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天涯名博

有事联系:768676907@qq.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4
  • 总访问量:4368830
  • 开博时间:2005-01-18
  • 博客排名:第270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冰释234白

2017-12-17

小奋青滤pe

2017-12-17

吴福清词no

2017-12-16

若芊我芊n

2017-12-15

露台风月

2017-12-10

珊安

2017-11-24

今日很慢

2017-11-19

滴水流光

2017-10-30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睡眠颂

 

曾经,此刻,将来,我的愿望,卑微了又卑微,不过是一夜夜,能够顺利自然地入睡,如一尾鱼慢慢游到深海,静潜下来,一觉天亮,平整一夜的身体于床上舒展,一骨碌爬起,拉开窗帘——新天新地啊。

那种深睡后的身轻如燕,仿佛如在昨日,让人回忆了又回忆,是吃过蜜糖的人才有的餍足滋味。那是凄雨中的客途秋恨,往而不复的珍贵剧本,值得写在本子上,日后拍出电影来一遍遍翻阅。深睡以后的感觉,无以形容,是肉体消逝了,唯有灵魂同在。一天的忙碌,周而复始,早晨开始,黄昏结束,延后夜读,困乏难消,关灯,头搁至枕头上,不过几分钟,便呼吸匀称,也像高空跳水,一头栽入无垠的水面,沉下去,沉下去,沉到永恒里。睡眠是一种兽,一口把人吞下去,经过一夜消磨,一直到太阳起山。夜同样也是一只兽,浑身毛发漆黑,它有两个儿女,分别叫漫长和静谧——黑夜旁,总是蹲着一个神仙,护佑着世上所有辛苦人的睡眠,连风也不敢贸然打扰。偶尔会传来花开的声音,大面积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生看得几清明

  

从合肥到老家,传说走“合铜黄”高速,只需一个半时辰。现实里,我们花去3个半小时,沿途向无数路人请教,方才磨磨叽叽到家。一车6个大人都是二货,只晓得把眼睛盯着“安庆”方向的车道,一条错,条条错,越错越远,以至顺带着把枞阳大半个县都视察了一遍,才终于到家。

一路错得离谱,也不沮丧,因为处处青山绿水。油菜花开得灿烂,比油菜花更加璀璨的,是水田里铺着的一块块魔毯——红花草首属春天最头牌的美丽植物,清明前后呈现鼎盛期,梦幻一样的紫,一块一块跳着方格子游戏。路走岔了,偏到桐城,再过会宫、义津,一直岔到白荡湖畔——真的是白荡湖!小时在外婆家门口眺望无数回的白浪滔天的一个不可及的湖泊。二十多年后,终于亲见。

这一路错,错得养眼。典型的皖南丘陵地貌,处处绿树掩映的村庄,河流潺潺。野地有耕牛,青色的脊,刀锋一样,低头啃噬初绽的青草,安闲自在,它们一直远离喧嚣,眼神格外静。山还是青山,还是少年眼里的格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19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盘

 

 

春分一过,太阳变得妖冶起来。下班已近黄昏,迎着斜阳骑车,明亮的光线把眼睛刺得睁不开,耳边春风逶迤,人在车上扑扑扑向前,身心无来由的宽阔浩荡——这是要往大菜市去的方向,冬天的时候,我找紫菜薹,春天就找细鞭笋。

菜市不愧与人慰藉之地,红叶绿蔬,处处生趣。七八根细鞭笋买回来,剥笋衣,去老根,滚刀切,淖水,搁置一旁。前夹肉五六两,切块备用。锅热,倒素油,添姜块、葱断煸香,加前夹肉,煸出油,滴酱油少许,煸至入色,随后放笋同炒一两分钟,加冷水,大水煮开,改文火,慢慢焖,直至水干,取锅。笋段被猪油浸得灿亮,装在盘子里小油泡直冒,顺势搁一块到嘴里,鲜,嫩,滑,脆,烫着舌根一并呼啸到了胃里,可慰——肺腑肝肠。我常年带娃、上班、家务,一样不耽误,活得累心,好不容易到了春天,无论如何,餐桌上,得有一盘油焖笋,不然,活得太亏了,春光负不负都无所谓。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6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歌

  

 

