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天涯名博

有事联系:768676907@qq.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5
  • 总访问量:4366668
  • 开博时间:2005-01-18
  • 博客排名:第270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露台风月

2017-10-17

今日很慢

2017-10-16

mumu0058

2017-10-11

闲情有寄

2017-10-09

银翼保安

2017-10-02

雪声2012

2017-09-26

野苜蓿草

2017-09-24

ty_雪儿551

2017-09-24

意彷徨1

2017-09-23

zghxfc

2017-09-17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此生如借

  

 (按:在我微博留言的空蝉-微:这些东西都贴在微博里了,为什么还要我更新博客呢?博客时代过去了,没人看了呀。)

 

 

我是2004年秋天来合肥的。一直没有离开过,在这里成家,生孩子,算是定居下来了。

可是,于精神层面,从未收起过离开的步伐——试图一次次远离它,觉得可以走得更远。是的,作为个体的小我,一年年在合肥过着庸常的日子,平淡无奇,但,精神上,我总是不厌其烦一遍遍幻想着离开它时的大致步骤,越快越好。肉体的我已经穷尽了这座城市,它不能再盛下精神上的我。我有自己的版图,平庸琐碎是对我的极大戳害。内心里的我,一年年地成长,壮大,可现实里的许多小烦恼总是不断地啃噬着我,如大片虫螨,在不经意的领空蚕食,简直让我的精神世界豁了边,起了毛打起卷儿,一眼望去,不再整饰,让精神上的我躺上去日夜不适。

小我纵然无法改变环境,更是适应不了环境,也只有以幻想着逃离来作一次次缓冲。意味着我的船帆时刻涨满,为的是等合适的风向,起锚远航——我的眼前被大海的开阔充满,梦想总在远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0 | 浏览:11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木心的底气与灵气

  

 

 

     把两厚本《文学回忆录》又翻出来读一遍,许多震动,有些地方禁不住拿红笔画一道道杠子。大半是午后,把孩子哄睡,长吁一口气,回到自己卧室,躺在那里慢慢翻。看着看着,就挺难过的,觉得他这个人简直把一辈子都献给了文艺……眼看上班时间到,把书页折起,急惶惶骑车,赶在路上也是茫茫的,身边尽是光秃秃的树,寒风尽找人的脸抽,木木的痛,却还不了手。

  为什么难过?说不清,淡淡的雾霭一样弥漫开头,不为天上的云,也不为远方的烟,就是难过,好像木心是我家远房的一个亲戚—觉得自己特别能懂得他。

  他说自己有一段时间,特地把教员的职辞了,简单挑了一点家什上了莫干山,干什么?去读书,去吃苦……到这里,仿佛更加懂得他的心意了,所以难过。

  木心往那里一站,就有一种气质,仿佛从过去时代直接穿越过来的,民国气息特别浓厚的一个人。叶嘉莹先生也有这种气质,钱钟书身上也有,再有就是陈梦家……同样生在民国,鲁迅却永远是个刺头的形象,因为他热烈。我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21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活不过一碗汤

  

 

家里有一只砂煲,有些年了,米色,上面描了一棵兰。没事时,它就静静蹲在厨房一角,每次看见它,心里都很安恬。

冬天是砂煲比较忙的时节,几乎每天不歇。

孩子特别爱喝汤,多是荤的。砂煲排上用场了。一根小排沸完水,一块块搛到砂煲里,加半根铁棍山药,姜片若干,洒一两滴香醋,大约三碗水的样子,大火顶开,改小火慢慢炖……一两个时辰后,基本上成了。小孩放学回来,喝得头也不抬。铁棍贵,偶尔改成淮山,小人家能吃出来:今天山药不好吃嘛。一年年冬天,就跟铁棍干上了,每年都买河南人用大卡车拖来的铁棍,从最初的8元一斤买到如今的13元一斤。

有时会炖鸽子汤。俗话讲:一只鸽子七只鸡。就信了。买回脱酸两小时后,沸水,剁成几块,略微在铁锅里爆炒几下,这边砂煲里的水也滚了,把鸽子投进去,放姜片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30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何以解忧

  

总是雨水,一直泥泞。花了几天时间表达的,叙述到4000多字时,依然没能找到精准的路径。删掉,舍不得,还是放下了。

书写总是令人不断的灰心。

每当这个时候,是人特别不自信的时候。

想起一个朋友的话:女人生了孩子以后,智商会变低。朋友还强调,这个论断并非来自他自己,而是科学家得出的。

每次深感失望之际,这位朋友的话就会猴子一样跳出来,适当地暗示一下。

今天时雨时阴时雷,买菜不便。

人得吃饭。

于是到处翻找。找到一包扁豆干,泡起来。把肉解冻,瞥了眼正泡发着的扁豆干,似乎份量不足以应付午餐、晚餐,迅速抓一把笋干泡起来。时间来不及了,把笋干直接放到锅里加水略煮几分钟,一样发开。

