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天涯名博

有事联系:768676907@qq.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5
  • 总访问量:4366606
  • 开博时间:2005-01-18
  • 博客排名:第270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露台风月

2017-10-17

今日很慢

2017-10-16

mumu0058

2017-10-11

闲情有寄

2017-10-09

银翼保安

2017-10-02

雪声2012

2017-09-26

野苜蓿草

2017-09-24

ty_雪儿551

2017-09-24

意彷徨1

2017-09-23

zghxfc

2017-09-17

我是黑白1

2017-09-13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二详大理

  

 A、大理云山

 

到大理,依旧两年前居过的酒店,一切未曾改变,洱海于眼前荡漾。九重葛正值花期,别有一分望帝托春心的艳丽。完全没有雨的迹象,简直有失而复得的惊喜。

无别事,趴在窗口看云。云是白云,即便阴天,也没有那种天低云重的压迫感。大理阴天的云更飘逸,相互搀着走,一点点地绕,是徜徉,一会儿山巅,一会儿半山腰——也是唱戏渴了,坐下来喝口水的闲适,能把一颗心稳住,是一个人双手抚在另一个人的双肩,道:我懂得你……

大理的云,是非常具备同理心的云。

苍山碧水间开会,内心却焦躁牵挂——5岁的孩子正在丽江跟团游——女性纵然做了母亲,一颗心未曾变宽,反而狭窄起来,满世界都被孩子统领,总也放不下,如坐针毡,寝食难安。是苍山的云安慰了我,望着望着,没了牵绊,把孩子忘记了。倒想起几个人来——最远的是王维,因一次著名事件险些丢掉性命,后来退到山里隐居,写下不朽的《辋川集》。人在忘我无杂念的状态下,才会纯粹。一纯粹,便有了高度。“墟里上孤烟”那组诗,干净,自持,山河也有,温暖也有,自成宇宙,心律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3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出来混了

  

所有的书都被挂在豆瓣示众,有时会去看一下评论。《低眉》06年初版时,看见某些刻薄评论,挺气的,还会影响心情,可能那时没见过世面,对什么都在乎(当然,现在依然没见过什么世面)。今年重版,那些评价还是又挂到新版下面去了,挑了差评又看一遍,一点不气了。不知是一颗心磨钝了无感了,还是真的有所成长。

但愿是后者。

愿听溢美之词,人之弱性。但,人贵在反省,刻薄话甚至有益。倒是朋友间善意的赞美,听起来反而羞惭……

人到中年,下笔格外谨慎。年轻时,下笔伤人,还洋洋自得。刻薄、恶毒谁不会啊。后悔没把《老妖董桥》那篇拿掉——这个年纪,应该向美向善向明亮而去。或许——见多了当面捧人上天背后踩至烂泥的场景。常常,倒宁愿沉默。

靠销量拿版税,读者成了衣食父母。说几句刻薄话,又有什么受不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请移步

  

喧嚣与寡言并存的时代。请移步:

http://weibo.com/u/2812957334?topnav=1#!/p/1005052812957334/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place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4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低眉》再版

  

《低眉》再版海豚出版,俞总/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9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时候的食物

  

 

一、炒粉粑、炒粉圆子

 

每到七月半,会想起小时候吃到的一种东西,至今贪恋。叫做炒粉团子,或者炒粉粑。

把籼米浸软,捞起,沥水,趁未干之际,倒入石臼(俗称地宕)里碾捣。跟石臼配套的一根石捶,有着长长的木柄,双手握紧,抡起来,往石臼米堆里砸下去,一捶,一捶,永无止尽……差不多的时候,拿葫芦瓢把米粉舀到木盆,分批用筛萝筛,顿时,一些细如发丝的粉状物自筛萝微小的孔眼倾斜而下,犹如飞絮落雪,木木樗樗的。米粉的白,永远比面粉高冷纯粹,她白得耀眼,仿佛高处的灵魂,白得孤绝。筛萝上面的囫囵米继续倒入石臼,一遍,一遍,循环往复,直到所有的米粒都成了丝粉,拿手抓一把,尚有余温。

接下来,用大柴把铁锅烧红,米粉倒进去翻炒,什么时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34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四季书》

  

四季书《四季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0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枞阳某杂志

  

既然看见了,那就删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2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豆角记

  

今年夏天气候好,雨水一场接一场——用我妈的话讲,这样的天气,不仅人舒服,也“作兴”南瓜、瓠子、豆角……也是,日子过到小暑了,瓠子和葫芦还在源源不断地上市,并非来自塑料大棚,是近郊农民露天种的。自家一时吃不掉,闲来无事,掼一只竹篮上菜市卖几条,一只只瓠子、葫芦,圆滚滚毛茸茸胖乎乎的,煞是可爱。

