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安澜 名博

以前做木匠后来做鸟人现在做野狗QQ:250300308微信cs7217
博主:东方安澜

丁酉杂记(一)

              丁酉杂记

 

 

  肥皂面筋汤

 

  88年夏,乡下造楼房正盛,我们木匠先进场,敲门堂、窗堂子。那时,古风犹存,东家要做菜招待匠人。那天,东家厨师把一脸盆烧好的面筋搁在老屋屋檐的半墙底下。

 

  近午时,只听得东家一声惊呼,“谁把肥皂掉面筋汤里了”。东家一嚷,所有人都看着他。只见东家从面筋汤里捞出一截肥皂。不知这一截肥皂在热乎乎的面筋汤里化了多久了。东家怒气冲冲。接下来是埋怨惊诧责怪一阵哄乱。哄乱之后,问题来了。

 

分类:散文浏览:21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外 塘

              外 塘

 

 

  年前的一个夜晚,我夜跑。回来的路上,遇见了我的赤卵小兄弟。他正在四队的行路上一个人独自走着。黑暗中,他也看到了我。打过招呼之后,他告诉我,家里造房子,他搬外塘去住了。

 

  我随他来到他住的地方。到外塘,要从四队的行路绕进去,在四队的宅基前七拐八拐绕到宅基后,穿过一条窄窄的水泥桥,才到达他住的简易屋。简易屋就在水泥桥堍。这是一个清亮的夜晚,夜色无比纯净,也无比空旷;纯净的令人心悸,空旷到令人发慌。我有迹近四十年没踏足外塘了。外塘四面环水,是我们十七队的一块田,四队也有份,但极少。七八年分田到户,我家在外塘没有承包地,我就再也没有来过。

 

分类:散文浏览:17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摞柴庐

                 摞 柴 庐

 

 

  “柴庐摞的好,媳妇讨的巧”。生产队的时候,农活好坏,往往和娶媳妇挂钩。

 

  夏收颗粒归仓以后,生产队仓库场上,堆满了脱粒后留下来的麦秸捆,分到各家各户后,男人们扁担上的任务,就是挑回家,作为一年烧灶引火之用。从仓库场上挑回来,散满了一院子,家里都是清新的麦秸秆的味道,夏熟的气味都在麦秸秆里面,但一点也没有诗情画意。大太阳底下的麦秸,从割麦、捆麦、脱粒到挑回家,没有一次不是在和麦芒肉搏。麦芒划过裸露的胳膊和背脊,引来奇痒和刺痛,火烧火燎的,使得晚上难于入睡。夏收里,和谷仓一样满的,是辛苦。

 

  生产队时,许多农活,都需要提早打章程,以便配合农事和季节。摞柴庐

分类:散文浏览:17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刃成钢·与铁匠有关

        刃成钢·与铁匠有关

 

 

  一

 

  一个木匠,半个铁匠。木匠家什,都是快刃,所以对铁刃,有很高的辨识能力。

 

  最常见的,是凿子夹灰。铁器冶炼过程中,在钢和铁融合的时候,中间层落了灰尘或其他杂质,致使在使用时,凿到硬货、或干脆坏时辰到了,钢刃会掉落下来;即使没有掉落,夹层中嵌进了木屑,也不能用了。如果凿子有七八成新,一般是可以到铁店里免费调换的。

 

  以前的铁店,是有人情味的,哪怕你对

分类:散文浏览:209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我的吴市记忆

              我的吴市记忆

 

 

  我有一个赤卵小兄弟,十三岁那年,他在吴市念五年级,那年,也是他哥哥苏大毕业,分配在吴市中学教书的第一年。暑假里,他哥哥正巧值班,因了这层关系,我们决定去吴市。吴市我从没去过,当我们有了这个想法以后,我相当激动。

 

  父亲却不放我去。不放我去的原因,是怕我们去长江边上,怕我们不知深浅,下水去。淹死了儿子,父亲就没父亲做了。父亲不同意,我当然很沮丧。跟父亲拗气,父亲为了疏解父子关系,说,吴市有什么好玩的,都是一步一层楼。一步一层楼是什么,父亲说出新鲜名词,引发了我的好奇心。他贬损吴市,却不知反而激发了我的欲望,我迫切想看看一步一层楼的吴市是什么样子的。

 

分类:散文浏览:18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东京热·懒·素食

            东京热··素

 

 

    茭白

 

  水做的不全都是好的,但一般都是好的,尤其茭白。茭白是最干净的,生长在水边,无污染,不打农药。天然纯绿色。

 

  父亲教我,夏天麦收时起市的是麦茭;初秋新米起,称米茭;麦茭米茭之间,有一个小断档。但现在一到夏天就有茭白,一直

分类:散文浏览:15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无习不好·与木匠有关

            无习不好·与木匠有关

 

 

  一

 

  转手关闭是个好习惯。摊了个场子,做好了,收拾一下,清理妥当,恢复原样,我们称之为转手关闭。

 