中午的菜是红烧扁豆干、笋干,外带一碗青菜汤,另给小孩加一碟清蒸河虾。

这两味干货,是我的最爱,没想到放在一起红烧出来,有意料不到的好味道。

这种经过太阳发酵的香无可比拟,苦于一直不能找到准确路径去形容它们。一碗饭在手,慢慢把它们夹起来递到嘴里,一点点咂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9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饮食之馀

  

冬天,喜欢做荠菜汤。冬荠优良于春荠,因为寒冷,荠菜全身被冻成褐灰色,吃在嘴里,散发着真正的乡野之气。野菜口感较柴,做汤时需要重油配,筒子骨汤最好不过,荠菜下进去,略微滚一滚,就可上桌。夹几根,清清碧碧的,荠菜的香味无法比拟,它让味蕾瞬间开出花来。

然而,荠菜这个东西也不能一次性吃多了,不然,闹心。一次也就买回三四两。是周末的早晨,早餐吃罢,骑车带孩子去大菜市,买点荤,再买点素。徘徊在一个个小摊前:一为叫他认识来自乡野的蔬菜,二为陶冶他的情操。尤其后者,人身上应该有一些植物性,而不是整天把自己浸在电玩游戏里。每当周末这个黄金时间段,别的孩子不是赶往学英语的路上,就是端坐在舞蹈绘画钢琴的教室里。我们家什么也没学,最多带他逛逛菜市场。采购完毕,再骑着车一路呼啸着回家,快乐无比。

生活中许多意想不到的乐趣,大抵来自亲爱的菜市,菜市简直是一个精神疗养所。孩子也说,我就喜欢去大菜市玩,那些看不够的鱼虾老鳖,有时候还可遇见野鸭、野兔,他兴奋异常,看了又看。菜市里什么都有,简直是万花筒,巷子里有鲜花,有金鱼,有热带鱼,有糖炒栗子,偶尔也有卖唱的,有人卖新疆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24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舌尖上的芜湖

  

 

前几天送父母回芜。在我家小区街头买盐水鸭,无意间回头,一眼看见“渣(米字旁)肉蒸饭”的店招,忽然感觉很饿很饿,拖家带口飞奔而去——虽才上午十点半,再吃一顿早餐又何妨?一家三口埋首三碗,辛苦得一粒不剩。爸爸看我们吃得欢实,爱心大发,又另买了一些让我们带回。

一碗饭吃罢,实在不舍,一把将店家蒸笼揭开,嚯!全是热气腾腾的烧麦,又拿了一只吃起来。

芜湖的烧麦又怎样的好吃呢?薄面皮裹着的糯米饭入嘴,干,韧,劲道,伴了酱油,黑黝黝的,每一颗饭粒油光闪闪,里面夹肉丁、香菇丁,三口并两口吞下去。还不解谗,打包10个带回合肥。

回到合肥的晚餐吃的是面条。一家三口梳洗完毕,顺便把脚也泡了,忽然都饿起来——是心饿,并非肚子饿,于是打起冰箱里那份渣肉蒸饭的主意——索性都吃了吧,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30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境界到了,人就到了

  

那年冬天,第一次听奎亚斯拉琴的时候,以为他是个盲人,是《贝多芬第三大提琴奏鸣曲》第三乐章。可听过一个人的琴声带有霜意?那是什么样的境界呢。跟他合作的是日本音乐人野平一郎,他弹钢琴还要别人翻谱——对于不背谱的音乐家,总是有点不佩服,对比奎亚斯全程闭着眼睛拉,野平一郎显得太平常了。

之后一直留意奎亚斯的讯息,后来知道,他并不是个盲人。在网上搜到一个关于他的访谈,很长很长。我不懂英语,但还是喜欢装着很懂的样子,把那个视频一次次打开。这一回的奎亚斯,穿格子衬衫,胡渣青色印迹尽现两腮,仿佛触手可感,性感无匹。他一会儿拉琴,一会儿侃侃而谈,滔滔不绝的,像他手指间流出的琴音,特别令人着迷。我喜欢从事音乐的人口若悬河,他们是精灵,捕捉音符快于语言,但无论他说多快的话,都赶不上他的琴音,最终汇成无限的流淌。日后,但凡拉贝多芬的时候,就该闭起双眼,一颗心顿时安宁,跟着贝多芬一起流浪。反而,我不喜欢从事书写的人,有一个好口才,他应该选择沉默黯哑的生活,避免于人前吐珠咳玉,让自己的文字光芒四射,便够了。