我最爱豆角。豆角分青色和红色,一尺多长,抓一把在手,瓷实,绵软,温柔地垂下,恰似童话里大猫的胡须,蕾丝一样美好。折断,清炒,在铁锅里起青烟,翻山蹈海软下来,临起锅,撒几颗蒜粒,白碧相间,格外脱俗。清炒的豆角爽脆,我不大爱吃。

我喜欢炖豆角,跟五花肉一起,油汪汪一盘。吃到后来,把豆角汤浇在饭上,不知多美味。最好的东西都是家常的东西,简单的东西如豆角汤泡饭就是独一味。

早些年,在芜湖,吃过仔鸭炖豆角,仔鸭炖毛豆,至今难忘。

鸭子滋阴清热,酷暑时节,芜湖人爱吃水泡鸭,或红烧,或跟豆角、毛豆一起炖。

清晨的菜场上,一群群鸭子懵懵懂懂起了大早,被无辜地杀掉,各自褪了毛,浸泡在木盆。小贩低着头,克勤克俭地拔着隐在鸭肉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0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奔跑练习

  

  奔跑练习

 

 

从决定跑步的那一刻起,从未有过的光明感油然而生——生命仿佛瞬间开阔,纵然有了方向感,不再陷入迷茫的情绪……当结束一天的琐屑,推开家门,走出去慢跑,宛若追逐一个崭新的梦想,精神上有了依傍,从此有了永恒的寄托,似乎意味着下半辈子都露出了曙色……

 

一、

 

得从自身的负能量说起——一贯囿于痛苦,从未主动迎接过快乐,负面情绪的内在折磨罄竹难书,这在青春期,便被洞察过的,困于面对生活莫测的焦躁不安中束手无策。久而久之,原本经不起锤炼的神经被扯拉得异乎寻常的脆弱,直接的表征为睡眠质量强差人意。

一日日,一月月,一年年,随着年岁的递增,愈演愈烈。个人的睡眠问题,在中国医师那里,通常被诊断为“神经官能症”,无法得到有效医治——他们选择的必杀技,莫非开一张处方。薄薄一张纸片上,布满冗长的英文字母。那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0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6.30

  

球:

下午上班途中,听见第一声蝉鸣,来自法梧树上。快到小暑节气,一天天热起来。蝉的鸣叫,是小动物对于节气的呼应吧。天色银灰,雾霾把阳光挡住了一些。

想着你上午说的:“没有你们就好了,我们小孩就自由了”。我的心情不能平静。无非我没有满足你在平板电脑上打游戏的愿望罢了。小小年纪就要自由,不爱管束。可见,爱玩是人的天性。但,一放假,你不是看电视,就是打游戏。家里许多玩具你几乎无一感兴趣,最多骑一会车子了事,要么,就烦躁地在沙发上跳来蹦去,满头大汗。外面闷热,出去玩,也不现实。

你5岁了,大人有大人的事情,不能无时无刻陪伴你。你应该学会自处、独处。

昨天黄昏,当我问你同学禾禾的外婆,禾禾怎么在家度过。禾禾外婆说,禾禾很少看电视,在家不是画画,就是自己玩过家家什么的。

我感到羞愧,觉得对你的放养政策大错特错。

我没有有效地引导你的兴趣,一味让你玩,导致的结果:不是看电视,就是打游戏。这样最直接的恶果是让你戴上眼镜。

妈妈认为,看电视或打游戏,是最低等的娱乐方式。人要学会独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7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妈妈和球球的成长日记(2014.6.28)

  

球球:

 

妈妈去年拟下的书写计划,在今年的准备过程中,遇到了一些难题,无法克服,暂时搁置下来。主要缘于人生经验不足,不如主动停下来,再慢慢储备,总有动笔的一天,或许5年后,或许10年后,不急的。

妈妈总是这么认为,人只要卸下功利心,安静地生活,思考,慢慢地,自会达到一种圆满。所谓圆满,在我这里,也就是一种精神上的追求吧。比如一年只写10万字,可以经得住时间淘洗的10万字,过几年,拿出来,不感到惭愧的10万字。

在书写这一面,越来越没有了急迫感。一个人的心性与境界决定着他的文字高度。若原本就那么点能量,再急,也无济于事。

妈妈如今只为你成长中遇到的小坡小坎着急上火,因为缺乏经验。比如今天早晨,原本是个快乐的周末,你可以赖床多一会儿,妈妈跟你躺在一块,一边抚摸着柔软无肉的小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给球球

  

球球:

 

妈妈很久没给你写信了。总是杂务扰心,安静不得。主要缘于妈妈身上的负能量太多,不晓得克制情绪……据传,男孩随妈。真是一语中的。

好久以前,你就开始流露出“不喜欢这个世界,不喜欢自己”的情绪。一开始妈妈慌乱失措,顿感愁苦。久而久之,渐趋麻木。

不喜欢就不喜欢吧。没什么大不了,这个世界不过又多了一个不快乐的孩子罢了。妈妈从小也不快乐,总是暗无天日,痛苦,煎熬,纠结……好歹人生已近大半——有痛感的人生更有质地。

