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安澜天涯名博

以前做木匠后来做鸟人现在做野狗QQ:250300308微信cs7217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588967
  • 开博时间:2005-01-19
  • 博客排名:第2284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0-19

艾殇离痔

2019-10-18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学会感动

一直知道自己是个感性的人,也希望自己能变得沉稳和中庸起来,待人处世能有一种平淡如水的心态和涵养,然此道涵总不可得,或许这生在皮里注在骨子里的东西是不可改变的吧。
   傍晚时分,收到南方朋友打来的电话,从相识时意气风发的少年人,一晃十多年过去了,不禁相对唏嘘,感叹岁月匆匆,不由眼中清泪嘁然。
   静坐在办公室里发呆时,脑中掠过她的身影,想着相守在一起时的缠绵和浪漫,分别时的哀怨和婉约,抽丝般的惆怅犹如氤氲雾气,沐浴全身,同那时而涌出的那阵阵暖流,缕缕甜蜜,又涤荡着,交错着,对峙着…………
   人生中失意的很多很多,失望的也很多很多,它会使倍受创伤、磨难的心灵慢慢地变得封闭和孤独起来,很容易使自己囿圜于自己的心海而不自拔,把自己锁在心灵的桎梏中使自己变得绝望和仇恨起来。这时,那自私,狭隘,嫉妒的病毒就会如瘟疫般地侵蚀你,直致你在社会的海洋中沉没,消失。
   而这时,你需要的是感动、是激励。感动是良药,是清醒剂,它会帮助你摆脱孤独,找回生命的动力,触摸到了生命的绚丽,你就进入了一个真善美的境界,完成了一次精神的升华,心境就会变得澄明和清澈,发觉自己又经历了一个轮回,蓦然地发现原来这世界很美丽,自己也很幸福。自己被自己感动,这不单是生活的技巧,更是某时某刻独行者的最高精神境界!
   于生活的痛苦中而学会感动,于酸甜苦辣中品味生活的幸福,于生命的轮回中探求生活中的真谛、诠释人生!这,不正是我们每个人所追寻的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儿时散记———游泳

自己的孩子在一天天长大,恍若自己的影子,看着孩子在假日里百无聊赖的样子,自己儿时一些琐碎的记忆不由地在脑海深处浮了上来。
记得儿时的夏天是最开心的季节,那不是捣乱就是孵在水里玩水了。
所以说游泳是并不贴切的。乡下孩子心野,那时候孩子又多,大人忙着在田里赚工分,记忆里好象也并不怎么特别的干涉,玩起来也就格外地热闹了。那时的河道清澈,明净,虽不说见底,但因为经常捻河泥用作农田肥料的缘故,这河底里是清爽而结实的。岸边垂柳依依,风物随不算十分的怡人,到也清新毓秀。也许是唯有少年人才不知生活的困厄与艰辛,那时候的孩子于学业倒不见如何长进,是远不如现在这般抓的如此紧凑的,于玩法却是那样花样百出。
儿时伙伴中,我与明是最要好的,也就经常在一起。把脱下的裤衩挂在柳枝上,从河边慢慢倘下去,及水漫过颈部才纵身跃出。少年人爱争强好胜,所以每次在水里,比憋气是必不可少的。两个人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同时沉在水里,看谁的气长,谁先浮出水面谁就算输。而为了防止作弊,双方又常会把一只手按在对方的头上。每当此时,我多半会把预先藏在桥墩里的麦管拿出来,比下来的结果就可想而知了,望着他一脸的困惑与疑虑,我忍不住的哈哈大笑,后来也就没有了作弊的可能,比下来,每次输的都是我。
有时,几个生产队的小毛头(乡下人对小孩子一种带有怜爱的称呼)聚在一起,那就更热闹了,不是比潜水就是比跳水,从两三米高的桥上跳下去,比的不单的技术,还是要有胆量的。而群中总有一两个那么胆小的,那只有出了小鸡鸡脸露羡慕地在桥上或桥洞中看人家玩了。噗通、噗通地的水浪声在河谷间回荡,溅起的阵阵涟漪和着那孩童间那彼此的谩骂声,欢笑声涌向那沙石岸边,涤荡得那岸边的垂柳根的空洞里传来阵阵低吼声,一如那宽厚慈祥的长者,大手微拍着孩子们的头,似乎是在与少年人同乐着。现在想来,那老根的空洞中托着水面的微澜传递给少年人的恐怕还有些许对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指嘀和嗔怪吧。因为那个年代有着太多的悲苦和不可理于.
