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9920
  • 开博时间:2007-05-24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冷月无声



不开窗我也知道,外面月光清亮得像汪在地上的水。
   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这冷月,就该是这样的月。冷得没有丝毫蒙胧没有丝毫光晕,就是干干净净一轮明月,冰冰凉凉的一地月色。
   冬天的月色其实才算是最好的。是真正的月色,清朗的,纯净的,沁入魂魄。

分类:漫卷书香 | 评论:0 | 浏览:1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如果我行色匆匆

如果我行色匆匆,那么说明我方向明朗。我知道我要前往何方。
如果我行色匆匆,那么证明我有所羁绊。我清楚我的双肩上会承担多少分量。
脚步散漫的,目光往往迷茫。那是灵魂正在游移。去路不明,来路已殁。

如果有一天,我只会裹紧披肩,抵御凉风。而不再因风而起怅恨或者幽思。那只是因为我心安宁。
谁的岁月里没有一些花香鬓影。谁的梦想里没有一点明月星辉。
有过。曾经。
然后我行色匆匆,安静地在此岸与彼岸穿行。
分类:清闲尘梦 | 评论:4 | 浏览:2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来不及说爱你

一
很久没有哪部小说让我欲罢不能了。也很久没有哪部小说能看得我心内凄怆又悲伤,几欲落泪了。
只是很偶然地在网上看到了这部小说《来不及说爱你》。光看名字,以为又是那种矫情得让人厌烦的小说。可是才看了几段,就有一种奇异的跌落进去的感觉。恍恍惚惚的,我仿佛与文中主人公一起感同身受着,,每处,每景,,,,不是承州,不是乾平,不是夜晚疾驰的列车,也是不是大雨中的江轮,而是飘忽其中的凄然一笑,是女主人公尹静琬临终前灿若明霞的微笑,烟花璀璨,但转瞬成空,,,整个世界倏忽冷却,冰凉冷峻的黑暗。
这部小说,竟将绝美与决绝揉捏得这么浑然天成。槐花,茉莉,一排排细碎迷离的花儿,洁净姣好却暗藏不详。从一开始,尹静琬就注定了这样的凄苦结局。漫山红叶里,耳鬓厮磨,两情脉脉,那个睥睨天下的男人含笑屈身将爱来背负。宽厚温热的后背,还有只为伊人的歌,,,,一切,都不过是为了铺陈出冷冽的真相:这个世界有多少良辰美景转瞬成空。多少辗转柔情才绽放出来的欢喜,也不过是盛夏凉夜里的一枝昙花,来不及等到花蕊里的腰肢全部舒展,便寂寂委地。
或许作者的本意没有这么悲凉
分类:漫卷书香 | 评论:1 | 浏览:5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如果爱,早点说出口

说出来呀!快说,你爱她,你不在乎她的身体是否残缺!快呀!你这头蠢驴!
——我咬牙切齿急不可耐怒不可遏地对着屏幕里一脸悲切却唇齿紧闭的男主人公无比痛心地绝望。
NND,你难道看不出来她有多么渴望得到你的安慰吗?没有哪个女人想要独自承担,如果有男人心甘情愿让她把头靠在自己肩膀上。
她不告诉你她做手术的时间,她说不用你去陪护,她说哦,我要走了。可是你怎么会没有看到她满眼的泪?你怎么会没有看到她的恐惧和凄凉?
她是在试探。她是在用貌似淡定的方式给自己筑起一道自我防护的墙。如果她真的镇定坚强到超然,她为什么要问你:我没有了乳房,你是否还会与我做爱?她为什么还要安静地坐在你的沙发上,请你为她拍下她尚未被破坏的身体?
你是头蠢驴,从一开始就是。如果一个女孩子问你,在你心里,我们是什么关系?那只有一个原因,她爱你,她潜在地恐慌,潜在地期望,你能给她长长久久。如果她只是和你逢场作戏,如果她只是把你当成生命中的某块阶石。那么她根本不在乎,你会如何看待你和她之间的一切。
当她安静地躺在手术室里听任锋利的刀锋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其实没有去处

