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安澜天涯名博

以前做木匠后来做鸟人现在做野狗QQ:250300308微信cs7217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7
  • 总访问量:588524
  • 开博时间:2005-01-19
  • 博客排名:第2294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刘美凤

2019-07-07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杂食杂陈(一)麦粞饭

麦粞饭

 

麦粞饭,作为七零年代头上的人来说,我吃过。但不是因为粮食紧缺,而是带有换换嘴的意思。因为大饥荒已经过去了十五六年,吃饱肚子已经无虞,但常熟乡下杂粮多,偶尔吃几顿麦粞饭,确实有节省口粮的算计。我们是高乡,不产稻米,只收成棉花,粮食都是按户口本到粮管所定量供应的。吃点杂食,调配好一年的粮食,也是必须的。

 

乡下人,不计人工成本。一碗麦粞饭吃到嘴里,也是很多道关口。首先当年夏收的小麦要大太阳底下晒干。一晒要晒上好多天,光这翻晒就是一重功夫。然后在粗眼的筛匾里把小麦里的杂渣筛掉,挑清爽,这又是一重功夫。所以“农民农民弄条命”,一年忙到头,一天从早上忙到黑再到深更半夜,但似乎只为了活命。但即使这么勤劳,很多年代却不得不为活命而起来造反。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食杂陈(二)焦麦粞

焦麦粞

 

 

说起焦麦粞,我就满满的羞耻感。人都有一两件难于启齿的事,而我特别多。

 

上文说过,麦子炒十成熟,再加把火,把麦子炒到焦黄为止,我这里吹牛不要紧,真的炒,要掌握火候,不但灶膛里要注意火大火小,上灶的更是要掌握翻炒的速度和起锅的时机。炒焦麦粞,早盛了没有焦香,口感不好;炒过头枯了就全完了,只能丢掉,白吃辛苦。

 

炒好的焦麦放小磨子上牵,从最初的麦粒到麦粉到细到扬尘的地步,要在小磨子上翻来覆去倒几十遍,费时费力。我们小孩就围绕在磨子旁边,一刻也不肯离开,等着吃第一碗麦粞羹。小孩子只知道吃,不懂大人牵磨的辛劳。后来大队里有了钢磨,虽然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食杂陈(三)干面

干面

 

 

说实话,打理一家的吃饭,也挺不容易的。天天顿顿,一日三餐,搭配调理好,户口本上的粮食放开肚子吃,肯定不够,这就要精打细算。

 

中午因为要出工出力,当然吃米饭,抗饿。晚饭后不出工不出力,就吃面条来调剂。好听说法,俗称“做人家”。撙节的意思。而且“饭十足,面黄昏,粥半夜,饿早醒”。晚饭少吃,半饱半饥,早晨容易饿醒,有利于早起干活。这种老话,流传久远,庄稼人,种田却养不活自己,只能用老话来自欺欺人,代代岁岁,中国人世的悲凉,就在这里面。

 

大队里有摇面店,可以买。买的一般都是晒干的干面。大人遣差我们小孩,拿了细篾蓝,去摇面店,买一毛二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食杂陈(四)面脚板

面脚板

 

 

现在饭店上喝了酒,最后主食来一小碗面脚板点点饥,贵气。

 

小时候的面脚板是粗食。母亲下班回家一看,剩饭不多了,就做面脚板吃。那时,为了调剂生活,家里除了米,面粉也是一车袋一买,一车袋一百斤,家里的面粉是常备的。为了防备老鼠,我家的车袋搁在绳凳上,平常车袋口的绳子揪紧,既防虫咬又防潮。

 

看母亲做面脚板,很烦的。拿升箩舀了面粉,倒脸盘里。加少量的水,慢慢揉成团,再加面粉再加水,不停的搓揉,直到搓成一个扁长坨型的东西。做这事,母亲是专注的,因为水的多寡和搓揉的手法直接关系到面脚板坯子的好坏。太潮了切开来会粘在一起,太干了没有韧劲。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食杂陈(五)面老虫

面老虫

 

 