而这时,每有大人乘着田间休憩的间歇过来点评批挞,东家的孩子潜水漂亮,西家的孩子跳水高明,也就更激发了少年人争强斗胜的豪情,学着小兵张嘎的样子,雄纠纠,起昂昂地,惟恐落人之后被人瞧不起,或潜水而入,或一跃而下,欲有不分高低而不罢休之势。更有那聒噪的蝉躲在柳叶间拼命地为孩子们鼓劲,呐喊。这些只有乡间孩子才有的圣洁的童趣,在这恣热的悠长的夏季里展现的淋漓尽致。水,也为乡间的孩子们在单调的生活里注入了许多的欢声笑语。以致于成为在许多年以后乏善的人生中回忆里的一抹亮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明天会更好

   “轻轻敲醒沉睡的心灵,慢慢……”大佑的歌总是那么富有诗意又蕴含哲理,那悠扬婉约的曲调时而让人激情澎湃,时而又如那婴儿酣睡中的催眠曲,那音乐的触角轻轻地抚慰你空旷寂寥的心,宛如海浪冲刷沙滩般的轻抚和温柔,倘漾在曼妙的乐曲中,是那么的让人陶醉,令人留恋。
   中国社会在夏商周纪元以前就充斥着战争,饥荒,疾病等天灾人祸,而政治斗争因其特定的内涵又使其在人祸中变得最为惨烈和悲壮。从远古的炎黄之战到近代的国共之争,乃至在党内的派系倾轧、争权夺势中无不折射出政治气候的风谲云诡,尔虞我诈。而我辈处江湖之远也难窥其径。也唯从一物一事间略闻其腥,前有章的《往事》,后有南方的朱报道被查禁,在坊间也略掀 涟漪阵阵,微见波澜,此冰山一角,不说也罢。
   那个清唱的女孩曾经唱过“……他们总抱怨没遇上好时光……”,总觉得许多事是相对的,在那个年代里出现了许多有悖情理甚至暴殄天良的事,但至于普通大众,虽然比较清贫,人际见还是比较和睦、融洽。历史的车轮总是这样,风驰电掣地往前赶,直至发觉走过了头,拐了个弯又折了回来,也许是上帝跟历史开了个玩笑吧,感到旧路已景色不再,才又匆匆一路赶来,恍然间那亲情和清淡却已经揉进了岁月的尘埃中,不复找寻。
   从稍远点的海湾战争,到波黑战争、车臣内乱、9、11,直至现在的伊拉克,关于战争的报道不时充斥着报章的整个版面,和平鸽带来的还只是人类的美好愿望,那远处的饥荒和战火还有人类自身的不自重而种下的瘟神在跟人类长期地拉锯着。林清玄说得好,“生不如生”。是啊,人生于什么样的环境,什么样的年代,也就焊上了无法摆脱的时代和环境烙印,无形的枷锁禁锢着人的思想和行为,以至于囿圜于固有的思想意识而不自拔了。
   站在春韭楼上听雨、听风、听松涛声,耳旁瑟瑟中隐约传来的是那悲怜、怅惘,和着些许丝丝的哀怨,一种透心的凉意扑面而来,侵透骨髓。也许这是时萌老人对那是非不分,黑白颠倒的年月的感怀,敦悟吧。一杯浊酒泯恩仇,愿他在泉下能和历史碰上一杯,一切人生中的失意、落寞、悲苦、欢悦,能在这一碰之间消弭于无行中吧。
   人于历史长河中总是那么的渺茫,我们多是时代列车上的乘客,而司机就只有一位,既然我们无法选择乘坐的列车,也做不了司机,那就只有安心做个好乘客了。让我们在领略旅途的风光,享受旅途的愉悦,承载旅途的劳累和困顿中,虽风尘仆仆,仍一往直前,因为我们都有一个希望,那就是:明天会更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远性情

