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安澜天涯名博

以前做木匠后来做鸟人现在做野狗QQ:250300308微信cs7217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7
  • 总访问量:591408
  • 开博时间:2005-01-19
  • 博客排名:第2270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冷自知胺

2020-08-14

小奋青滤pe

2020-08-14

若芊我芊n

2020-07-27

费尔奇圆

2020-06-29

screat0702

2020-04-03

mukj049

2020-02-24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说说龚自珍

说说龚自珍

 

 

说龚自珍啊,就要提到一个培养下一代的问题。龚自珍和儿子龚孝拱,父以子显,子以父名。为什么这样说呢,在我个人概念里,龚自珍不过是一个愤世嫉俗的书生,这种类型代不乏人,正是由于龚半伦那句抨击恭亲王的名言,解了天下屈子的郁闷,为怀才不遇者出了一口恶气,由子及父,我才对龚自珍多看了一眼。正因为这多看的一眼,才又由父及子,发现龚半伦不仅是个翻译,其癖、僻,其性、情,在我看来胜过乃父。而翻译不过是他的小KS。这爷俩父子合璧,在晚清文化史上,相为矜耀。

 

龚自珍愤世嫉俗。看他的诗文和行事,不折不扣一个老愤青。按理说,龚自珍出身于官宦世家,钟鼎鸣食,屡受皇恩,不应该啊。愤世嫉俗应该是我们这些平民寒士的标配,现在反而被官几代给垄断了,看来,人世间有些变化是天意。天道在变,人道不得不变。揆诸网络,突然发现百度百科好给人加“家“。这个”家“那个”家“的,家帽乱飞。你说龚自珍文学家大家没异议;你说他思想家吧,有点不严谨,所谓思想,不过是对现实人生不满的一股情绪而已;你说他改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即兴题“铁琴铜剑楼”壁

即兴题“铁琴铜剑楼”壁

 

前几天,狼群里说,横街的站街女便宜,今天天气大好,自然醒起来,街上吃了碗面,就到横街去看了看。本来打算临近年关,犒劳一下自己,上午嫖个娼,下午洗个澡,这一天就这么交代过去。没想到狼友间传递的信息不知是不太准确呢、还是临近年关的原因,外地妹妹都回老家去了,总之没看见一个站街女,只得败兴而归。

 

乘228到古里,突发奇想,何不去铁琴铜剑楼瞧一瞧。反正也是无聊。于是,在古里站下车。走过回环型的木栏栅,过簇新的石拱桥,就是古里新建的文化街区。依着白茆塘,也算傍着水湄。假装的古色古香,其实都是新色新香,迎合时代的需要。沿河的店铺凉棚延伸到河里,有点枕河人家的味道,摆上一个茶桌四五个椅子,小资情调看上去有滋有味。桥堍,就是一家“国际图书漂流”的什么站点,貌似很高大上的样子。其实是一家茶楼。茶楼的橱窗里摆着旧书,好像有书的地方,就能体现文化这东西出来。去年,朋友圈里在晒樊登读书会,我一看,就忍不住抿着嘴暗笑,历朝历代,读书都是一个人的乐趣,所谓“雪夜闭门读禁书”,哪有一群人聚在一起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听书

听书

 

广播喇叭,一家一户,很早就普及了。中午十二点晚八点以后,就是广播书场节目,那时,评书不多,都是丁零当啷的评弹,什么杨调小杨调的,我不喜欢,所以偶尔播放说大书的,就如获珠宝,喜不自禁。

 

就这样,在广播喇叭里,认识了袁阔成单田芳。在这里,播下了我最早的文学种子。《隋唐演义》《明英烈》《说岳全传》《三侠五义》就是在这个时候深入人心的。“各位老听众,上回书说到——”评书老艺人每每这么开场,到抖一个包袱收书,让你听得欲罢不能。也潜移默化的在诙谐方寸之间,不自觉的接受传统道德伦理的熏陶。木铎扬声,教化心灵,个人品格的养成,快意恩仇,侠肝义胆,这类个人思想的元素,就在听书中慢慢培育出来的。

 

袁、单播的是老书,或者叫传统书目,到了八十年代初,有了收音机,开始有现代书播放。对于我来说,标志性的书目就是《WP行动》。讲策反国民党一个团起义的故事。现在,是谁演播的,我早已忘记了,但书中有个人物,参谋长沈淦,却一直还记得,不为别的,就为这个“淦”字。俗话说“识字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食杂陈(一)麦粞饭

麦粞饭

 