  剪刀是很常用的家什,很简单,你哪里拿的,用好了,就放回那里,这是很普通的转手关闭,可很多人做不到。我母亲就这样,早上搭了丝瓜棚的一把剪刀,遍寻不着,我只好又去街上买了一把。

 

  我是学徒出身,学手艺,最注重的就是规矩。我对转手关闭要比平常人多一重体会。借了师兄们的家什,要有借有还。俗话说,有借有还,再借不难。为此,我那不出秀的小师兄没少挨前辈们批。借的家什,不但要还,而且要放回原处。你不能师兄工具箱里借了把凿子,半路上遇见师兄,贪省事,顺手还给他。

 

  我有一次就这样偷懒,我是无意识的,但还是被师公批,不作兴这样,后来,我就懂了。

 

分类:散文浏览:25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

             冬日游铁佛寺记

 

 

  绕过大石块,提起裤脚管,踏平崎岖路,呼吸潮气味,一路向前向前再向前,我们这是在去铁佛寺的路上。接连的阴雨,突然云开天霁,虞山上的游人从各个角落冒出来,人一下子多了。但我们走的是荒径,只有身边的腐叶同行。我们的目标,是一个年湮代远的历史遗迹。

 

  要不是有人指点,谁也猜不透在我们眼皮子底下,虞山的僻隅,有这么个闹中有静的好地方。我喜欢这地儿。这地儿吻合我生命中长久期许的气味。每走一步,就多一份喜欢。虞山上几乎没有这么坑坑洼洼的路了,游人一走到这里,会以为是断头路,加上大石阻挡,很多人会为此折返。我们心中窃喜,庆幸没碰见过一个游客。这里与外面的世界近在咫尺,又远隔千里。仿佛在这里能冷眼旁观世态,又能孑然遗立,出世与入世,俱在此中央。

 

  在我的心灵深处,有一个从未去过的地方的影像经常出现,今天所见,完全契合了心中描绘的地方。心灵的十全十美就是这样,完成一个命中注定的约会。黄

分类:散文浏览:37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鄙人微信公众号“东方安澜文学”。

欢迎各位关注鄙人微信公众号“东方安澜文学”,或“dongfanganlanwx7217”。

 

鄙人微信:cs7217,联系电话:13962318578。

分类:其他浏览:37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十里青山半入城,尚湖红杉冠江南

           十里青山半入城,尚湖红杉冠江南

 

 

  

  网上多说尚湖的水上森林风景这边独好,我去看了,果然不同凡响,层林尽染,像冬天里的一把火,杉红红于二月花。

 

  这个周末,难得阳光明媚,老天似乎知道我好多年没去尚湖了,特意成全我的尚湖游。天上有太阳,心中有舒畅。南大门进来的时候,我打听了工作人员,她用手指往右边比划了一下,等我一个劲往她指的方向,小路弯弯曲曲,却仍然荡到了左边。我不管它,把自己交给路,交给一个已知的等待。我知道,水上森林在不远处等着我。小径上有三三两两的游客相伴,还有远处的虞山相伴,虞山倒影在水中,我走快一步,就能踩到它。

 

  一路走来,走过“历史上的今天”,走过“拂水山庄”,使人不禁想到钱柳轶事,走到“月堤烟柳”,已经能看到稍许江渚上的红杉了。

 

分类:散文浏览:24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徐市老白酒

             徐市老白酒

 

 

 

  许多年前的一个深秋,我路过东言子巷,看到一家小店门口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徐市老白酒已到”,我心里一动。有戴眼镜的知识分子模样的人走过,像是自言自语有像是对着街坊在说,“哦,徐市老白酒也上市了”,那意思分明是在感叹,“又是一年深秋时”。广告语是用白色粉笔写在长方型三夹板上,上头穿了个洞,用钢丝悬在窗棂上。我是步行,看到了,禁不住停下了脚步,伸长了脖子朝里瞅。

 

  那是一个清明的早上,周围透着淡淡的薄雾。店是那种老式的小店,老供销社样式,门面是木板排的。站在门口望进去,只见老白酒装在塑料桶里,分大桶小桶两种,我一向对计量稀里糊涂,也分不清大桶是几斤小桶能装多少。透过白色的塑料桶,可以看见上面浮着几粒红枣,红枣周围偶尔还漂浮着发酵过后的糯米粒,呈现泡肿后、酥酥的乳白色,红枣、米粒、酒液还有塑料桶,散发出乡土的气息,极有鲜明的地域特色;而且塑料桶方轮直角,一整条的大红颜色的包装纸围在桶中间,这

分类:散文浏览:42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常熟的银杏

              常熟的银杏

 

 

            智林寺的银杏

 

 

  曾经听老人说,那三株银杏的地方,是智林寺旧址,后来建了老中学。所以,徐市人习惯把老中学叫智林寺。

 