不知怎的,近些日子,时常想起一部叫《桃李劫》的老电影来,虽时日久远,在记忆里有些褪色、模糊了,但大致情节却轮廓依然,留存在记忆深处,挥之不去。也许是陶建平(袁牧之饰)那刚正不阿的个性长存在我的记忆深处的缘故吧,久之,便是侵入了我的血液,及至骨髓,与我身上的某些元素相揉,共融了。
  从公司的白领沦为造船厂的苦力,缘因性格的倔强和耿直为世俗所不容,在生活的裹胁下放弃自己的人格、尊严,人生的景况令人吁嘘,怅然在我心底的除了心酸,还有那份充塞胸膛的悲怆。可能,正是这凄神的憔怆感一直潜藏在心底吧,有时想,如果俩夫妇当初能老练圆滑些,媚于俗而甘与魑嵬伍,也就不至于有如此的跌宕于坎坷,毕竟人生难行逆风舟,常说这世间事总是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单位里有人事变更,于是各路好汉各施神通,生旦净末丑粉墨登场,溜须撬壁者上窜下跳。象那池塘里被那偷鱼的搅和了一下,瞬时涟漪阵阵,浊浪翻滚,引得那鱼儿或跃然水面,或躲藏于水草,更有甚者是那泥鳅,哧溜一下,潜入那淤泥间忽然不见了。而跳跃在水面上的,却不幸被那网兜兜住,成了人家的盘中餐。此人生舞台秀,委实让人可叹,也算蔚谓大观了。然不知把自己挂靠于某一点,虚妄的依附和盲目的崇拜,却是自己最大的悲哀,虽有得意于一时,必有自毁的一天。
  然世上竟然还有那么些人,偏狭于性情,而日仄于这市侩间。
  吾邑中人鄙睨视之,欲仿效陶生拂袖而去,呈一时之快意。殊不知如此一来,上有高堂,中有妻,膝下儿,少许日子一过,便生计日窘了。至而妻女怨,父母责,疲于生计又穷于应答,羞愤之情状溢与言表。男人,就象那伏尔加河上的纤夫,承载了社会、家庭的重,踏着岸边泥泞的走不完的小径,风餐露宿,一路前行。
  悠然间又令我又想起了另外一部大家都耳熟能详的老电影《一江春水向东流》起来。一直折服于片中张中良(陶金饰)先生能从革命的苦难和困厄中解脱出来,而后在社会上从善如流,混得如鱼得水,从先前的老实、诚恳到后来的圆滑、奸诈,思想,性情之转变可谓大焉。也许,这便是时势造奸雄了。当然,这也得益于其所谓的女人的所谓转圆,看来这男人背后的女人是永远也不可小觑的。
  日前,闻姐在单位上有稍许微恙,乃约之小聚,姐久孵单位,言谈间颇多感慨,戏言曰:单位是一棵爬满猴子的大树,高处的向下看都是笑脸,低处的往上看都是屁股,左右一看,都是耳目。
  这处世,如行舟,躲暗礁,避湍流,也着实不易。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向2000年进军

早上去菜市场买菜,碰到了很久没见的陈老师。原本就拐着脚的他,现在连背也越发的驼了,象是匍匐着地面在行走。见他时,我正在一摊位前买菜,家常里短地聊了几句,便惶恐地溜开了。
  陈老师小学时教我数学。说到1+1=2我大抵多还给他了,让我不能忘的到是他的铁戒尺,也不知道他从哪弄来的,黑不溜湫的,两头因为经常捏是手中,显的锃亮亮的,渗着阳光的照射,和着中间的锈迹,透出幽幽的光泽,那时是人人见了都怕的。所以在他上课时,我们都噤若寒蝉,大气也不敢出,生怕吃到他那铁家伙。也正因为如此,他的教诲到现在也还记得:你们现在不好好读书,到了2000年,我们国家实现了四个现代化,看你们到时没有知识怎么办?