“那时候我还是个小孩,南音是个更小的小孩。我骑着一辆我爸爸留下来的巨大的二八车,混迹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我不知道自己会去什么地方,我只是想骑着我的单车变成一个看上去有个去处的行人。我总是带着南音,把她像个小动物那样放在前面的横梁上。她从来不在乎去哪,总是很高兴地享受着这种兜风。似乎对她而言,跟着一个比较大的孩子一起去一个什么地方,就可以证明她自己也长大了。
尽管我们其实没有去处。”
这是笛安的小说《西决》里的一段话。对于我来说,是那么年轻的一代人,那么青春的一本小说,却温柔典雅地一下子抓住了我。上面这段话,水银一样直泻进我的胸腔。更确切地说,是最后一句“尽管我们其实没有去处”,让我包裹严实的心一瞬间泪花四溅。
把孤独和忧伤表述得如此淡然,又如此沧桑。怎么会是个孩子?居然只是个孩子!我是个孩子时做过类同的事,可那样一种意思我从来都只是模模糊糊地知觉,从来缺少如此从容的提炼。
我们其实很想有个方向。可是我们其实总是没有去处。所以总是要在路上,来来去去。不过很少能自觉地醒悟自己眼神空茫,只为假装有个去处。

分类:漫卷书香 | 评论:4 | 浏览:2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什么是敏感字符?

今儿晚上,我想来这儿发点东西,可是我怎么也不发不上来,页面上总是跳出那么一行字,你的日记里出现了敏感字符,请检查。我汗。我从上到下,从下到上,检查了N遍,没有一点方向。一片茫然,我不知道我里面出现的哪个字眼是“敏感”和。既不触黄,也没破口大骂,连一点点不和谐的声音也没有啊。。。。。。
我晕了,我真的晕了。
我不知道我要怎么样才有办法找出我的“敏感”字符来一一击破。
分类:漫卷书香 | 评论:2 | 浏览:2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轻触德谟克里特的哲学翅膀

 德谟克里特是最早的原子论哲学家,他在人类思想混沌一片的时候就开始探索宇宙和生命之源。据说柏拉图对他相当鄙薄,在《对话录》中对他只字未提,甚至想要把他的著作全部烧光。
 这是大师圣洁的光芒背后人性的体现。他们两个,原本就是水火不相容的。一个是把灵魂也归于精巧的原子结构,一个是把理念提高到至上的境界。在我浅薄的知识范畴里,一向认为柏拉图是浪漫与唯美的代表,他崇尚的是一种超越形体超越感官的美。这恰恰一直是我尊崇的美的理念。可是今天,突然开始觉得德谟克里特的哲学理论显得更为成熟与深远。相对而言,柏拉图未免有些太形而上,所倡导的一些东西没有根基,虚浮空泛。
 “如果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没有听觉,那么树木倒下便不会发出声音,而不论多么汹涌澎湃的海也不会呼啸。”这句话深深地撼动了我。我们的所有感觉其实都有可能是不确定的。用种种美妙的语态来进行渲染那是艺术化了。真相就是我们在无数颗粒的旋转间组合出微妙的区别。没有智慧引导原子,也没有爱恨去区分它们。物质的量永远不变。既不能被产生,也不能被消灭。所以无论什么事,都可以以外科大夫一般的冷静与严谨剖析出它物质的根源,爱情和所
分类:漫卷书香 | 评论:0 | 浏览:2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美人一笑,价值多少