说起贝多芬,总是要把身体端正了,仿佛遇见一个年高德劭的长辈,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22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命运何为

  

 

蒋晓芸吧,有一天接受采访,当谈到张爱玲的时候,忽然诽腹起来:……被父亲打,关禁闭,许多年过去了,又有什么忘不掉的呢,还要写出来,就不能想想父亲的好?(大意如此)。看到这里,默默替张爱玲感到委屈。猜想蒋大姐可能生来就是受宠的,被父亲视为掌上明珠捧在手心里呵护着长大的——她如何明了一个女孩在得到来自最亲的人的伤害的痛楚酸辛。

这种情绪一直伴随终身,无法忘却。这种不设防的伤害好比一根绳索,一直在精神上捆绑着,让人在日后的处事中都显得畏缩不前。

比如萧红。当离开萧军,迅速跟端木走到一起,连胡风也看不下去,作为朋友,不免替她着急,质问一句:你怎么就不能自己一个人生活呢?

这是作为朋友的恨铁不成钢的肺腑之言。可是,胡风又能理解萧红多少呢?作为一名女性,我倒能体恤她些: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28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一可比你

  

 

 

冬天几乎一夜之间来到的。

秋天的白衬衫刚穿过几回,一直挂在衣橱里,想着大约尚可再穿上几日的,然而,一夜北风气温骤降,若想再上一回身,实在是不能了,直接过渡到羊毛衫与薄袄。每一个冬天的到来,都让人猝不及防。窗外大风呼啸,屋里人匆忙收起薄衫单衣。

臃肿的冬衣一件件被翻出,陈年的樟脑香充满整个房间。一直不喜欢这个味道,乍闻之下,即刻显出日子的寡淡无奇,不过在樟脑的药味里,又活过了毫无建树的一年,拖沓,冗长,平庸,琐碎……

四季默然转换,仿佛一种提醒。寒冬来临,一年将残——哪一年不如此仓惶?仿佛京戏里密集的鼓点,一声追一声,敲着敲着,便也哀荣一世,急弦凋年的布景早已搭好,观众起立,掌声里主演谢幕翩翩,你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6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冬天来了

  

最近,跟人说的口头禅是:我们版面压缩得厉害,你的大作还要多等等才能出来之类的话。别人也常这么对我讲。惶惶有丧家犬之感。是的,纸媒的冬天真的来了。每家日子都不大好过……

早已想过。如果失业,一定要开一家小吃店,专卖芜湖小吃。合肥这个地方妄当了省会的名,什么好吃的都没。

首先我要采买一口木质大蒸笼,圆筒型的,一次可蒸上二三十斤糯米饭,这是必须有的;还要买回许多微型的竹制小蒸屉。这些都是做炸肉蒸饭的必须品。其次磨豆浆,煮稀饭,搞各色小菜。

小凳子小桌子一字排开——每一个清新的早晨,人们络绎不绝,依次坐在我的小店里,吃一屉炸肉蒸饭,没饱的,再喝一碗粥,不爱粥的,就喝豆浆。豆腐脑肯定也有。

做到一定的时候,继续拓展。比如小笼汤包,炒面,炒面皮,都是值得吃的。

如果身体吃得消,晚上也不关门,继续营业。夜里吃什么?老鸭汤泡锅巴。深冬的夜,每个人裹着一团寒气来到我的小店,把手搓搓,尚未坐定,我就端出了一碗热腾腾的老鸭汤,锅巴自取。是糯米锅巴,略在汤里浸一浸,入嘴,酥脆无形。

还有酒酿桂花元宵——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17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绝响

  

——关于徳九

 

每到雨天,总是喜欢听徳九。听过多个版本,小泽征尔、卡拉扬等——最后保留的还是阿巴多与柏林爱乐的这个2002年的版本。一直信赖这个老头,于他有天然的亲近,放心。阿巴多身上散发一种无言的光辉,仁厚,慈爱,温和,应有尽有。

徳九到第二乐章时,当英国黑管袅袅而起,灿烂辽阔,忧伤婉转,直叫人默默流下眼泪……有一种思乡,特别悠扬,慢慢地回旋,风烟俱净,可以望见浩瀚星空。人在自然宇宙面前,一点不孤单。

每到第二乐章,就会想起童年的夏夜,我们躺在竹塌上在院子里乘凉,四周漆黑,但只要望天上看,一切都明亮起来——童年视野里的星星大而亮,夜空浩无边界,一个孩子最爱做的事情就是数星星,怎么数也数不过来,心事迷茫,恍惚中,也就睡过去……等到夜深,一次次在梦里被大人抱回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5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可食的