麦粞饭,作为七零年代头上的人来说,我吃过。但不是因为粮食紧缺,而是带有换换嘴的意思。因为大饥荒已经过去了十五六年,吃饱肚子已经无虞,但常熟乡下杂粮多,偶尔吃几顿麦粞饭,确实有节省口粮的算计。我们是高乡,不产稻米,只收成棉花,粮食都是按户口本到粮管所定量供应的。吃点杂食,调配好一年的粮食,也是必须的。

 

乡下人,不计人工成本。一碗麦粞饭吃到嘴里,也是很多道关口。首先当年夏收的小麦要大太阳底下晒干。一晒要晒上好多天,光这翻晒就是一重功夫。然后在粗眼的筛匾里把小麦里的杂渣筛掉,挑清爽,这又是一重功夫。所以“农民农民弄条命”,一年忙到头,一天从早上忙到黑再到深更半夜,但似乎只为了活命。但即使这么勤劳,很多年代却不得不为活命而起来造反。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食杂陈(二)焦麦粞

焦麦粞

 

 

说起焦麦粞,我就满满的羞耻感。人都有一两件难于启齿的事,而我特别多。

 

上文说过,麦子炒十成熟,再加把火,把麦子炒到焦黄为止,我这里吹牛不要紧,真的炒,要掌握火候,不但灶膛里要注意火大火小,上灶的更是要掌握翻炒的速度和起锅的时机。炒焦麦粞,早盛了没有焦香,口感不好;炒过头枯了就全完了,只能丢掉,白吃辛苦。

 

炒好的焦麦放小磨子上牵,从最初的麦粒到麦粉到细到扬尘的地步,要在小磨子上翻来覆去倒几十遍,费时费力。我们小孩就围绕在磨子旁边,一刻也不肯离开,等着吃第一碗麦粞羹。小孩子只知道吃,不懂大人牵磨的辛劳。后来大队里有了钢磨,虽然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食杂陈(三)干面

干面

 

 

说实话,打理一家的吃饭,也挺不容易的。天天顿顿,一日三餐,搭配调理好,户口本上的粮食放开肚子吃,肯定不够,这就要精打细算。

 

中午因为要出工出力,当然吃米饭,抗饿。晚饭后不出工不出力,就吃面条来调剂。好听说法,俗称“做人家”。撙节的意思。而且“饭十足,面黄昏,粥半夜,饿早醒”。晚饭少吃,半饱半饥,早晨容易饿醒,有利于早起干活。这种老话,流传久远,庄稼人,种田却养不活自己,只能用老话来自欺欺人,代代岁岁,中国人世的悲凉,就在这里面。

 

大队里有摇面店,可以买。买的一般都是晒干的干面。大人遣差我们小孩,拿了细篾蓝,去摇面店,买一毛二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食杂陈(四)面脚板

面脚板

 

 

现在饭店上喝了酒,最后主食来一小碗面脚板点点饥,贵气。

 

小时候的面脚板是粗食。母亲下班回家一看,剩饭不多了,就做面脚板吃。那时,为了调剂生活,家里除了米,面粉也是一车袋一买,一车袋一百斤,家里的面粉是常备的。为了防备老鼠,我家的车袋搁在绳凳上,平常车袋口的绳子揪紧,既防虫咬又防潮。

 

看母亲做面脚板,很烦的。拿升箩舀了面粉,倒脸盘里。加少量的水,慢慢揉成团,再加面粉再加水,不停的搓揉,直到搓成一个扁长坨型的东西。做这事,母亲是专注的,因为水的多寡和搓揉的手法直接关系到面脚板坯子的好坏。太潮了切开来会粘在一起,太干了没有韧劲。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食杂陈(五)面老虫

面老虫

 

 

看世像小说,《浮生六记》什么的,总有这样的描写,家里亲眷前门进,后门就去隔壁人家借米下锅,每当看到这里,我总免不了唏嘘哀叹,叹日月之清贫,哀民生之多艰。从六零年过来的父亲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手中有粮,心中不慌”。好在农家自有农家的办法。会弄的,小河浜里捞点鱼腥虾蟹,既可以自己吃,又可以街上换点零钱。脑筋不灵活的,死守一亩三分地,农闲养两头猪,再不济平时再养两头羊,到了寒冬吃羊肉。

 

在清风雨露的日子,春有竹笋,夏有茭白,秋有莲藕,冬有羊肉;只要不是太懒或年成太坏,总不至于饿死。还有一种状况,就是误入文人这一行,尤其是做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半吊子文人,我们常熟称这类人曰“逛汤”,四肢不勤五谷不分,饿死怨不得旁人。以前的落第秀才还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食杂陈(六)番芋

番芋

 

 