李延年的《佳人歌》中写道: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 佳人难再得!
廖廖数语,道尽佳人绝代风华。歌中的“顾”就我的理解而言便是“回眸一笑百媚生”的那个意思。佳人一笑,倾国倾城,想想都让我等凡人女子羡慕煞。
造物主不公由来已久,自古至今,就有那么多天生丽质的佳人们独揽风情万种。也自有那么多个神魂颠倒的男人们P颠P颠地送上门来讨她们的好。
冷美人褒姒一笑值几何?帛无数,烽火若干堆,还有,整个周王朝。江山断送,周幽王不知懊不懊恼当初的极度头脑发热。
男人头脑发起热来,比女人不可理喻得多。唐玄宗年轻时候,何等英明神勇,开元盛世并非游戏光盘里玩玩那么简单。可是他老了老了,遇上了杨玉环,“三千粉黛无颜色”,跟所有老头子的恋爱一样,像老房子着了火,一发不可收拾。“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听听,这一笑折算成金银,该以什么计量单位才合适?还不算那些骑士们筋疲力尽的精神损失费。
精神这笔财富是很难计算的,所以秋香的笑倒底贵不贵真让人费思量,单看账面不值多少,因为唐伯虎卖身
分类:清闲尘梦 | 评论:0 | 浏览:2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九三七年的姻缘

  开玩笑的时候,我们就说爷爷奶奶的姻缘是“倾城之恋”,只不过这“倾城”的背景太惨重了——是日军的入侵阴差阳错地成就了他们的婚姻。
   日本人窜入我的家乡之前,我爷爷住在宜兴的一个依山靠水的小镇上,是一个四十八口人的大家的长房长孙,苦读圣贤书,任重道远。他的父亲带着四个兄弟耕种近百亩田地,辛勤劳作,家道颇殷。家里还有一艘航船,漆得油光煞亮,和邻近村上的另一艘航船一起轮流走溧阳线。
  因为人手不够,请了溧阳南门外的一个叫阿林的远房亲戚来帮工。阿林做得长了,有一天就热心地要给我爷爷说媒。是他们村上的一个陈姓小姐,长得漂亮,人又灵巧。八字开过来,先生一测,连连称奇,说这对八字真是好得没法说,配成姻缘的话子孙后代要发达得不得了的,但是只怕好事多磨,竹篮打水一场空。
  我的太爷爷动了心思,找到阿林提出要把那陈小姐领来做童养媳,这就不怕了。可是那陈小姐的妈一听就急了,又哭又骂颠着双小脚天天往阿林家跑,找阿林娘诉苦,逼着阿林把八字要了回去。我太爷爷听说我太奶奶因为阿林的求恳把八字还给了陈家,闷着头半天不说话,最后瞅了一眼正在身旁专心写大字的老大长叹了一声:“
分类:漫卷书香 | 评论:0 | 浏览:2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渔唱起三更

   我喜欢陈与义的一首词《临江仙 夜登小阁,忆洛中旧游》:“忆昔午桥桥上饮,坐中多是豪英。长沟流月去无声。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二十余年如一梦,此身犹在堪惊。闲登小阁看新晴。古今多少事,渔唱起三更。”陈与义其人,好像不是太出名。可是仅凭他的这首词我就记住并且喜欢上了这个人。
   兵荒马乱的宋朝,因了那没完没了的战乱,似乎更能派生英气逼人。陈与义便是其中一位,虽是文人出身,却满怀激昂豪情,其诗词多悲怆沉郁的,恨须眉不能解国难,叹小人偏能弄权术。敬仰这样的男人,因为他的铮铮铁骨。除了陈与义,辛弃疾也是我敬仰的一位。还有陆游。应该还有很多,一时记不上来了。虽然他们的一生因了热望而坎坷倍增,胸中愁苦迂回不去,可是整个大宋朝因为有了他们这样的怅恨而掷地有金石声。
   身处南北宋之交,陈与义的生命从降落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基色。南北宋之交时期的文人,除了那些个必将遭历史唾弃的软骨或媚骨者,有几个能陶陶然怡然若素,尽写些风花雪月的东西呢?国仇,家恨,愁苦和渺茫注定要与他们比肩而行。小儿女的情也长不了,年少时胸中怎能不风起云涌,豪气冲天?午桥这一饮,想必饮下的更多的是热
分类:漫卷书香 | 评论:2 | 浏览:9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页/1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