就在刚才,把你哄睡,妈妈看一本书的间隙,忽然顿悟——对你的忧郁性格不再纠结。或许,将来,你一如既往不喜欢这个世界,更不愿花费心力去迎合人情世故,那就去一座深山好了,做一个小沙弥,也不失为好归属。每天打扫灰尘、落叶,早晚抄一遍心经……日出日落,不过一瞬。妈妈相信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7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味道

  

 

拜机遇所赐,年内大半时间,我妈应该都居合肥。餐桌上,隔三差五会出现小时候的食物。比如瓠子面汤,糯米大肠,糍粑,山芋圆子……目前,制作炒粉圆子,唯一有难度。

瓠子面汤,在童年,属时令食物,在新麦上市之际才有得打牙祭。新麦与瓠子携手登场,年年如此,从不爽约。是春暮初夏了,妈妈早早做一大锅,等着孩子放学归来。具体做法:将面揉好,擀匀,切成宽面条状,备用。瓠子切丝,菜籽油爆炒,加水,滚开,下宽面,再滚开,熄火。灶膛尚有余温,焖个三五分钟,即成。瓠丝鲜清软嫩,宽面爽滑中不失韧劲,别有嚼劲。风卷残云,两碗下肚,背起书包去村西头等一个叫张满枝的女孩一起上学。

——我们村,俗称“钱家祖”,四家别姓杂居其间:谢、张、高、田。余外,皆姓“钱”。我去等的是“老窑匠”的小女儿,应该比我大几岁。记忆有些模糊,或许去等张满枝的侄女儿张广菊一起上学,也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4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花与吃饭

  

清晨,站在露台晒衣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斑鸠的叫声:四姑姑,姑——!阳光正好,照在所有的花草植物上。一只花盆凭空着,生了一棵小鸡草,毛茸茸的穗子日渐壮硕,似乎用力过猛,随时要垂坠下来,类似一篇小楷写到最后一个“!”,或许悬腕过盛,一竖撑不住,黑墨淌下。晚春就是这样的急性子,有着太多的生命力和表现力。把衣裳挂好,一件件抚平。原地又站了一会儿,用目光爱抚一遍植物——无非一些梅科、葵类。石榴树有了花苞,隐在参差的叶子里,气韵流畅。

初夏是一首永远唱不完的歌。

斑鸠越飞越远了,布谷终于回来,燕子在小区浅涧上空翩翩——四季的巉递,节气的秩序,一直由先知的鸟类统领,花草植物们只愿默默回应,不着一言,却风情万千。五月的蔷薇开到鼎盛,千楼万厦间歇脚的繁华,怎样的赞美,也不为过。小区里,有一家得了好品种,从五楼阳台披挂而下,雍容,繁复,千朵万朵压枝低,复瓣浅粉,幽寂在薄暮里熠熠生辉。复瓣蔷薇的这种美,闪电般摄人心魄。回回经过,不免仰望。其次是月季,大多种在楼畔空地,白色的,总归洁净,有不允触碰的神圣。黄色的,艳得不谙世事,接近于无邪。浅粉正得宠溺,或许有一场细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不去的故乡

  

在菜场,看见茄子秧、辣椒秧、西红柿秧、南瓜秧、瓠子秧……就走不动路。这些秧子们一把一把捆扎在一起,透出跳动的绿意,泛出毛茸茸的白,宛如冬夜的一层霜。所有的菜都买好了,我还是选择再光顾一遍那些菜秧子们的摊位。六毛钱一棵秧子,我又厚脸皮问了一遍,不过是想多停留一下,恨不得伸手摸摸。也许被卖菜秧子的人鄙视了吧,转了两趟都没有掏钱的意思。实则,并非买不起,是买回去没地方栽种。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想回到乡下老家。今年清明回去一趟以后,连梦境都变得缤纷——河流蜿蜒、花香缤纷、群山围绕。梦里正经历着的事好像不再那么焦虑压抑——短暂的老家两日,应该把我滋养了一下,内心里很多东西翻涌,充盈。这么多年漂在城市,内心深处一点都没适应城市的节奏。舒心,自然谈不上。

一直有回老家居住的念头,即便做一只井底之蛙——纵使身处方寸之地,也一样眺望无尽的遥远。这或许是心心念念回去的着力点。

二十多年前的此季,我会跟我妈妈一起去菜园,栽一畦辣椒,一畦茄子。黄豆也早已点下了——田间地头,凡有空隙处,都可长豆子。南瓜、瓠子一般都栽在田埂上,最好有缓坡仰仗的田埂,以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6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3页/79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