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天涯名博

有事联系:768676907@qq.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4366793
  • 开博时间:2005-01-18
  • 博客排名:第270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今日很慢

2017-10-20

露台风月

2017-10-17

mumu0058

2017-10-11

闲情有寄

2017-10-09

银翼保安

2017-10-02

雪声2012

2017-09-26

野苜蓿草

2017-09-24

ty_雪儿551

2017-09-24

意彷徨1

2017-09-23

zghxfc

2017-09-17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萝卜颂

喜欢吃萝卜,可能是童年养成的饮食习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尚无反季节蔬菜的概念,每到入秋,一日三餐,只有萝卜、白菜。记忆里,两样皆好,吃进嘴里,确乎甜丝丝的。烀一锅萝卜,炒一盆白菜,煮上半锅米饭。黄橙橙的锅巴铲出来,浇上萝卜汤,焦脆爽口,汁液淋漓,不晓得有多好吃。

自从“大棚蔬菜”介入人类生活以来,虽说一年四季都有得萝卜吃,但真正的,也只能等到霜降以后,萝卜才会迎来它一生中最好的华年,无论炖汤,还是红烧,搛一块放舌上,刹那间化为无形,必是鲜美无渣,味道才最服帖。

在超市买回五六个萝卜,准备红烧,一个个切开,半数以上糠心,萝卜芯四周遍布棉絮状空囊,捏起来软塌松垮,这样子的萝卜基本上废了。糠心萝卜,大多是化肥催得过猛生长过快之故。

萝卜数水脆脆的为佳。若早起去大菜市,或可碰见郊区老人拎来自家种的萝卜。因量少,略微起迟点,就被卖完了。萝卜缨子跟萝卜连在一起,一望便知,农家肥种出来的。蹲下,价格也不要打听,只默默挑六七个放边上,老人意会,拿出小弯刀,萝卜缨子逐一削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6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喝粥

近年,晚餐一直热衷于喝粥。人体整个消化系统逐渐慢下来,慢下来……偶尔,晚餐荤腥果腹,第二天早晨尚有饱胀感。

倏忽到了深秋,山芋当仁不让成了当季粥的最佳拍挡。

有一种产自“大圩”的黄心山芋,不晓得有多甜。这个品种的山芋改变了我一直不爱甜食的习惯。

把米淘好,削一根山芋搭进去,一起焖熟。稍许,粥盛出来,白黄相间,端到桌上热气腾腾,芋香袅袅。夹一筷头山芋,入嘴细腻,无筋,越吃越甜,简直是齁甜了,也非巧克力傲慢的甜,而是甜得老实,似深秋的雾弥漫每一个味蕾角落,是漫山遍野一望无垠的甜,一口口吞进胃里,舒适,服帖。

每每粥罢,太阳已然落山,带着微微的汗意户外疾步,分外慰藉。

“大圩”地处合肥西南郊,那里不仅山芋品质好,蔬菜、瓜果也同样优于别地,可能是土壤的原因——尤其深秋的青菜,入锅即烂,入嘴,总有一丝丝鲜甜。

除了山芋粥,间或煮些杂粮粥。事先把红豆、黑米(二者材质坚韧,不易煮烂)泡上,再把梗米、糯米、小米按需淘净,加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5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鸭说

秋天深了,除了螃蟹可食外,大青豆也成熟了。

青豆剥出来,一粒粒圆硕饱满,在风味上要比毛豆更胜一筹,饱含的植物蛋白也多些。或者与木耳、红椒丝同炒,或者与豆腐一起做一道“母子相会”,或者做毛圆汤……最适宜的,还是跟鸭子搭档红烧。

合肥周围少水系,每到秋天,干燥异常。十年前的秋天刚来合肥,被秋风吹过几日后,浑身起皮屑。这样的起皮现象持续在每一个秋天,这在芜湖是没有的。芜湖地处江南,青弋江穿城而过,又毗邻长江,水气充沛,四季都滋润。到了合肥,每到秋天,格外燥热。清晨起来,喉咙干且痛,一直克服不了。