  

 

每到秋天,把孩子哄睡,或许困极了,偶尔也能睡过去,难免被噪音惊醒,呆呆望向窗外,总是心生惆怅,无以排遣……这时候,喜欢做一件枯燥的事情,剥青豆。青豆不同于夏季的毛豆,秋天独有。喜欢剥它们,面前一堆,坐在矮凳上,低头,一粒粒圆滚滚胖乎乎的豆子从手指间滑落,要不了一会功夫,满满一碗,低头闻一闻,一种植物的香气袅绕……惆怅未减,继续剥,剥着剥着,或许慢慢缓和过来,也契合了海子的诗——双手劳动/慰藉心灵。

把这些青豆一份份扎好,冷藏于冰箱。要吃,拿一份,放油锅爆炒,加水烀,肉末剁好,豆子快熟时,搅合进去。鲜美无匹,尤其豆汤,值得喝,粉粉糯糯,泡饭最佳,菜都省略了。

每一个深秋,都喜欢做这道菜,有时略加一点豆腐,端上桌叫“子母相会”。有时什么也不放,连肉末也省了,只一碗清汤绿豆,嚼在嘴里,有肥美之感,除了青豆,吴山贡鹅也有肥美的质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24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放下

  

——关于柴一

 

一直爱听两个版本的柴一。在家里电脑前工作,喜欢听基辛、卡拉扬版本。那是基辛18岁时的版本。梦幻一样的年龄,被卡拉扬呵护着,一路引领……一个18岁的少年所散发出的稚嫩,非常具备震慑人的力量,一如初来人世,对世间一切都怯生生的,步子不敢迈大,生怕做错了什么,有一些拘谨和紧张,甚至不知所措……就是这些,让人看在眼里,有了怜惜,冲动地想着上前去扶他一下。

怎能扶得了呢?

就什么也不干,放满屏,专为看基辛偶尔望向卡拉扬一脸的纯洁无辜——我特别心疼。18岁的基辛顶着一头毛茸茸的乱发,在神父一样子威严的卡拉扬的指挥下,孜孜不倦地弹奏老柴。

老柴的深邃是一个18岁的少年驾驭不了的——但我喜欢听他弹,独独为了那份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4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茶溪,茶溪

  

 

做了半夜的梦,疲乏至极。场景无非又回到老家——在河边洗衣,洗完起身,举目四望,发现不远处水面上蓬勃着一大丛菱角菜。喜出望外,跑去拽,坐在地上,一边掐叶,一边想着尽量多搞一点,回合肥冷藏在冰箱里。菱角菜太过茂盛,纠缠不清,拽的时候特别费力……醒来很累很累。

午夜梦回,大睁双眼,不免感伤——在城里居了30多年,灵魂依然在乡下。梦境里,一望无际的稻田,青黄相间。田埂上荒草没路,是深秋之景,季节在寒露与霜降之间,圩埂上大片野菊,慢慢开了,谢了……梦境里一人也无,只有自己,不孤单。

不过是因为——去了一趟九华山。青阳县与老家隔江相望,风俗、方言差不多。清晨去酒店早餐,面对满目西餐、各色点心、炒菜,无动于衷,独独看上老家也有的一种宽米面。略加几棵青菜几片蘑菇,现煮来吃了,还是小时候的那个味道,最重要,加皖南特有的水辣椒,鲜香,微辣,提味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停下就是故乡

  

多年前,站在枞阳县老庄中学的山坡上,就能望见九华山。清晨的九华山光芒四射,让一个少年充满向往。那时,我去过最远的地方横埠镇,不过是看一场电影《少林寺》。

整整30年过去,第一次去九华山。虽有感概,但处在这样的年龄,人世的风雨将整颗心一把兜住,只能习惯沉默。

站在天台,终于跟自然对接上,风把白云送了一程又一程,天蓝得跟梦一样。深秋的风有些寒凉,深秋的风像一把把镰刀,顺路把沿途的晚稻一棵棵割下,稻谷晒在路边,抓一把稻草闻闻,还是童年的那个味道,植物的香气一直迷人,再被深秋的风一抚摸,更加渺然,无以表达,唯愿于稻草堆上长睡不醒……

是个处处认故乡的人。蓝天白云,青山绿水,在当下的中国已是稀有,若在一地遇见,我必心存感念,妄想留下居一阵。九华山间的云是女性的云,特别体恤人,是织锦的缎子,乳白色,一路铺到天边,我们走到哪,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33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3页/79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