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安澜天涯名博

以前做木匠后来做鸟人现在做野狗QQ:250300308微信cs7217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588907
  • 开博时间:2005-01-19
  • 博客排名:第2283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 

 

 

  08年的冬天,下过几场雪,天气格外冷。我却不觉得,因为生活更冷。我窝在县南街的小屋里,看着书,望着外面迷茫的景象,空落落的。其时,我正候着一份工作,过了一月一号,就可以正式上班,这个工作,我等了一年的光景。

 

等候的日子,容易胡思乱想。为了这个等候,我值得吗?5年过后又一个冬天,12年的常熟,没有下雪,我却也和大雪遭遇过。那是我去蓬莱,恰巧遇上北方第一场大雪,回来以后,由于无法克服的原因,我被迫辞去了这份曾经等候过一年的工作。

 

  被辞职后,心境清凉如水。从期待到鸡肋,这5年,发生了什么,有哪些闪失和错误,还是冥冥中有不能克服的玄机。如果要追究罪魁祸首,我想是我的好逸恶劳的结果。盲目和迷茫,还有懒惰,加上一点点理想。我对世界全无防备,让我在注定失败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不知为什么,我丢掉了好好的木匠不做,却无名着落拾起了写文章的行当。行走于社会的边缘写文章,实在也是饿死一条路。文学是一张永远无法兑现的期票。幸亏朋友接济,能在前面有个工作,这等于有个期盼。所以08年的冬天于我来说格外的真实。因为冬天与饭碗密切相关。

 

  说赋闲,有点装,那就用贴近草根的词,失业吧。反正就是闲着没事做,看书,也有厌的时候,下雪,填补了精神的空虚。08年的雪,又正巧下的特别大,为历年罕有。我似乎有两个我,一个是好吃懒做的我,无能又不争气;一个是高高在上置身事外的我,仿佛不需要考虑大地上生存的事情。一个我看不起另一个我,另一个我又鄙视着我,不食人间烟火。我的世界里充满着矛盾。在大雪里,我顶风冒雪,漫无目的的行走在大街上,不知不觉,

分类:散文 | 评论:5 | 浏览:4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夏食走笔

                         夏食随记

 

 

        酱瓜

 

  酱瓜,当仁不让是夏日里最好的。但是,外婆老了以后,我没吃到酱瓜好多年。

 

  那年,我刚分家单过,外婆棉花袋里拿来五个青椒和一碗酱瓜。外婆说,外甥刚分家,怕他过不好,送点么事他过过。我当时讪笑,五个青椒最多值五毛。外婆也大惊小怪了。惟有酱瓜可口,我们一家子吃了一夏天,回味无穷。

 

  外婆死了,现在再也不会给我送青椒和酱瓜。有些东西,一定要等没有了以后,才念念不忘。不仅仅亲情,是更深的什么。譬如我母亲,也种蔬菜,说来你不信,我吃不上蔬菜。我是乡下的城里人,从不去田地里。我如果不问母亲要,母亲就把好的卖给小贩,把小贩剔出来的,丢在墙角。我就从墙角跟捡点。

 

  有时,是隔了几天半烂半坏的菜。

 

  自家的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1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吃茶(小小说)

                 吃茶

 

 

  11假中,有友起意,问空否,意欲吃茶。余知其意,怕麻烦,意欲要余招集。

 

  余颐然,一通电话,谓明日7:30公园碰头。众皆无异议。然颐,安然入睡以赴明日之约。

 

  11期中,天已稍寒,早露,天晦暝,余性急,6:56已到公园门口。心有期待,不觉饥。盘算茶后饱腹,不晚。乃入而找座,花茶资10元,因逢假日,茶资双倍,不知是何据典。

 

  天晦,稍风,稍露,然大樟树下,人语声喧,余独坐其间,有不甚零落之感,甚觉无趣。然慕友,不思归。呆坐之下,殊无兴味;芳草萋萋,湖水汤汤,足证自然之因缘;时间似在卖关节,故意迟缓,对邻座之高语,颇生厌意。虽厌,然不倦,无归意。