不晓得什么原因,一家三口内火皆重。这些年,我们刻意避吃老母鸡,专食鸭,一年年,从夏吃到秋。

刚从农展会上买回两只清洗好的麻鸭,上海某家公司出品。今早打开包装解冻时,不经意发现外包装上注明,这只鸭子来自——芜湖南陵。这么着,连整个早晨都变得格外可亲起来。

家里珍藏一只厉斧,专门用来斩剁鸭子。

把这只南陵鸭三五下剁毕,焯水,加大量料酒祛腥。捞出,洗净鸭肉上面的浮沫,倒入高压锅,加姜片,灌适量水。最后一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6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蕹菜及其它

每逢节假日,格外醒得早些。一骨碌爬起,洗漱完毕,喝半杯白水,悄悄出门,骑车去往很远的早市……

每一座城市都有面积广大的城郊接合部,总有一些老人们闲不住,他们精于寻找尚未起高楼的空地垦荒,种一些时令蔬菜。自家吃不掉,就拿到早市上卖。

赶早市,就为了能买到他们的土菜。

蕹菜是我们家整个夏天餐桌上叶类菜的主打菜,年年如此,几乎天天吃,不厌。我们吃的蕹菜大部分是老人露天种的土蕹菜,叶子深碧,每一棵都矮墩墩的,掐在手里,流淌许多汁液,嫩叶可食,滑腻腻的口感。

蕹菜有讲究,不能动刀切,刀切的口感必差些,须拿手掐碎。许多蔬菜跟铁制的菜刀犯冲,比如手撕平包菜,就比刀切出的口感好;我们凉拌紫甘蓝时,每次必手撕,刀切出来的就是不好吃。

一把蕹菜买回来,一棵一棵的,把杆子捏扁,再掐碎至两三厘米长的样子,洗净。这边把锅烧热,素油适量,三四瓣老蒜拍扁,丢进锅,白胖的蒜瓣一霎时变为金黄,蕹菜入锅,“刺啦”一声脆响,锅铲任意翻炒几下,盐略微重一点。蕹菜跟老鸭汤一样,味重,更提鲜。炒蕹菜时,不怕上火的话,佐点红椒丝,鲜红衬深碧,格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5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事此静坐

 

盛夏的时候,在网上看一个中医讲,大暑之际,宜于吃羊肉。于是跑到超市,买了一包产自澳大利亚的冷冻羊排。

这羊排真是漂亮——肉质紧致光滑,百分之九十都是瘦肉。沸了水,沥干。素油在锅里起青烟时,加姜片,几瓣八角,一丁点桂皮,略微翻炒几下,倒入羊排,爆炒至香,加老抽上色后,再放适量的水,猛火攻开,整锅一股脑地倒入砂罐,一根胡萝卜滚刀切小块,一齐丢进汤里,小火慢慢煨……那是个星期天,羊肉特有的鲜膻味飘满了家里每一个角落。

煨了两个多小时,也到了吃饭的点,汤汁差不多收掉了。羊排飘香地上桌,一人一碗白米饭。那种特有的鲜香把人的味蕾刺激得瞬间迷狂起来——唾液在舌上打转转,赶忙搛一块羊排放嘴里,真有嚼头,越嚼越香。这种香好有底蕴,把骨排吐出,剩下的肉块,被牙齿越撕咬,越能激发出它的香味。可惜孩子吃不动,估计再煨个一小时,才会彻底酥烂。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9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君家在何处

入夏以来,想去乡下看看。

稻秧在水田里,大概长得蓬勃了,一棵棵,犹如王羲之的字,移用包世臣的评语,乃“老翁携带幼孙,顾盼有情,痛痒相关”……还真是,乡下一直与我的精神痛痒相关。

一次次在脑子里虚拟地勾画着少年时代的乡下样子:此刻的远山想必也是秧青色,极目远眺,就能望见地平线,一片白雾茫茫,眼界里,处处苍松翠柏的气象,余下的,都是开阔,清朗。

一个星期天,终于开车出了门,没有事先规划好的目的地,只要一直往西开,总会见到水田的。哪知刚出合肥境,车子便一头撞到隔离拦上,无坚不摧的钢筋水泥墩霎时把左前轮开了几道口子,不得不在急速的车流里换胎。来去不明的各路车辆速度奇快,车轮碾过水泥路面发出的噪音惊悚刺耳。这是有车以来的第一次事故,接下来程序繁琐,换好备胎,电话保险公司,把车开去4S店维修,最后回到家中,一天迫近尾声。