薄暮的时候,带孩子散步,一条小路边,泊着一辆“粤”字头的车,从里面飘出一段旋律。睽违二十多年的老歌,犹如故人重逢,怔忡良久,甚至,喉咙里有什么东西哏住了似的,想打个招呼,也不可能。走了很远的路,情绪依然起伏不减。沿路一排排钻天杨,互不说话,一棵棵孤单地站在夕暮里,偶尔有几棵,幸被鸟窝作伴。

一样被泉水洗过的声音,单纯清澈,如梦如幻:

如梦如烟的往事/洋溢着欢笑/那门前可爱的小河流/依然清唱老歌//如梦如烟的往事/散发着芬芳/那门前美丽的蝴蝶花/依然一样盛开//小河流/我愿呆在你身旁/听你唱永恒的歌谣/让我在回忆中/寻找往日那戴着蝴蝶花的小女孩……

这是一首平凡的歌,讲光阴,流逝,枯谢,永恒。

哐哐哐几下,二十多年,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0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偶像帮我写的序

  

 

老式的红丽

——《低眉》再版代序

 

黎戈

 

一打开文档,之前熟稔于心的文字,便逐字苏醒。尤其是《所有的树木鸟群都请安静》。我很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在老版《低眉》开篇读到这篇文章时,下意识地左右环顾了一番,好像做了什么心虚的事查看一下四周,有没有被人发现。“什么叫看不起日常生活?莱菔们就相当看不起日常生活。我同样看不起日常生活。”——我自己其实是个很精神化的人,但平日都是收着掩着,不愿意开罪那些世俗之人,但红丽就不怕。这个理直气壮!但红丽既骄傲又谦卑“我觉着,能够写出一手好诗或者一手好小说的人才配叫天才,而散文随笔的创作,多是入不了台阶的,我相当看不起。所以,对于自己的写作,我也是相当轻视的”,这傲,这谦卑,都是肺腑,前者是明修栈道歌咏精神,后者是暗度陈仓放低自己,全是为了高奉“文学”二字,使其得云气,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8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触须

衰老的表征不仅体现在身体上,更多的是思维上。人老了,大脑的触须慢慢枯萎,甚至断掉,跟外界不能接上电,通电一样的颤栗少之又少,是没有了饱满的爱。

于是,越来越少写。

今年的计划可能要报废。也没什么。

想写——睡眠颂。磨了许多天,还没到下笔的时候。它跟着我到东到西,有时我把它忘记了,偶尔又回来了。

挺难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4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神奇的老人

阿巴多去世了。我还没开始攒钱去柏林。

他也不稀罕多一个我这样愚钝的听众。

这几天慢慢听他指挥的马勒交响曲系列。一点点感受他的神奇。

柴可夫斯基的悲怆,马勒的大地之歌,莫扎特的安魂曲,一经他老人家的手,就会变得奇异。

看视频,欧洲上层人士,在剧场里,一个个举止得体,连头发也分兵不动,一切似乎看不出任何破绽。尤其女性,珠光宝气地妆扮,或许令人闻得到香水的味道……各种乐器,如千军万马在掌声里突围。真是很荣耀的职业。

尤其弹钢琴的格里莫,扎个马尾,穿条黑长裤——所有的高贵都来自平凡。

最核心的人是阿巴多,他的指挥棒是神,引着人们去到该去的地方。所有人都投入,一齐进入,如化,如神。

小提琴是唱诗班,也是一条条河流,永无止境地流淌,流淌。万物归一,听众如我,怀着初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人的故乡

 

这一阵做梦,场景半径总脱离不了乡下。

有一夜,梦着,在菜园干活。把菜圃逐个翻了一遍,栽小白菜,一畦一畦的,累得直不起腰。去塘沿舀水,提桶浇菜。依然熟悉的黄土小路,蜿蜒曲折。我们家菜地呈西高东低走势,最西边一畦韭菜。韭菜在深冬喜欢穿紫衣,长得慢,一堆青灰围着它。一畦莴笋,刚抽出三四片叶子,被风吹得瑟瑟的,也是一堆青灰暖着它。菠菜,芫荽,大蒜,不怕冷,仍然也是一堆青灰护着它们。

菜地都是分散的,东一块,西一块的。再走一些路,就是萝卜地了。拔一篮萝卜,下到塘口清洗。那时小,眼界窄,原本不是太宽阔的池塘水面,起了白芒芒的雾气,也能造成视觉上的威胁。蹲在青石条上,拎着萝卜樱子往水里揣洗,不时拿眼去瞟前方的水面,波纹一圈一圈地漾开,有一种逼真的晕眩感,随时都有掉下去的可能,越想越怕,身前身后空无一人,总是担心掉到冰冷的深潭里,死都死不安生,被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家常味