 

  时7:57,友电至,谓在否,一口床音。隔空见貌,似在半睡半醒之间。离约定已延半小时。心中自嘲,彼虽在床,还好,没忘记约茶一事。然余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月饼

               月饼

 

 

  曩昔,外婆在时,余必去支塘一家糕饼店买月饼,虽几易其址,余初心不减,如此多年,及至外婆往生。

 

  这个乙未仲秋,余闲来发狂,往多年未去之支塘,购月饼两卷二十个,回家分而食之,众乐乐也。有父亲从田归,闲歇,坐小杌子,闲聊曰,“前些,某某给我两个小月饼,又辣又酸,不知何处口味,馀咬一口,不对劲,随手朝南新河一扔”。

 

  进而曰,“倷记着,某某她好吃的不给人,掌握她性格”。

 

  父亲语及平淡,然我听着,犹如针刺,盖某某乃家妻也。父亲性情持平、公允,平生不作妄人语,语及家妻,言发自内心耳。然顾及颜面,止在家人中传,不足为外人道也。

 

  女人小气,似乎天性,家妻也不例外。然我听来,五味杂陈。盖女人之好,关乎家庭之旺。女人之周全,裨补男人之阙漏。此家庭旺顺之至要也。然若女人每一件事,都为男人减分,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门坛上,点滴影与像

                南门坛上,点滴影与像

 

 

 

        买面筋

 

 

  那时年少,队伍骚动时,我茫然不知所措。

 

  父亲排在我后面,隔了三个人。极力否认我是插队的。

 

  天有很深的凉意,父亲载我,半夜出发,到南门坛上长发隆买面筋。南门坛上的路灯挡住了夜的黑暗。排着队的人有些无聊。不知谁起意,说这个小孩插队。于是,有人帮腔,有人起哄,场面开始骚动。

 

  起哄最起劲的是排在后面的人。不起哄的看热闹,打发无聊。

 

  父亲出面,极力澄清,说我们是爷俩排队,一大早从乡下赶到城里,没有插队。父亲神情气急,急于辩白。不知道他们是欺生,有意吃瘪乡下人。

 

  我提着布袋,身上还有深秋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空 夜

                 空 夜

 

 

    文/东方安澜

 

  当我坐下去的时候,有一束光照着我,我扭转头一看,彼此的目光猝不及防撞在了一起,我一阵心跳。我已经很久没有上女人了,所以我们一对上眼,就从对方的眼神里读出了渴望。她的模样儿正在我的审美款式之内。从脸蛋身高到腰肢,都是我喜欢的类型。那一晚饭桌上,我没怎么说话,内心只顾激动,直到吃完大家转身拜拜,我的心跳还没平息。

 

  那晚回家,害我单相思睡不着,一晚上起来无数次,一直回味着刚才心跳时刻的美好感觉,我敢肯定,所谓心有灵犀,她一定也是这样的感觉。我们在饭桌上偶遇,我不了解她的情况,又不能冒冒失失问她要电话。我们乡下有句老话,“好起来好到肉里,坏起来告到局里”,根据经验,对追女人,我一直保持着谨慎的态度。特别害怕跟女人一旦翻脸后被损得象条臭虫,那就不妙了。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想着如何接近她。好像一个窃贼,惦记着别人家的钱财,绞尽脑汁想着如何得手。这样想来想去

分类:小说 | 评论:2 | 浏览: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浦阳江畔,误入《诗经》

              在浦阳江畔,误入《诗经》

 

 

 

  2014年第一天的太阳一点也不显得特别,阳光落在松软的空气当中,使人淡化了对季节的概念。在这冬天的闲日,带着几分惬意和几分落寞,我走出鼓山新村,往浦阳江边去。刚才把被单床套洗了,摆脱了杂事的羁绊,全身轻松,脚步踩下去,能听见和阳光摩擦的喜悦声。

 