  遥想当年陈老师那谆谆的教诲,因着自己的愚鲁和迟钝,空负长者的殷殷期望,怎不叫人面露赧色,羞然而去呢。
  “向2000年进军”,在当时,这是个响彻全国的口号。大队部的门口前有八根柱子,正好合了这八个字。那时,懵懂的我们也不知这是什么意思,跟在大队的宣传队员后面屁颠屁颠地嘻笑、打闹,而现在那个早已是爷爷级的宣传队员不时地驱赶我们,怕我们妨碍了他展现他那颗红心对领袖的虔诚的机会。
  作为大队部的那一溜平房现在早已是残垣断壁,零落的砖瓦的罅隙里钻出的茅草连成了片,从其间也不时地冒出那散落的小树的枝桠来,有一两株不知名的藤蔓缠绕在上面,静处一偶,显得单调而又萧瑟,破败凋零的地方却成了蟾蜍、蜥蜴、小青蛇等小动物们的乐园了。于毗邻的这两年新建的那漂亮、整洁、优美的小学相比,更透出一股经历了岁月涤荡后的荒凉和冷清。
  而那八根柱子却依然矗立着,被凄风苦雨、风霜雷电侵蚀过的墙面是早已斑驳陆离的了,那八个正楷字虽失却了望日的鲜艳和亮丽,但庄重而巍峨的字体依稀可辩。那柱子歪歪斜斜地伫立在那里,守望着隔墙的校舍,不甘心自己的静默,向人低吼倾诉着往日的荣耀和辉煌。
  柱子的前面,原来是个容纳好几千人的大操场,现在已经建了小学的校舍了。第一次看《南征北战》,就是在一个北风呼啸的寒冷的冬夜,被大人推醒后,揉着惺忪的睡眼,怕人小个矮看不到,扛着两只长凳子,冲锋似的赶到操场上去抢位子。解放军打坏蛋的飒爽英武,看的年幼的我热血沸腾,胸中顿生豪气万丈。看多了,不知不觉中,国民党就成了坏蛋的代名词。如今的电影色彩分呈,看电影从影院移到了电视,DVD,至而现在的电脑上,但那看电影的爽快劲却随岁月的流淌而漂逝了。大操场上经常上演的一幕就是开批斗会;面对北方,举着红本本,向伟大领袖和副统帅表忠心的早请示、晚汇报,是每天必然的功课。
  岁月的年轮在平凡、冗长的日子里潜滋暗长着,四季更替轮回,不经意间2000年已经过去四年了,而05年的霞光也已覆盖了呛眼的鱼肚白,赤浆艳射中的那旭日也欲喷薄跃出。国家也象那孩童般踉踉呛呛地在日益进步和发展中。那有知识的没知识的,或混迹于市井街衢中,或躬耕于田垅上,或匍匐于几案后,有洸洸乎座皋比的得意,有悠悠然采菊东篱下的惬意,有降大任于斯人的劳顿和坎壈,芸芸众生,忙忙碌碌中,还是老人家说的好:历史是由人民群众创造的。
  夜阑偶阅欧阳公《相州昼锦堂记》一文,其“仕宦而至将相,富贵而归故里,此人情之所荣,今昔之所同也”一句,深以为然;能脱此桎梏者古今中外又有几人,其睿泽也足披今人。而如韩琦周公般“德被生民而功施社稷”者实乃凤毛麟角,所以“季子不礼于其嫂,买臣见弃于其妻”之例子俯拾皆是也就不足奇怪了。这人性中的虚荣,催枯拉朽般地吞噬着理性的良知,而让人性变得日益浅薄和虚伪了。
  而那醉酒斗诗篇的李白也写下过“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的句子,人生中得意时需尽欢,失意莫消沉,谨慎为人,放浪为文;傲然屹立于社会,闲庭信步于网际,此吾之好,吾之愿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黄梅时节

