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安澜天涯名博

以前做木匠后来做鸟人现在做野狗QQ:250300308微信cs7217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587135
  • 开博时间:2005-01-19
  • 博客排名:第2719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陆品良

             陆品良

 

 

  在我眼里,陆品良没老过。我有点怵他,小人眼里他人高马大,长大后看,他其实只是魁梧。一条狗常跟在他屁股后面,比亲儿子还亲。

 

  我被狗咬过。为了看《加里森敢死队》,我早早到了他的电视室,预计人多,有大人重新排凳子,惹恼了狗,我恰在旁边,没头没脑做了替罪羊。我很怕那条狗,但那条狗善始善终,陪伴了老品十六年,基本和我年龄同步。我见过狗老的样子,狗毛掉的七七八,步履缓慢,眼神楚楚可怜,和人老一个样。狗老死时,老品掉过两滴泪,借了锄头埋在河边。锄头还是我去还给农家的。

 

  老品的卫生室在我没出生前就已经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队的小店

             大队的小店

 

 

  大队里有一爿小店,不知何年何月开设的,反正我记事起,大队部那一排平房的第一间已经是小店了。奇怪的是,我从来没想过问父亲,小店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一爿小店,全大队的都要来买买买,大概因为便利惯了,谁也没提起过小店的历史。

 

  我们小队,就靠在大队旁边,离小店很近,有时候母亲边烧菜边差我去拷酱油,我撅起屁股一阵烟就一个来回。从小,小店就是我的根据地。我从来不调皮捣乱,我在小店里玩,也从来没有被赶过。小店里三个售货员,他们轮替。同和老板是编外人员。不说每天毕到,也差不了多少。我在小店里,最稀罕的是同和老板的小收音机。红色的,一手掌大,搁在柜台上。小店里有一方高板凳,是方便拿顶格的黄纸什么的,同和老板就坐在板凳上,右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养 兔

          养 兔

 

  

  进入八十年代,农村里空气开始活跃,有一阵,时兴养兔。起风潮的原因据说是兔子浑身是宝,供销社敞开收购。农村人的脑子最简单,据谁说,没搞清楚;兔子的宝不宝,没搞清楚,也搞不清楚,或者也不想搞清楚;那是一个连妓女也纯洁的年代。当时人们只听见供销社收购,就好比吃了定心丸,有国家打包票,哪还有吃亏的道理。

 

  农村人还有个特点,就是眼红、或者说眼馋,看见这个养猪、那个捕鱼弄蟹搞个副业,自己也想,苦于没门路,养兔虽然偏门,但养畜生对农村人来说总归是轻车熟路,所以养兔是个不错的副业。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酒 虫

                酒 虫

 

 

  我喝酒有些年头了,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的。有一点是肯定的,我没有坐在好公大腿上蘸着筷头开启喝酒历史的记忆。但小时候,我一定偷喝过酒。据说,从小培养喝酒的好习惯,能激活成年后的酒量。所以我猜,小时候偷喝的那一口酒,激活了我与生俱来的酒肚肠。又因为仅仅只偷喝了一口,所以激活的程度不高,酒量不大。天生的酒肚肠没能使我成为酒缸、连酒甏也算不上,最多只能算个酒中馋虫。

 

  所以可见,从小培养喝酒的好习惯多么重要。也因为我的喝酒没有经过从小的培养,所以一喝就醉。好在我脾气好,喝醉了只管睡觉,倒也没有人讨厌我。我酒风好是有口皆碑的。正式喝酒是学了木匠出师以后,手底下的活,差不多可以独当一面了,老师傅倒酒给你,这酒里就多了一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丁酉杂记(二)

历代笔记中的巧木匠

 

(一)

 

每个行业都有佼佼者,木匠也不例外。

 

读况周颐的《眉庐丛话》,记有几个巧木匠。说宋时俞皓制塔,新塔倾西北,不百年乃平复。原因是俞皓制塔结合当地的地理和气候环境,因汴地平原常吹西北风,故需如此。听起来很玄。这么说俞皓是木匠中的设计师,不单精木匠,而且还通堪舆与天文,是个通才。这也说明俞皓做木匠,善于活学活用,不死板。