仍然不死心,又等到另一个珍贵的星期日。这次我们往东开,大约四五十公里后,终于来到一处叫做“拐塘”的乡下。

房前屋后都是菜园,韭菜、生菜、豆角、苋菜之类,数蕹菜长势最旺,早黄豆也饱满了,半畦西红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9 | 浏览:10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雪花藕、丝瓜及其他

六月还算是初夏吧,雪花藕上市了。第一次在菜市遇到,眼前一亮,瘦滚滚的,外皮微黄,大多处在婴儿期的植物们,其皮肤都呈现微黄色,未历多少风雨,尽是一派粉嫩嫩的鲜新。

挑一两节雪花藕回家,把外皮刨了,显出嫩纷纷的白肉,切薄片,堆在碟子里,其状其色,颇似雪花,这大约就是雪花藕的由来吧。到深秋,藕节真正成熟,既肥且壮,褪去了婴儿白,就不能再称之为雪花藕了。

初夏的雪花藕,在于它的脆而嫩。炒藕片,需用重火炝,把铁锅烧得起青烟,倒素油。炝的过程,稍许激两遍冷水,口感更脆,临起锅,洒几滴白醋,香醋会破坏藕片的色泽,看起来不清爽。

把这道菜端上桌,让孩子夹一片尝尝,他叽里呱啦大嚼一番。我追问:这位客官,味道怎样啊?给打个分吧。客官表情恬淡:没有爷爷炒的好吃。然后再补一刀:你的藕片跟爷爷的藕片之间还差44节电池。客官曾经非常喜欢吃我同事包的饺子,一回回,我学着同事传授的技巧,买各种荤素食材,拌饺子馅,吃到他嘴里,给出的评价,一律差四节电池、两节电池的距离不等,一直没有追平同事过。

追求本味嘛,无论藕片还是饺子馅,我唯一没有跟他们亦步亦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7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离别

离别

——关于肖邦和舒曼

 

五月一直是我喜欢的月份,木槿,丁香,石榴,都开了,还有最喜欢的栀子花也开着……

每年栀子花开的时候,总是不停地下雨,就喜欢一个人静下来听听肖邦,是热血渐渐冷却,洁白的手指抚过琴键,成片的麦田在风中变得金黄,隔着千山万水闻到了泥土的香气,来自遥远的不可触及的梦境,夏雨初下,人们披着雨衣弓身在地里插山芋苗,是一切的所有的永不再来的过往。过往是永不相见,是永远失去,适合缅怀,在肖邦的琴声里缅怀。

雨水不绝,也让人忧伤,像肖邦的《离别》那么忧伤。忧伤并非颓唐的情绪,而是一种静静的力,无时无刻不在拉扯着你,托举着你,而你,也正默默前行,像一根琴弦永远不会断,更像生活本身,它永远不会完。

生活需要我们一直过下去,无论喜乐哀愁。

肖邦的音符里有哀愁,它适合一个人默默品尝。哀愁同样滋养、净化、提升我们的灵魂。

雨声中,一个人坐在窗前,屋里除了弥漫着栀子花的香味,还飘荡着肖邦。窗台上摆满了栀子花。找出家里所有的玻璃杯,酒杯,花瓶,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7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说鸡

买回毛豆米和豆腐,准备烧一道“子母相会”的菜。球球外公幽幽来一句:毛豆米适合跟鸡腿一起烧。我说:外面的鸡生长期三四十天,都是激素催的,不能吃。再看老人家脸色,似乎不高兴。

怎么办呢?忽然想起,冰箱里急冻着一只走地老母鸡(同事妈妈馈赠)。

把鸡取出,拿一只厉斧,三下五除二,砍下大半边。再斩成一小块一小块。那动静,真是惊天动地。洗净,沸水,爆炒,倒入砂罐,慢慢煨。两小时后,肉烂,这边将毛豆米爆炒,加点水烀几分钟,再把鸡块捞出,跟毛豆米同烧,砂罐里恰好剩两碗鸡汤,老人、孩子,一人一碗,省掉另做汤的麻烦。