  我总是把西江大桥作为我江边之行的起点,今天也不例外。风刚刚好。舒服得不得了。浦阳江边的垂柳不紧不慢的摇摆着。摇摆的节拍吻合我闲散的心情。元旦的垂柳,叶子上还带着落寞的寂黄,合我心性,或许还含有某种隐喻的契合,我一直相信,万事万物之间,存在着灵性的共通。我的左手边,就是浦阳江了。阳光中,江水波光粼粼,呈现出朴拙的自然初始的原貌。江水平缓的流淌着,没有夏天的暴涨或者冬天的干涸,不溢不涸,江水之美,美在适当。

 

  江边是个散步的好地方,我是在两个月前发现这里的,马上喜欢上了江边。乃至一发而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净沙·那时年少

                 天净沙·那时年少

 

 

                 小小船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学会做船。我做船是无师自通,没有谁教,也不是有样学样。确切说,缘于灵光一闪。无意中捡到一个小竹爿,不经意间把一头磨了个尖角,看着看着像成了一个什么,这时候灵光中闪出了船的样子。继续摆弄,把两边削薄,看着有点船舷的味道,用铁砂皮打磨,把粗糙的地方磨光,船的样子就成了。看着自己异想天开的小船,满满的成就感,晚上放在枕头边,伴着幸福入眠。

 

  不知道另一层知识我是怎么得来的,可能是《十万个为什么》告诉了我肥皂或者油笔芯中的油可以使小船动起来。无意中得到这个知识,我更来劲了。船越做越精致。特意削到成年人一指大,选取有竹节的一截,船尾挨竹节那段截短,预备为燃料仓。竹节的节疤是天然的隔断,把前后仓分开。

 

  童年里,有大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炉山古道

                炉山古道

 

 

  五月三日,是我们来炉山的第五天。我们离开驻地的时候,天还有太阳。气温适宜,正好在山里走走。本来,王健是带我们去看山上种植的杨梅树的,计划等杨梅成熟了,办个杨梅节,吸引山外的旅游客源。

 

  从杨梅园出来,我们看了水库,兴之所致,一路下来,经过水田,看到了养鱼池。池比较浅,只看见几尾红色的鱼,只有一个深潭里,有大鱼的影子。整个地方,说养鱼场,好像疏于管理,说天然鱼场吧,分水引流,又有人工的痕迹。后来陈宗瑶说,乐清永嘉这地方,常常有人立一个农业项目,然后去套钱。

 

  古道是无意中发现的。入口在水渠的中段,掩映在林木间。水渠的外围是池塘和农田,不从水渠走,根本找不到。王健和龙森是基督徒,后来他们说这是神的指引。是不是,我不是基督徒,我说不好,但我服从内心的召唤、相信心灵的力量!阳光、雨露、空气,是生命的万灵药,在楠溪江和雁荡山中间的这块土地上,特别好。这里是长寿乡。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腊 八 记

  

                 腊 八 记

 

 

  今天腊八节,父亲没事,说趁大寒,把家门前的香樟树砍了吧。我无话可说。

 

  树是我种的。女儿出生那年,我去菜市场,有个老头卖剩最后一颗,我就买下了。也没杀价,心喜就买了。没什么目的。拿回家后,也没多考虑,就种在院子中间井栏不远处。在我想象中,等香樟树长大,浓荫下井栏边放把躺椅,就是一幅乡村憩息图。

 

  我喜欢花花草草,虽然不会侍弄,但满心欢喜。父母都种田,对稗草有一种职业的抵触。所以,他们把院子里多做了水泥地面,干净、整洁。我跟父母的性情迥然不同。问题就出在这里。母亲唠叨了一天,说院子中间种颗香樟,不好,破坏风水。父亲看见了,闷声不响,不置可否。我看得出,父亲的沉默中带有明显不满意,但碍于儿子的情面,不好说出口。父亲的不满意,使我的心劲蒙了层阴影。母亲的唠叨,不胜其烦。本来很高兴的事,女儿出生,种棵树记录她的成长。现在全家被别扭的情绪缠绕着。碰巧,我又是个茅坑石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走 路

  

                                                            走 路

 

 

 

    &nb

分类:散文 | 评论:2 | 浏览: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蜘蛛,或者其他

  