在暮春初夏交替的时节里,经常能看见挑着竹篾担卖杨梅的妇人,头扎方巾,身着碎花布袄,穿梭于街衢巷尾,或停驻于树荫街角。红红的、圆圆的果实在两掰嫩叶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妖娆艳丽;更有甚那农妇不时地把雪碧瓶中的水均匀地喷洒在上面,那梅子就更显得晶莹透剔,越发地象那正值妙龄的少女,娇艳妩媚。
  凝视篾担头上如此可人的尤物,令我失却了跟农妇讨价还价的热情,忆着“苏州人出半价”的俚语,哎,也随便它吧。那酸酸的、甜甜的感觉,几棵下肚,人的心情也变得涩涩的………。老人说,这梅子一吃过,黄梅时节就要来了。
   若问闲愁多几许?
   一川烟草
   满城风絮
   梅子黄时雨。
  贺方回的《青玉案》词把我们带进了这季节。
  黄梅时节的雨总是这样,淅淅沥沥、淋淋漓漓,密密匝匝,连续绵延旬月。留在视野里的总是褐色层叠,盈塞苍穹。丝丝的细雨落在河滩边,田野里,象温柔少妇的纤纤细手,轻抚着,摩挲着,帮它们拂去冬日里残存的最后一缕料峭和凄清。而老宅在霏霏的雨丝侵润下,更透出丝丝冷涩和枯寂。那屋峦瓦宇间、宅前屋后旮旯里的青苔和杂草,也在这时潜滋暗长着,这时的雨,就象那小孩子,哭哭啼啼中总会大吵大闹一场一样,间或来场倾盆大雨也就在所难免了,每当这时,大地的青涩和着雨的膳腥味直冲鼻霄,呛得你缓不过气来;褐色的烟雾和着这气味弥散在这空气中,使人徒然生出阵阵闲愁来,氤氲在秦观“自在飞花轻似梦,天边丝雨细如愁”的意境中.
  我不太喜欢这季节。经常下雨,空气中总是粘乎乎、稠糊糊的,悠悠然间人的心也仿佛一直被雨丝缠绕着,粘住了;而唯有田埂上那摆脱了冬的羁绊钻出的偶见的一抹亮绿才使得紧缩的心舒缓开来,宁静下来。这时,也总能见到老宅的墙上爬满了蜗牛,那黏黏的汁干后,留下白晰晰的一条印痕,弯弯曲曲的印痕向四周延伸着,扩展着,不知起始,也不知终点,也许小生灵就是用这样的方式诠释着它们曾经的存在吧。那老房子的四周墙壁上,总是那么湿漉漉的,湿的能沁出水来。水滴和着灰白的墙硝不时地滚落下来,使屋内越发地显得潮湿而又阴凉。
  在雨雾中凝视老宅,一种苍凉和敬慕拥塞心中,交替着,叠撞着,又揉和在了一起。犹如穆斯林向着麦加朝圣般的虔诚。老宅是七路的三开间平房加走廊,上首连着间五路的厢房,正房的走廊跟厢房的走廊经六行串连贯通起来,里面是大方砖铺就的;在儿时懵懂的记忆里,这样的房子在当时是非常宽绰的了,较之人家拥趸的土坯房,一种自豪和优越感犹然而生。黛黑色的青砖粘着的是白色的灰缝,虽被岁月侵蚀的斑驳陆离,但然清晰可辩。房顶上那鳞鳞瓣瓣的黑瓦片在经历了无数次暴雨的敲打和狂风的撕裂后显得有些错乱,上面还长着几棵不知名的苔鲜类植物,在灰蒙蒙的雨雾笼罩下,老宅更透着股端庄,凝重,含蓄,内敛的气韵,我一直固执地认为,在这样的情状下折射出的是老辈人的辛劳和坚毅,还有那不事张扬,脚踏实地的农人本色。和同时代的许多老房子比起来,老宅大概要算现在的别墅级了吧。现在,随着农村集中居住区建设的全面铺开,屋后山墙上那红漆圆圈里红色的拆字早已掩盖了后窗两边模糊不清的“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的标语,揭示着一个时代崭新一页的来临。