看世像小说,《浮生六记》什么的,总有这样的描写,家里亲眷前门进,后门就去隔壁人家借米下锅,每当看到这里,我总免不了唏嘘哀叹,叹日月之清贫,哀民生之多艰。从六零年过来的父亲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手中有粮,心中不慌”。好在农家自有农家的办法。会弄的,小河浜里捞点鱼腥虾蟹,既可以自己吃,又可以街上换点零钱。脑筋不灵活的,死守一亩三分地,农闲养两头猪,再不济平时再养两头羊,到了寒冬吃羊肉。

 

在清风雨露的日子,春有竹笋,夏有茭白,秋有莲藕,冬有羊肉;只要不是太懒或年成太坏,总不至于饿死。还有一种状况,就是误入文人这一行,尤其是做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半吊子文人,我们常熟称这类人曰“逛汤”,四肢不勤五谷不分,饿死怨不得旁人。以前的落第秀才还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食杂陈(六)番芋

番芋

 

 

春上种番芋藤,地底下结的籽就是番芋。在我的概念里,番芋藤是喂猪的,但在饭馆上,我看到,有拿新嫩的番芋藤头茬二茬当盘菜的,初次看到,令我大跌眼镜。反正我是不会点这道菜的。新的番芋,要仲夏后初秋才有。队里从地里锛了番芋,都堆在仓库场上,几个骨干社员就开始分。我们小孩在旁边看。谁要吃就拿一只,到井上洗洗干净,一口一口的啃。

 

分番芋,是按家庭人口的多寡,大约估个堆,看眼光,这个堆少了,加两只,多了就拿掉两只。按理称斤两分最平均,但番芋实在是贱货,多拿少拿无所谓。因为番芋不好保存,家家分得的番芋一过冬就烂掉,家家都吃不完。有一年,我看父亲把番芋包在稻柴里,然后埋在沙泥里,第二年春天取出来,还是全部烂掉了。偶尔有看上去气色很好的,也是“金玉其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食杂陈(七)糯米饭

糯米饭

 

 

小时候吃的是老籼米,糙,口感束粞粞的,但比麦粞饭好吃。凭户口本,到粮管所,一角四分一斤。后来才有银条籼,细长粒,也白亮,糯性也好,好吃。吃粳米,是八零年代以后的事了。

 

日子百样红,饭与饭不同。

 

父母烧的饭,每天端出来吃,跟平时没有什么两样。但就是这几天,发觉饭特别不好吃。哪里不好吃,我又说不上来。但就是不好吃。看父母吃的一如既往的样子,我很晕菜,怎么我的胃口突然找不到了,但又不敢告诉父母,我吃不下饭了,只好憋在肚子里。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食杂陈(八)番瓜

番瓜

 

 

番瓜就是南瓜。放在饭镬上蒸,甜津津的。如果是好婆蒸的番瓜,几个堂兄妹争抢的是番瓜柄,拿在手里吃,不烫手。但番瓜柄一个番瓜也就一个,抢不过来。其次就是抢发酥的番瓜,发酥的番瓜松软,好吃。好婆的番瓜为什么好吃,其实不是好吃,只为人多,抢食。

 

番瓜再有一个就是烧番瓜粥。现在有一道人情里的风景看不见了,那就是端番瓜粥。行路上一个小队里的人家家家端一海碗。彼此你来我往,做人情,还人情,人世里的情谊永续不辍,就是这样点点滴滴,细水长流。

 

如果要端乡邻,这番瓜粥烧起来,就工程浩大了。一般在入冬农闲时分,隔夜,先把玉米浸泡在水里,去掉蛀空的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澳门记

昨晚21点起飞,平生第一次坐大飞机,竟然有点晕机。飞机着落后,机场内的车把客人接到出口处。说是澳门左边行车,但机场的车是左方向盘。23:45出站。

 

在出口处看了一下,看到货币兑换,才想起我到澳门竟然没有澳门的货币。之前我一直误以为澳门也用港币。在黄色标志的货币兑换处用2000元人民币兑了2160元澳门币。充了一会电,突然起意,试试看问服务台有没有澳门的地图。我走过去,问有没有澳门的地图卖。一个好看的中年女警官对我淡淡一笑,随手递给我一张地图,“不用买,这就有”。

