这样放几天,漆面容易干。再要拿出来干磨,最后一次上漆荫干之后,家具表面在灯光底下微微泛出柔和细腻的光泽,犹如春水池塘、波平如镜,又如新篁初笋、雍容华贵的不可亵渎,可亲可爱。

 

  常说红木家具要保持纹理的美观,一般上清漆。据杨耀先生说,明清“清水货”有烫蜡的,但我们现在做“本色货”都是擦漆。但不管烫蜡还是擦漆,粗磨细磨是免不了的。而且不是一次两次,最少二十来道工序,不然木器家具的表面无法做到像小姑娘的胳膊那样光滑细腻。而且,而且的而且,小姑娘会有一天变老太婆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7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

  

             (二十九)蝙蝠纹

 

 

  笔者开小作坊的时候,蝙蝠沙发做的最多,也最好卖。缘于我们设计的蝙蝠沙发简约大方,而且用料合理,如果锯车上算得好,平均每方料可以出三套沙发。

 

  我弄作坊,针对的是小门小户的买家,所以选择淡雅素朴的花纹和自然图案为主,这也正好跟我内敛不肆张扬的个性合拍。蝙蝠、草龙、西番莲等等是常用的。后来发现小户人家购买力毕竟有限。之后反思,做和卖技术和销售是截然不同的分工,做生意随着自己性情跑,不是跟市场要求跑,这也是我不成功的原因之一。

 

  建筑装饰跟家具装饰是孪生兄弟。蝙蝠图案,有说是根据徽州民居砖雕中脱胎出来的。蝙蝠纹用处多,而且可以多种组合,福寿双钱啊、蝙蝠卷龙草啊、五福捧寿、五福云头等等,蝙蝠纹既可以唱主角也可以唱旦角,但纯粹做陪衬似乎没有。用蝙蝠纹装饰长边、圆边、浑面,充填方块,蜷转圆弧,随意性强,仿佛信手拈来,自然妥帖。说百搭纹,也不为过。

&nb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5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斧一凿谈(二十八)

  

               (二十八)灵芝纹

 

 

  灵芝是植物花纹中最通用、最喜用的,打通了皇室与民间的经脉,属于皆大欢喜的吉祥纹。

 

  不知怎么回事,看许多书上,喜欢把圈椅称作太师椅的。按理说,圈椅一般放在书房里,乃至密室里搞阴谋诡计坐坐,虽然有秦桧故事的附会,但要严格称太师椅,从在等级社会中其形制与功能来看,似稍嫌单薄。而我们圈子里行话,称谓圈椅就是圈椅,太师椅是灵芝椅(或者灵芝椅的变异),也就是像翁同龢那样的大家庭中放在厅堂中接待客人用的,属于等级森严的正式场合中使用。顺便要说一下,极易混淆的还有梳背椅和笔杆椅,笔杆椅是靠背中间四根或者五根的木棍,梳背椅是靠背后面排满木棍。

 

  灵芝纹的好,在于既不忤皇家的禁忌,又庄重大方得体气派。所以灵芝都是做大件独用,一般不与其他花纹配合。技术上讲,灵芝纹吸收了元朝初兴时的卷云纹式样,舒展豪放,所谓云卷云舒,云纹层层收放,收到里层变为灵芝卷心。鲜动灵活,云彩触手可及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

  

               (二十七)龙纹

 

 

  民间雕龙纹,真是少之又少,一方面类似黄色,被皇家垄断;一方面苏南人敬小慎微,怕压不住。你看,今天一有头痛耳热的,明天一早就急着去庙里烧香磕头的,龙是何等的气场,惹不起躲得起。

 

  红木厂外贸上,做过很多雕龙的。龙鳞龙须龙珠龙爪,大衣橱的门板,用料厚实,地皮铲下五六毫米,龙貌效果凸显,张牙舞爪,真个叫栩栩如生。笔者有位格格朋友,她指正我,说龙爪还有三爪和四爪的区别,三爪王爷用,四爪皇帝用。换在以前,这个是含糊不得的。那些雕龙大椅,或者原块厚板做成,或者敲箍方架子夹膛镶涤环板,但大搭脑是配合腾龙的大云纹雕饰,整体造型腾云驾雾,气派沉穆。

 

  有来参观的上海人好奇的问,那扶手龙头嘴里的龙珠,是怎么做进去的呢?拿手指抠动,珠子在里面嗗咯咯滚动,就是不掉出来。观者稀奇,识者含笑。说这个要点技术含量的。嘴膛大小一点没关系,但也要差不多。关键是珠子的入口处,大小不能含糊。珠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5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斧一凿谈(二十六)