临时做成的这一盘老母鸡烧毛豆米,味道出奇的好,一老一小表示欢迎,辛苦没白费。

以前,但凡得到一只老母鸡,一律炖汤。说真的,汤被喝掉,鸡肉真不大好吃,加上老鸡上火,除非冬季,一般不大做来吃。

这只土鸡,也辛苦。曾被我们带去芜湖,球球外公说他一个人吃不了,又把它拎回合肥。来回辗转,直至遇到毛豆米。

平素,我们家几乎不吃鸡,对市场里出售的那些鸡总是不信赖,除非真正有乡下户口的鸡。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5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夏之味

       立夏以后,蚕豆、豌豆成熟上市。看着菜市里胖墩墩的蚕豆,想起小时候,把它们剥出米,用缝衣针引一根长线,一粒粒串起,沉甸甸一大串,粗壮壮的,放饭锅上蒸,锅巴香了,蚕豆取出来,稍微凉一凉,套在脖子上,傻乎乎地一粒一粒拽着吃,以上颚抵住下颚,轻压,蚕豆酥碎一片,粉面粉面的,有淡淡甜味,丝丝缕缕,余韵袅袅……那一个个逝去的初夏,以及初夏里吃到的蚕豆项链,一直留在记忆深处,时光荏苒,慢慢发酵,想起来,舌尖上都淌着甜蜜。

如今,在菜市,随便抓起一把蚕豆,闻闻,总是挥之不去的水臊味,顿时失去了吃它的信心。频繁去菜市,每次不死心,抓一把闻闻,依旧水臊味,悻悻然,似乎一只猫把快到手的一条鱼搞丢了。

豌豆买过一次,可能是从大海南长途跋涉来的,把它们与肉沫一同清炒了,上桌,无人问津,仿佛旧戏子破了嗓,于心不甘,偏跑出来亮相,未免凄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8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膳

每年春上,为了保持与万物的联系,我们家都会吃些荠菜、马兰头、蒿子等野味。

有一天黄昏,一时兴起,领着孩子在小区里挖了满满一篮蒲公英。回家,天已擦黑。我们坐在灯下,一棵一棵地拣择……锅烧热,入油,将葱、姜、蒜粒炸香,待油锅冷,倒入洗净的蒲公英,略拌,淋香醋、麻油,略微洒一点点盐提味。喷喷香地上桌,入嘴,苦且柴,颇失望。

——清明之后的蒲公英没有苦菊那么嫩脆爽口了。

是晚了。吃野菜要踩准节令的步伐,不可早,也不能晚——许多野菜要赶在清明前食用,才最美味。余下的蒲公英,全部倒掉了,真可惜。

城里,马兰头不大常见,除非洼地处。合肥这个地方少水系湿地,也懒得寻找。居家后面倒有一条窄河,河里生长着密密实实的野草,老家称作“薇秧子”的,猪尤喜食。绿黝黝的一片一片又一片,每天上下班经过,忍不住歪着头,对着那一大片绿黝黝的薇秧子看了又看。总想趁个周末,带孩子去捞一点上岸,铺在地上,滑溜溜的,绿褐色的叶子对生,揉搓中有脆响。夏天的时候,鱼咬薇秧子发出的簌脆之音,与我们在餐桌上咀嚼苦菊的声音相若,统统是匹咻之声。就是这种声音,可以把人的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6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糖醋菜

 

今天午餐后,把小孩哄睡,悄悄爬起来,把厨房门关紧,炸带鱼。全家爱吃这种鱼,以往嫌麻烦,直接去菜市买回炸好的成品。终归不卫生,得自己做。

带鱼五六条,洗净,切断,加点薄盐,收水;再抓一把藤椒粒投进去,去腥。若不嫌烦,可切点姜丝,再略略倒点儿黄酒,拌均,码在一个大瓷钵里,大抵腌上一天,再把藤椒粒、姜丝捡出,带鱼摊开晾干,入油锅炸,至焦黄色,就可了。待冷却下来,一份一份装入食品袋,入冰箱急冻,随吃随取。

只要有了这个带鱼作为主菜,随便配个叶类素菜,再做个汤,这一天里的这一顿就吃得太平了。最关键——节省时间。

——可惜的是,省下来的时间,也没见写什么鸿篇大著出来,一样无所建树,所有的日子都瞎忙掉了,逐渐就要到唱叶芝《当你老了》的年纪。

孩子喜欢糖醋带鱼。每次就做这个味。冰箱里拿一份出来,略略在烧红的锅里倒点油,入姜丝、葱段炝煸出香味,下带鱼段,依次老抽、醋、冰糖,略略拌几下,加冷水,大火滚开,改小火慢慢焖,大约十五分钟,便可起锅装盘。