 

这是我来到澳门收获的第一个笑脸。

 

要了一本澳门的地图,可惜的是地图上没有巴士车的详细线路,都是英文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游鼓岭古道侧记

         小游鼓岭古道侧记

 

 

  鳝溪闻名已久,这次到福州,鳝溪是我的心理地标。

 

  从170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原乡人—和《我们每天都生活在散文中》

     原乡人

       ——兼和大雪的《我们每天都生活在散文中》

 

 

  我是老司机,可是开了好多年车老是碰擦不断,唐律师总是批评我开危险车、尴尬车。就像我性格毛糙,不适合开车一样,有的人不适合写散文。写散文,是对一个人内心修养的要求。散文写作的过程,是写作者自我修养不断完善的过程。在不断的散文写作中,也是对个人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的不断修正和提升。可惜如今,在散文写作中,充斥着很多假的散文写作者。我不相信一个把作者的名字挂老婆名号、自己做评委的作家,是真正的写作者。

 

  我之所以说假散文作者众多,大雪《我们每天生活在散文中》点击率寥寥,呼应者少的可怜。我敢大言不惭的说,起码贡献了三分之二的点击率,还打印了下来,读了一遍又一遍。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七孔和西江千户苗寨

             小 七 孔

  我不相信旅行社,网上见多了旅行社的各种抱怨旅行社成了宰客的代名词,让我心生恐惧。虽然13号晚旅馆老板娘带我到旅行社,谈得很好,但我还是怯怯的,还是决定自行前往小七孔。


  自行前往的原因之一是在旅行社遇到两个湖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陆品良

             陆品良

 

 

  在我眼里,陆品良没老过。我有点怵他,小人眼里他人高马大,长大后看,他其实只是魁梧。一条狗常跟在他屁股后面,比亲儿子还亲。

 

  我被狗咬过。为了看《加里森敢死队》,我早早到了他的电视室,预计人多,有大人重新排凳子,惹恼了狗,我恰在旁边,没头没脑做了替罪羊。我很怕那条狗,但那条狗善始善终,陪伴了老品十六年,基本和我年龄同步。我见过狗老的样子,狗毛掉的七七八,步履缓慢,眼神楚楚可怜,和人老一个样。狗老死时,老品掉过两滴泪,借了锄头埋在河边。锄头还是我去还给农家的。

 

  老品的卫生室在我没出生前就已经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队的小店

             大队的小店

 

 

  大队里有一爿小店,不知何年何月开设的,反正我记事起,大队部那一排平房的第一间已经是小店了。奇怪的是,我从来没想过问父亲,小店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一爿小店,全大队的都要来买买买,大概因为便利惯了,谁也没提起过小店的历史。

 

  我们小队,就靠在大队旁边,离小店很近,有时候母亲边烧菜边差我去拷酱油,我撅起屁股一阵烟就一个来回。从小,小店就是我的根据地。我从来不调皮捣乱,我在小店里玩,也从来没有被赶过。小店里三个售货员,他们轮替。同和老板是编外人员。不说每天毕到,也差不了多少。我在小店里,最稀罕的是同和老板的小收音机。红色的,一手掌大,搁在柜台上。小店里有一方高板凳,是方便拿顶格的黄纸什么的,同和老板就坐在板凳上,右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养 兔

          养 兔

 

  

  进入八十年代,农村里空气开始活跃,有一阵,时兴养兔。起风潮的原因据说是兔子浑身是宝,供销社敞开收购。农村人的脑子最简单,据谁说,没搞清楚;兔子的宝不宝,没搞清楚,也搞不清楚,或者也不想搞清楚;那是一个连妓女也纯洁的年代。当时人们只听见供销社收购,就好比吃了定心丸,有国家打包票,哪还有吃亏的道理。

 

  农村人还有个特点,就是眼红、或者说眼馋,看见这个养猪、那个捕鱼弄蟹搞个副业,自己也想,苦于没门路,养兔虽然偏门,但养畜生对农村人来说总归是轻车熟路,所以养兔是个不错的副业。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0页/44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