 

还说杭州吴越王钱氏的塔,造着造着出了状况,大概负责的木匠不好意思直接问他,要绕弯路“贿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丁酉杂记(一)

              丁酉杂记

 

 

  肥皂面筋汤

 

  88年夏,乡下造楼房正盛,我们木匠先进场,敲门堂、窗堂子。那时,古风犹存,东家要做菜招待匠人。那天,东家厨师把一脸盆烧好的面筋搁在老屋屋檐的半墙底下。

 

  近午时,只听得东家一声惊呼,“谁把肥皂掉面筋汤里了”。东家一嚷,所有人都看着他。只见东家从面筋汤里捞出一截肥皂。不知这一截肥皂在热乎乎的面筋汤里化了多久了。东家怒气冲冲。接下来是埋怨惊诧责怪一阵哄乱。哄乱之后,问题来了。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外 塘

              外 塘

 

 

  年前的一个夜晚,我夜跑。回来的路上,遇见了我的赤卵小兄弟。他正在四队的行路上一个人独自走着。黑暗中,他也看到了我。打过招呼之后,他告诉我,家里造房子,他搬外塘去住了。

 

  我随他来到他住的地方。到外塘,要从四队的行路绕进去,在四队的宅基前七拐八拐绕到宅基后,穿过一条窄窄的水泥桥,才到达他住的简易屋。简易屋就在水泥桥堍。这是一个清亮的夜晚,夜色无比纯净,也无比空旷;纯净的令人心悸,空旷到令人发慌。我有迹近四十年没踏足外塘了。外塘四面环水,是我们十七队的一块田,四队也有份,但极少。七八年分田到户,我家在外塘没有承包地,我就再也没有来过。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摞柴庐

                 摞 柴 庐

 

 

  “柴庐摞的好,媳妇讨的巧”。生产队的时候,农活好坏,往往和娶媳妇挂钩。

 

  夏收颗粒归仓以后,生产队仓库场上,堆满了脱粒后留下来的麦秸捆,分到各家各户后,男人们扁担上的任务,就是挑回家,作为一年烧灶引火之用。从仓库场上挑回来,散满了一院子,家里都是清新的麦秸秆的味道,夏熟的气味都在麦秸秆里面,但一点也没有诗情画意。大太阳底下的麦秸,从割麦、捆麦、脱粒到挑回家,没有一次不是在和麦芒肉搏。麦芒划过裸露的胳膊和背脊,引来奇痒和刺痛,火烧火燎的,使得晚上难于入睡。夏收里,和谷仓一样满的,是辛苦。

 

  生产队时,许多农活,都需要提早打章程,以便配合农事和季节。摞柴庐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刃成钢·与铁匠有关

        刃成钢·与铁匠有关

 

 

  一

 

  一个木匠,半个铁匠。木匠家什,都是快刃,所以对铁刃,有很高的辨识能力。

 

  最常见的,是凿子夹灰。铁器冶炼过程中,在钢和铁融合的时候,中间层落了灰尘或其他杂质,致使在使用时,凿到硬货、或干脆坏时辰到了,钢刃会掉落下来;即使没有掉落,夹层中嵌进了木屑,也不能用了。如果凿子有七八成新,一般是可以到铁店里免费调换的。

 

  以前的铁店,是有人情味的,哪怕你对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2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吴市记忆

              我的吴市记忆

 

 

  我有一个赤卵小兄弟,十三岁那年,他在吴市念五年级,那年,也是他哥哥苏大毕业,分配在吴市中学教书的第一年。暑假里,他哥哥正巧值班,因了这层关系,我们决定去吴市。吴市我从没去过,当我们有了这个想法以后,我相当激动。

 

  父亲却不放我去。不放我去的原因,是怕我们去长江边上,怕我们不知深浅,下水去。淹死了儿子,父亲就没父亲做了。父亲不同意,我当然很沮丧。跟父亲拗气,父亲为了疏解父子关系,说,吴市有什么好玩的,都是一步一层楼。一步一层楼是什么,父亲说出新鲜名词,引发了我的好奇心。他贬损吴市,却不知反而激发了我的欲望,我迫切想看看一步一层楼的吴市是什么样子的。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东京热·懒·素食