我一吃鱼就上火,满口牙根都疼,所以呢,每次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5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芜湖的食物

  

十几年前,在芜湖,每当桃花凋谢之时,就是刀鱼上市之际,也是仲春了。

那时,我在一家小报馆供职,做编辑之余,兼出纳的差事。后来,国家突然出台一项“不许随便办报”的整改令。不得已,报馆解散,把珍贵的刊号卖给了合肥一家行业报。于收尾阶段,留守三人,总编、会计,和我。有一天中午,我们仨去街头小饭馆用餐,点了一盘刀鱼。先入油锅炸透,然后醋溜……甫一入嘴,总编、会计和我纷纷赞不绝口,话头尚未聊开,一盘转眼见了底。既然如此好吃,何不再要一份?又点了一盘,我们仨饕餮一空。

后来,我再也没有吃到那么美味的刀鱼。

如今,又是仲春,忽然想起这道菜。现在的芜湖怕也不见刀鱼的影子了。

那些年的仲春,我频频穿梭芜湖菜场,常见有人拎着刀鱼卖。称上五六条,卖主用草绳自鱼嘴穿过鱼鳃,系个结,递给你。春阳下,一个人拎着雪白的刀鱼渐行渐远渐无声……那样的场景,永远不可复制重来了。这些年来,长江里许多鱼种陆陆续续因污染而灭绝了。前几年有报道,江浙一带,刀鱼卖到几千元一斤的高价。太少,所以贵。如今,彻底没了。

我特别想念十几年前芜湖那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5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本味汪曾祺

  

一、

 

第一次读汪曾祺的文章,是《蒲桥集》,小开本,盈盈一握,至今有余韵的那篇《葡萄月令》——二十多年过去,里面的内容依旧印象深刻。

语言不过是一种形式或介质,它要去的是——远方。汪曾祺的语言,始终平淡,平常,但在引领着读者去远方的过程里,一路都充满着魔力,既不借助金光美彩的炫技处理,也非彩云出釉的精雕细琢,不过是一条平淡小溪,难得的是溪水里隐着无数棵青草,弯着腰,一路流淌去,路过的人如读者碰巧看见了,就站在那里,心里顿时有了异样,夹杂了喜悦,也说不出喜从何来,反正挺快乐,眼界里都是好,好得松弛。这大底是文字予人的美好之情。

二十多年过去,还记得《葡萄月令》里所要表达的情怀,那种“冬天下大雪,我们什么也不做”的笃定与闲适,特别有底气。

但凡有底气的人,必从容。

文字里的汪曾祺,一辈子都从从容容的,别有静气。这个老头的笔下境界,虽不能至,但我们一直心向往之。

去年,有一家出版社重新推出一本集子《吃饭》,一夜一夜,在灯下爱不释手,尤喜那些水墨,简单平易,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12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孤独症

  

它一直跟随,自记事起。它跟了我这么多年,也老了吧。那种东西是不及物的,并非惧怕,只是无奈,是命运之瓶,一次次被摔碎,每一步,都扎在足心,钻心地痛……

一、

试图把它们说出来,总是辞不达意。

小时候,一个人在田畈徜徉,或许正午时分,天,丝绒一样的蓝,放眼外,没有一丝云彩,更没有一点风,庄稼各自生长,茂盛而狂野。怎么一个人去的田畈,记不清了。只记得那种孤单,无依无靠的 

孤单,洪水一样围拢过来,简直会哭出来。

全是好天气,晴朗,静谧,连蝴蝶都不肯飞出来,万物仿佛睡过去,忘了醒。

有时我牵着牛在田埂放牧,无事可做,一双眼睛四处搜寻,远方除了群山,似乎空无一物。乡下的空阔,适合看天。那么蓝的天,特别给人孤独感。幼童是趋闹的,天生喜爱结伴,可是身边,除了天空 

,原野,别无所有,于是孤单、害怕,害怕一种广阔无垠的静谧。只有等到长大了,才洞悉,那种静谧多么可贵难得。渺小的人被大自然包围,纵然有稻子、野草、小河、蔬菜作伴……也还是有排遣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9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3页/79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