                   蜘蛛,或者其他

 

 

      文/东方安澜

 

 

  九月的十四号,诸事备妥,送女儿去大学。早上擦黑走,二百五十公里的路程,路上遇大雨,小心翼翼的驾驶,心里祈祷不要出什么事情。终于平安到学校。天也放开了,尽管仍然阴着。总算诸事顺利,然后平安回到家。心里曾经预计在外地过一晚,可以不必了,顺利圆满,回家停好车,长舒一口气。

 

  晚饭时,母亲说,钱小乖临走时,我看见一只蜘蛛从灶头前荡下来。母亲口气平淡,但我知道,这是曾经忧戚过的平淡。

 

  或者说,与凶险擦肩而过。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风越来越紧。风是从下午开始紧的。冬天的寒冷,赶跑了所有的人,我纹丝不动地坐着,望着窗外,对着看不见人的停车场发呆。人生的痛苦与挣扎,与我渐行渐远,使我这个看小店的老太婆有一种被遗弃的孤独。幸亏隔壁的小饭店,传出的人声,使我找回了在人间的感觉。我不害怕死亡,但受不了孤独。我需要男人。在我生命的大部分时间里,他们是阳光、是心安,有他们在周围,我是女王。

 

  现在我只能望着外面行道树上掉落的叶子,枯萎、凋零,我知道,我也快到了那叶子的时候了,人生的落寞、孤寂与繁华,都与我无关了。但我不后悔,比起很多女人,我很满足。有两个男人死在我的床上,或者粗俗点说就是死在我的肚皮上。想到这儿,一种难于言语的东西从我内心喷涌而出。这些东西什么都有,五味杂阵,我有很多话要对这个世界说,但我的异端邪说无法向后生辈们敞开,不然,他们又要骂我了。

 

  我知道我喜欢偷汉子是不要脸,很多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石板街踏歌

                  石板街踏歌

 

 

      文/东方安澜

 

  春雨接连下着,下得人没了脾气。而且春雨中还夹杂寒气,这寒气还到处弥漫,室内室外都让人不舒服。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真不知道做什么好。春雨下得人心神不宁。像吊在岁月的悬空处,心境也是空落落的。幸亏有铁匠兄的提议,去唐市看石板街,才使人从悬空处落地,摸到了尘世的脉搏。

 

  人摸到了日子的节奏感,就生出了欣喜。虽然隔夜在微信上讲妥了,但是我还是赶了个早,到大师家才发觉我做了一个二百五,比约定的时间整整早了一个小时。不得不说,我是一个粗心的老屌丝。没想到比我还有二百五的,铁匠兄竟然可以手机不带,害得我和大师差一点求助CCTV,后来CCTV一本正经地告诉我们说忙着扫黄,没空搭理我们的破事。没办法。正在束手无策的时候,幸亏打铁的那个人及时赶到,才避免了一场虚惊。看来信息不灵真是害死人。

 

  其实唐市石板街我以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3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院子

                院子

 

 

     文/东方安澜

 

  刚才我双手趴在键盘上按字,发现两只手腕里不知什么时候生出了肉陷,纹路很深,像戴上了细线般的手镯,心情徒然一惊,一下子感到肌体的衰老无时不刻在进行着。心里闲闲地发闷,也不知什么时候生出来的,至少在我刚搬到这个院子里来,还没有。对于身体某些部分的衰老变化,我不知不觉中以居住的院子做衡量,自然而然,让我产生了回顾过往的念头。

 

  零九年,因为拆迁,我找到了这个院子。当时,网上网下找了多遍,最后还是女朋友相助,找到了这里。过来一看,感觉尚可,立即付了定金,也没有过多的考虑。起初,也不过是随意的找个地方,有个容身之地即可。我对居住环境几无要求。这一方面是因为自己马虎随便的性格,一方面自己这多年一直杯具性的生存,根本没有挑剔的余地。这么些年几多流离失业,忽东飘西,已成习惯。失业,意味着失去生活来源,能有个地方避风避雨避尘世,已经足够了。

&nbs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3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0页/44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