  

 

关于饮食方面,我这人有点二货精神,讲究起来不惜时间成本。倘若遇到情绪不稳,一锅青菜豆腐打发一顿饭的潦草,也是常有的。

先说讲究的。要想吃到好口味,必须寻找好食材。家居西南郊。听说合肥最正宗的牛羊肉远在市区明教寺后面的某个巷子里。于是,有一个星期天,全家起个大早,就为了去明教寺的某个巷子买牛羊肉。

那天早晨冻得瑟瑟的,终于走进了大合肥的某个小巷,可真壮观——红猩猩的牛肉挂在钩子上,一排排庞大无匹,一律黄牛。拿鼻子凑过去,稍微闻闻,便知商家没撒谎。黄牛跟水牛,有本质的不同。怎么说呢,就是黄牛身上散发的味道重一些。羊是山羊。山羊远比绵羊口感佳。怎么个佳法,也是千人各味。我认为的山羊,第一膻味重,第二肉紧实。第三更香。听说内蒙有一种羊,平常吃些野蒜,就自动把身上的膻味祛除了。我没吃过,但即便吃到了,也不觉得有多好——羊肉不膻,如同小儿没有了乳臭,是多么不纯洁不正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6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命中来来去去的人

  

 

四年前的深秋,球球整整三个月大的时候,父母要去北京照顾怀孕的弟媳,真是迎头痛击,不得不在网上寻找带小孩的人选。连续好几次接到同一家中介公司的电话,起初磨蹭着不想去,最后一次,在我妈妈的劝说下,勉强动身。

骑车顶着寒风(那年的深秋特别冷),去往安大西门那家私人中介,从此踏上了万劫不复的求人之路。

途中,有一种悲怆的情绪深深浅浅,觉得自己又变成了一个被抛弃的孤儿——于精神上,一直存有孤儿心境,四面楚歌之音,一浪高过一浪。同时,我的眼疾重新在寒冷的秋风里复发,眼泪冒着泡地往外滚。到达目的地,是一位微胖的中年夫人,坐在那里等。

一开始便了解到,小孩需要固定的阿姨陪伴,中途不能轻易更换。于是,一上来就跟她谈,能否有长期带小孩的打算。她唯唯诺诺……我在心里本不愿意,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39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灵魂的人

  

一个周末,央视《梦想星搭档》里,齐豫唱《女人花》,她的嗓音逶逶迤迤,轻灵飘渺,仿佛诉说着世外的一切……等她唱“花开花谢终是空”一句,我忽然就通了,简直被她劝谕性的演绎深深感动。一个女人要到怎样的高度,才能把原本孤芳自赏的一首歌变成劝谕性的安慰呢?

这歌一开始,我听的是梅艳芳版本,后来还陆续听过潘越云版本,龙飘飘版本,肖淑平版本……或多或少都有那么一点怨尤哀楚在里面。那时候,以为这歌就应该像她们那么演绎。没想到多年以后,齐豫为这首歌重新注入了生命。原来,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宿命”之说,我们要做的是——顺应。

另一个歌手江映蓉听齐豫唱,在一旁哭得稀里哗啦,她说齐豫把这首歌唱得特别慈爱,这是她和妈妈都喜欢的歌。或许,江映蓉单亲家庭长大,母女相依为命,对于这首歌格外痛彻。

55岁的齐豫,两颊上的酒窝依旧在。即便浅浅地笑,也能捕捉到一股精灵的气息。岁月在她身上刻划了痕迹,脖颈上深深的折纹,一道叠一道,并不显颓衰,而是风霜之美。穿衣打扮上,依然拖拖挂挂的,一看,这个女人就是风尘中扑扑来过的,与往日不同的是,她更加沉厚,寂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9 | 浏览:34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岁年龄一岁人

  

 

入冬以来,晚饭非粥即面,一律稀溜溜的东西,喝到胃里万分舒坦。偶尔搭配一两块烧饼,白糖芯,朝上的一面扑满白芝麻,嚼在嘴里甜且香。近日气温降至零度以下,下班归来天已微黑,再赶去小菜市旁边那家烧饼店——和孩子一路走一路啃烧饼,剩下的两块藏进怀里,回家尚有微温,再把它们搁在暖气片上,给更加晚归的家人。