春上种番芋藤,地底下结的籽就是番芋。在我的概念里,番芋藤是喂猪的,但在饭馆上,我看到,有拿新嫩的番芋藤头茬二茬当盘菜的,初次看到,令我大跌眼镜。反正我是不会点这道菜的。新的番芋,要仲夏后初秋才有。队里从地里锛了番芋,都堆在仓库场上,几个骨干社员就开始分。我们小孩在旁边看。谁要吃就拿一只,到井上洗洗干净,一口一口的啃。

 

分番芋,是按家庭人口的多寡,大约估个堆,看眼光,这个堆少了,加两只,多了就拿掉两只。按理称斤两分最平均,但番芋实在是贱货,多拿少拿无所谓。因为番芋不好保存,家家分得的番芋一过冬就烂掉,家家都吃不完。有一年,我看父亲把番芋包在稻柴里,然后埋在沙泥里,第二年春天取出来,还是全部烂掉了。偶尔有看上去气色很好的,也是“金玉其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食杂陈(七)糯米饭

糯米饭

 

 

小时候吃的是老籼米,糙,口感束粞粞的,但比麦粞饭好吃。凭户口本,到粮管所,一角四分一斤。后来才有银条籼,细长粒,也白亮,糯性也好,好吃。吃粳米,是八零年代以后的事了。

 

日子百样红,饭与饭不同。

 

父母烧的饭,每天端出来吃,跟平时没有什么两样。但就是这几天,发觉饭特别不好吃。哪里不好吃,我又说不上来。但就是不好吃。看父母吃的一如既往的样子,我很晕菜,怎么我的胃口突然找不到了,但又不敢告诉父母,我吃不下饭了,只好憋在肚子里。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食杂陈(八)番瓜

番瓜

 

 

番瓜就是南瓜。放在饭镬上蒸,甜津津的。如果是好婆蒸的番瓜,几个堂兄妹争抢的是番瓜柄,拿在手里吃,不烫手。但番瓜柄一个番瓜也就一个,抢不过来。其次就是抢发酥的番瓜,发酥的番瓜松软,好吃。好婆的番瓜为什么好吃,其实不是好吃,只为人多,抢食。

 

番瓜再有一个就是烧番瓜粥。现在有一道人情里的风景看不见了,那就是端番瓜粥。行路上一个小队里的人家家家端一海碗。彼此你来我往,做人情,还人情,人世里的情谊永续不辍,就是这样点点滴滴,细水长流。

 

如果要端乡邻,这番瓜粥烧起来,就工程浩大了。一般在入冬农闲时分,隔夜,先把玉米浸泡在水里,去掉蛀空的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澳门记

昨晚21点起飞,平生第一次坐大飞机,竟然有点晕机。飞机着落后,机场内的车把客人接到出口处。说是澳门左边行车,但机场的车是左方向盘。23:45出站。

 

在出口处看了一下,看到货币兑换,才想起我到澳门竟然没有澳门的货币。之前我一直误以为澳门也用港币。在黄色标志的货币兑换处用2000元人民币兑了2160元澳门币。充了一会电,突然起意,试试看问服务台有没有澳门的地图。我走过去,问有没有澳门的地图卖。一个好看的中年女警官对我淡淡一笑,随手递给我一张地图,“不用买,这就有”。

 

这是我来到澳门收获的第一个笑脸。

 

要了一本澳门的地图,可惜的是地图上没有巴士车的详细线路,都是英文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游鼓岭古道侧记

         小游鼓岭古道侧记

 

 

  鳝溪闻名已久,这次到福州,鳝溪是我的心理地标。

 

  从170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原乡人—和《我们每天都生活在散文中》

     原乡人

       ——兼和大雪的《我们每天都生活在散文中》

 

 

  我是老司机,可是开了好多年车老是碰擦不断,唐律师总是批评我开危险车、尴尬车。就像我性格毛糙,不适合开车一样,有的人不适合写散文。写散文,是对一个人内心修养的要求。散文写作的过程,是写作者自我修养不断完善的过程。在不断的散文写作中,也是对个人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的不断修正和提升。可惜如今,在散文写作中,充斥着很多假的散文写作者。我不相信一个把作者的名字挂老婆名号、自己做评委的作家,是真正的写作者。

 

  我之所以说假散文作者众多,大雪《我们每天生活在散文中》点击率寥寥,呼应者少的可怜。我敢大言不惭的说,起码贡献了三分之二的点击率,还打印了下来,读了一遍又一遍。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七孔和西江千户苗寨

             小 七 孔

  我不相信旅行社,网上见多了旅行社的各种抱怨旅行社成了宰客的代名词,让我心生恐惧。虽然13号晚旅馆老板娘带我到旅行社,谈得很好,但我还是怯怯的,还是决定自行前往小七孔。


  自行前往的原因之一是在旅行社遇到两个湖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0页/44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