  

             (二十六)从《芥子园画谱》说雕花

 

 

  说雕花,齐白石老先生绕不过去。其实老先生做雕花匠时间不长,木匠转行做雕花然后画肖像。但不管做雕花也好做画家也罢,对一本《芥子园画谱》是滚瓜烂熟的。可以说,《芥子园画谱》是每个雕花匠的《圣经》。基础题材花鸟、人物、山水、走兽,以及吉祥文字图案、几何图案、自然物象图案和宗教图案等等,什么图案适宜阴雕什么图案需要阳雕什么图案馊空什么图案铲地皮,无不了然于胸。这是基本功。除非你宁愿一辈子做下手活,不思进取甘于混日子上帝也拿你没辙。

 

  学徒对手艺的领悟要有成长性,这也是齐老先生由匠到师的生命过程。年青的时候有成长性不难,贵在一辈子有成长性。现在进了红木厂,普通的雕花工不需要你打图样,由设计室里复印了图样贴在雕面上,由雕花前道铲出大样,普通工只要做细修光就可以了。所以现在的普通工做一辈子仍旧是普通工,除非自己刻苦敏学,不然在雕花上根本甭想进步。因为被工序定式框死了。再聪慧机灵的苗子,在固化的环境中,一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别了,何村

  

             别了,何村

 

 

  古儒说“佳日闲窗,妙腕良笔”,那窗,说的是回文格的窗、万字格的窗、冰裂纹的窗……,呈现的是文化的情愫和古老生活的意象,呈现的是岁月深处儒家文化的闲情,何村,就是在江南大地上星罗棋布的古村落中,农耕文化的一处载体。

 

  一个民间聚居地,然后慢慢衍化成村落,再经过几百年演变,成为人口密集的古村落,这中间经历过由贫至富的巨变。而古村落的鼎盛时期,反应在建筑上,就是建材的考究,建筑的精细、规矩和谨严,传承了儒家等级的时风。乡下人说,“船真屋假”,但何村的老屋,一点不虚。相思墙的密实,上等的福建老木头,上等的青石柱础,连门板都是那么厚实,拍上去发出“嘭嘭”的荡声。

 

  古村落的好,当然是古色古香:那漂亮的六方束腰型的洞门,洞门上那“得天独厚”的匾额,不知是出自哪位村塾先生的手笔;那偶尔碎剩下来的瓦当;那鸭蛋形四周雕饰的漏窗;还有那院墙的大门,虽然门墩早已不知去向,但门楣上的中国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4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

  

       (二十五)闲话家具陈设

 

 

  沪剧《阿必大》里,婆阿妈讲娘舅子来了,不是坐厅堂就是坐厢房。这个厅堂,就是接待客人用的,而且这个客人是上得了台面的客人。翁同龢家客厅,厅堂正中摆放天然几,天然几是初一月半拜天祭祖用的。下来是两椅一几,两只灵芝太师椅配一只茶几。《官场现形记》里也是如此陈设。左边是首席,右边是客席。

 

  九零年代初,家里造楼房,造好了搬进去,晚上家母下班回家大呼小叫,第一个找的就是我,叫我无论如何把床掉转来。说我摆的过梁床,忤风水,要顺着房梁摆,不得已,一番折腾。母亲强烈反对我摆过梁床,我揣测,是古代木建筑房屋和木家具之间某种与人、与环境的匹配问题。中间也穿凿附会了某些风水易学的玄机。当时还怪娘迷信,嗑拌了几句。经过半生沉浮半生泪之后,再也拿不出热血的草莽之气来反驳母亲,半生的经验是:顺天应时确实是日常守身处世之道。

 

  在做修旧工的时候,有位好古好风雅的王老师,觅到一张旧床。床是孟玉楼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斧一凿谈(二十四)

  

         (二十四)木器第一要旨——光洁度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

  

          (二十三)划线定型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斧一凿谈(二十二)

  

               (二十二)锯木小窍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李家那个桥

  

  

         李家那个桥

 

 

  多少年里多少日子,李家桥横跨在福山塘上,倾听着水涨水落,朝迎晨露晚送夕阳,数不清的风、阳光、雨水,把桥面的石板洗刷得溜光滴滑。桥藏在日月的尘埃里,成功地躲避了现代化的侵袭,不以年月的增长而苍老,多了自然的摩挲桥反而更显活力了。日月打磨了桥,活力给桥凭添了风姿。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

  

  

            (二十一)一腿一足展风韵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0页/44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