            东京热··素

 

 

    茭白

 

  水做的不全都是好的,但一般都是好的,尤其茭白。茭白是最干净的,生长在水边,无污染,不打农药。天然纯绿色。

 

  父亲教我,夏天麦收时起市的是麦茭;初秋新米起,称米茭;麦茭米茭之间,有一个小断档。但现在一到夏天就有茭白,一直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习不好·与木匠有关

            无习不好·与木匠有关

 

 

  一

 

  转手关闭是个好习惯。摊了个场子,做好了,收拾一下,清理妥当,恢复原样,我们称之为转手关闭。

 

  剪刀是很常用的家什,很简单,你哪里拿的,用好了,就放回那里,这是很普通的转手关闭,可很多人做不到。我母亲就这样,早上搭了丝瓜棚的一把剪刀,遍寻不着,我只好又去街上买了一把。

 

  我是学徒出身,学手艺,最注重的就是规矩。我对转手关闭要比平常人多一重体会。借了师兄们的家什,要有借有还。俗话说,有借有还,再借不难。为此,我那不出秀的小师兄没少挨前辈们批。借的家什,不但要还,而且要放回原处。你不能师兄工具箱里借了把凿子,半路上遇见师兄,贪省事,顺手还给他。

 

  我有一次就这样偷懒,我是无意识的,但还是被师公批,不作兴这样,后来,我就懂了。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

             冬日游铁佛寺记

 

 

  绕过大石块,提起裤脚管,踏平崎岖路,呼吸潮气味,一路向前向前再向前,我们这是在去铁佛寺的路上。接连的阴雨,突然云开天霁,虞山上的游人从各个角落冒出来,人一下子多了。但我们走的是荒径,只有身边的腐叶同行。我们的目标,是一个年湮代远的历史遗迹。

 

  要不是有人指点,谁也猜不透在我们眼皮子底下,虞山的僻隅,有这么个闹中有静的好地方。我喜欢这地儿。这地儿吻合我生命中长久期许的气味。每走一步,就多一份喜欢。虞山上几乎没有这么坑坑洼洼的路了,游人一走到这里,会以为是断头路,加上大石阻挡,很多人会为此折返。我们心中窃喜,庆幸没碰见过一个游客。这里与外面的世界近在咫尺,又远隔千里。仿佛在这里能冷眼旁观世态,又能孑然遗立,出世与入世,俱在此中央。

 

  在我的心灵深处,有一个从未去过的地方的影像经常出现,今天所见,完全契合了心中描绘的地方。心灵的十全十美就是这样,完成一个命中注定的约会。黄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鄙人微信公众号“东方安澜文学”。

欢迎各位关注鄙人微信公众号“东方安澜文学”,或“dongfanganlanwx7217”。

 

鄙人微信:cs7217,联系电话:13962318578。

分类:其他 | 评论:0 | 浏览: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里青山半入城,尚湖红杉冠江南

           十里青山半入城,尚湖红杉冠江南

 

 

  

  网上多说尚湖的水上森林风景这边独好,我去看了,果然不同凡响,层林尽染,像冬天里的一把火,杉红红于二月花。

 

  这个周末,难得阳光明媚,老天似乎知道我好多年没去尚湖了,特意成全我的尚湖游。天上有太阳,心中有舒畅。南大门进来的时候,我打听了工作人员,她用手指往右边比划了一下,等我一个劲往她指的方向,小路弯弯曲曲,却仍然荡到了左边。我不管它,把自己交给路,交给一个已知的等待。我知道,水上森林在不远处等着我。小径上有三三两两的游客相伴,还有远处的虞山相伴,虞山倒影在水中,我走快一步,就能踩到它。

 

  一路走来,走过“历史上的今天”,走过“拂水山庄”,使人不禁想到钱柳轶事,走到“月堤烟柳”,已经能看到稍许江渚上的红杉了。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9页/43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