  嗅着深秋好闻的味道,我们探访了这三株银杏。在里睦塘边,隔着围墙,我们看到了这三株银杏。这么多年,银杏一直生长在人迹活动频繁的地方,所以没有形成大的垂摆的枝干。树身笔直挺拔。像矍铄的长者,孑立于世俗中。让人不知不觉生出几分尊敬。虽然树木不知道,但人有情。我相信,人若有情,树木也会感知。

 

  西边的银杏小一些,距离另外两株,隔着一二十米远的距离。三株银杏,呈等腰三角型的排列。银杏在大地上,生长了成百上千年,吸收了数不尽的雨露精华,沾染了天地的灵气,在这深秋的天空中,摇曳着阳光,金色飞舞,为大地平添了一层喜色。

 

  美中

分类:随笔浏览:63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被我思考过的院子

            被我思考过的院子

 

 

  乡村的土财主,总是让穷人称羡,譬如白鹿原上的白嘉轩、未庄的赵老太爷。许多年前,有一个小屌丝,望着同村那家四合院天井里摇摆出来的慈好竹发呆,思考着一个伟大的问题,为什么有人住在四合院,有人住在泥坯夹墙的茅草屋里。等小屌丝长大了,虽然依然羡慕四合院,但知道同村的四合院,并不算高大上,也只不过是一个规谨的小四合院而已。透露的是手里有点余粮的富裕户气息。

 

  现在想来,小四合院占地并不大,也就和现在乡下土豪的宅子差不多。当然,那时的宅基地是私有的,有发黄发霉的地契为证,压在锦盒里。拆屋的时候,都不作数了,丢在河滩边。可惜那时收藏业还没兴,大家都不懂,不然现在也能换个十块八块的。

 

  到我们记事,四合院住的已不是血亲,至少,往上四代是同爷的兄弟。几代人住在同一屋檐下,从出生到病死,时间长了,所以现在邀亲眷,都说“自屋里”。似乎更亲一层。其实不然,排宗、族、血缘,有些搬出去的可能更

分类:散文浏览:44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 

 

 

  08年的冬天,下过几场雪,天气格外冷。我却不觉得,因为生活更冷。我窝在县南街的小屋里,看着书,望着外面迷茫的景象,空落落的。其时,我正候着一份工作,过了一月一号,就可以正式上班,这个工作,我等了一年的光景。

 

等候的日子,容易胡思乱想。为了这个等候,我值得吗?5年过后又一个冬天,12年的常熟,没有下雪,我却也和大雪遭遇过。那是我去蓬莱,恰巧遇上北方第一场大雪,回来以后,由于无法克服的原因,我被迫辞去了这份曾经等候过一年的工作。

 

  被辞职后,心境清凉如水。从期待到鸡肋,这5年,发生了什么,有哪些闪失和错误,还是冥冥中有不能克服的玄机。如果要追究罪魁祸首,我想是我的好逸恶劳的结果。盲目和迷茫,还有懒惰,加上一点点理想。我对世界全无防备,让我在注定失败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不知为什么,我丢掉了好好的木匠不做,却无名着落拾起了写文章的行当。行走于社会的边缘写文章,实在也是饿死一条路。文学是一张永远无法兑现的期票。幸亏朋友接济,能在前面有个工作,这等于有个期盼。所以08年的冬天于我来说格外的真实。因为冬天与饭碗密切相关。

 

  说赋闲,有点装,那就用贴近草根的词,失业吧。反正就是闲着没事做,看书,也有厌的时候,下雪,填补了精神的空虚。08年的雪,又正巧下的特别大,为历年罕有。我似乎有两个我,一个是好吃懒做的我,无能又不争气;一个是高高在上置身事外的我,仿佛不需要考虑大地上生存的事情。一个我看不起另一个我,另一个我又鄙视着我,不食人间烟火。我的世界里充满着矛盾。在大雪里,我顶风冒雪,漫无目的的行走在大街上,不知不觉,

分类:散文浏览:464评论:5收藏查看全文>>

夏食走笔

                         夏食随记

 

 

        酱瓜

 

  酱瓜,当仁不让是夏日里最好的。但是,外婆老了以后,我没吃到酱瓜好多年。

 

  那年,我刚分家单过,外婆棉花袋里拿来五个青椒和一碗酱瓜。外婆说,外甥刚分家,怕他过不好,送点么事他过过。我当时讪笑,五个青椒最多值五毛。外婆也大惊小怪了。惟有酱瓜可口,我们一家子吃了一夏天,回味无穷。

 

  外婆死了,现在再也不会给我送青椒和酱瓜。有些东西,一定要等没有了以后,才念念不忘。不仅仅亲情,是更深的什么。譬如我母亲,也种蔬菜,说来你不信,我吃不上蔬菜。我是乡下的城里人,从不去田地里。我如果不问母亲要,母亲就把好的卖给小贩,把小贩剔出来的,丢在墙角。我就从墙角跟捡点。

 

  有时,是隔了几天半烂半坏的菜。

 

  自家的

分类:散文浏览:135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共29页/42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