  记得小时候,每当这个季节来临的时候,总会看到大人们开始忙碌起开,先是碾米,然后开始蒸糕,蒸的糕因为是做酱用的酱糕,所以是不放一丁点糖的,是淡糕。隔一宿待凉了之后,就开始切成烟盒大小的长方形碎块,放在竹匾里,在这梅雨时节里待它们发霉,还要不时地拿出来翻捡,希望沉侵在阴霾空气里的每一块糕上都长满那白里透黄,黄里夹绿,绿里泛白的霉花。节气这东西真的很准的,如果等过了黄梅十来天还是霪雨霏霏,连日不开的话,那这一匾子的糕就只有倒掉喂猪了。盼来盼去就盼着在出梅的那几天里有个艳阳高照的好日子,把酱糕拿到河滩边去洗净,放到大一点的竹匾里翻捡凉干,再把事先准备好的拿沸水洗净晒干的酱缸拿出来,和着酱糕冲入能侵没酱糕的盐水,放在太阳底下支好的酱缸架子上暴晒上几个太阳,一缸好酱就做成了,这样做成的酱一般都和糯可口,是上好的。记得儿时在暑假里最大的任务之一就是看酱缸,怕暴雨来时洒落在酱里,还有就是不时要拿竹子做的大筷子在酱里捣和,把沉淀在下面的捣上来晒。看酱缸,在那时是绝对马虎不得的,因为在青黄不接的日子里,农家就两只菜碗是经常在桌上的,一只酱碗,一只咸菜碗;我家老头子脾气噪,怕吃生活(怕被打的意思)所以叫我看酱缸我是一直提心吊胆的,飞蛾等小虫倒是其次,就怕阵雨淋,被弄的措手不及。
  在生瓜起熟的时候,去田间捡那圆润丰腴的摘几条回来,洗净剖开,皮是不需要刮掉的,把里面的籽去掉,切成比名片略长些的块状,凉干后放入酱缸里,待晒上两三天,那清凉爽口的酱瓜就可以捞出来吃了。而相较于生瓜,我更喜欢吃那用西瓜皮做的,但那要麻烦的多。不但得耐心地把外面的皮扦掉,还要把里面的残留的红囊去掉。在酱缸里也是需多晒些时日的,不过这样做成的酱瓜,更脆,更爽,透着西瓜特有的香味,当是酱瓜中极品了。在那样的年代,那样的日子里酱瓜是人们日常生活中的美味。去缸里捞一条酱瓜,饭碗里淘些井水,孵在家岩石上,边吃饭边家长里短地聊着,直到闻到队长的哨子声才慢悠悠地站起来出工,是那个年代特有的一景。
  好在夏的葳蕤已初露端倪,后面的池塘中已闻些许蛙鸣,两三蝌蚪在那水草间游弋,偶然间还见那一两枚小鲫鱼也在那水面上跳跃嬉戏,看来离这出梅是不远了。那仲夏的辰风正一点一点拂去人心头的闲愁,涤荡着这梅雨季节里带来的最后一丝忧郁和沉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0页/44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6 27 28 29 30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