冬至到,就是深冬了,窗外北风呼啸,一家人围坐桌旁喝粥,暖意茸茸,有背景音乐丝丝袅袅——马勒的《大地之歌》。女高音孜孜以求地唱,钢琴始终走在低音上,一点也不抢女人的风头,和音如漫漫古道,也是一场接一场的大雪,铺天盖地撒下来,生命的暖意藏在一粥一饭里。

偶尔,晚餐吃点米饭,竟然浑身不舒服——莫非,我的身体要闭关修禅?开始踏上清心寡欲之路?自知尚且年轻着,哪曾想,身体首先不配合了,这怎么可以?梦想未尽呐,怎么甘心提前滑到晚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22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辈子历历在

  

听拉赫玛尼诺夫,心会静。俄罗斯这个高寒国度净出第一流人物,诗歌界、小说界的人物灿若星辰,到了音乐界,哪怕只有一个拉赫玛尼诺夫,也是不得了的。

常常幻想:有生之年,若是有机会亲临现场听一听阿巴多指挥的拉赫玛尼诺夫,该有多满足呢。阿巴多还会活着吗?许多年以后,等我攒下足够的钱到了柏林或者维也纳,怕他早已不在了。

一天上午,坐在电脑边听他指挥的《第二钢琴协奏曲》,反反复复近一小时,忽然想起来高压锅忘记插电,菜也没来得及炒……狼狈地跑去厨房,心里掠过惶恐。

在拉赫玛尼诺夫的音符里,渺小的人变得开阔。是清新的上午,把窗帘闭合,室内的光线暗下来,却看到了星空,以及星空之外的一些辽远的东西。以前,始终想不透彻宇宙的构成,它有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19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博位与害羞

今天幼儿园对家长开放半日。老师吩咐,家长带一双眼睛去就可以了。

球球有隐隐的兴奋,可能觉得妈妈在,非常安全。洗手时把袖子撸起来,洗完,怎么搞都拉不出最里面的衬衣袖子。他每天都那样煎熬着,一见我就说:真难受,里面的袖子老拉不下来。有时,我远远看见他的好友帮助他一起往下拽。可能是外面羽绒衫的袖口太紧之故。屡屡告诉他可以找老师帮忙,他偏不听。

——既然不求助,那你就受着吧。

他可能是全班最胆小的孩子,遇到事,从不跟老师沟通,即便穿一上午湿裤子,还不是主动湿的,是好友恶作剧把水不小心洒到身上的。作为妈妈,有时无比心疼,但久了,也麻木了。

——默默受着吧。这也是小小磨难。

一个孩子如此封闭自己。基因的遗传太强大了。

 

今天,他也把手举起来,要求回答问题。但,别的孩子都是直接站起来举手的,老师容易看见。他一直安静的样子,害羞的样子。一次回答问题的机会都没能争取到。我知道,他很失落。按常规出牌,总是不能出位。

这个年代,必须主动上位,才有展示自己的机会。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2 | 浏览:35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来这里的有语文老师吗

 没找到标准答案。我自己想了半天,也没做不出来。这不是坑孩子吗?石家庄二中出的考试卷。

 

 李苦禅的烟火日常

 

自古以来,梅、兰、竹、菊,作为中国文人士大夫的内心隐喻,深深扎根于文艺传 统的审美范畴。可是,李苦禅独辟蹊径,他偏偏避开梅兰竹菊四君子,将笔墨更多地赋予烟火日常。 

看李苦禅的白菜系列,是能够闻得见香味的,青扑扑的,刚自雪里采回,遍身霜意,隐隐有冷气缭绕——是养人性命的白菜。除了蔬果,还有小动物,深夜看《五子图》,有一种无以言传的感触:红冠黑羽的鸡妈妈带着五只小鸡雏漫步、啄食——这里有言传身教,有来自血缘的感情,被无声无息地传递。这是生命的繁衍,一直以来,都如此。 

一个有着深厚底蕴的人,他不必倚仗传统的约定俗成的物事,就那么在生活中随便拈起一些俗景入墨,同样起到震撼人心的效果。 

关于中国的传统,更多的时候,只有在年俗、年味中方能寻找到一丝踪迹。然而,在李苦禅的画中,我们同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0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3页/79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