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马西疯

那只狂妄凶狠的野猫—回头看了看我—独自离开了—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0899
  • 开博时间:2007-05-24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遥想童年时代的一个下午

遥想童年时代的一个下午
  
  
  遥想童年时代的一个下午
  那是一个春天快要过去的时候
  我们一群小孩子
  在阳光下的田野里挖野菜、嬉戏
  
  田野的风吹得很快活
  白茅也快活地摇着长长的尾巴
  许多长着翅膀的小精灵
  在我们身边悠哉的飞来又飞去
  
  我们也快乐的跑来又跑去
  而我一快活
  便一不小心的割破了一个手指
  弄得大家都不敢快活了
  
  我脸上淌着泪
  手上淌着血
  害怕的又哭又叫
  大家都同情又无奈的看着我
  
  邻居家的小妹妹
  可爱的七岁小妹妹
  嚼烂了一口野菜给我敷上
  用她心爱的花手帕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2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病

我的病

林镜无

那天早上,我从床上起来,便觉得两个鼻孔都不听使唤了,它们不能够正常的做我的呼吸的工作了,却拉拉的涎下许多使人讨厌的鼻涕来--"感冒了--"我擤了一下鼻涕,拿手帕擦了擦,使劲将鼻子左右歪着猛吸了几下,却总是不成!
"怎么办--?"我只好将口张着代替鼻子喘气了!
想了想,我揣了几块零钱,到村卫生室来了!村卫生室的大夫姓李,是个四十多岁的老色迷。前次我媳妇去他那儿看牙疼,他在给我媳妇用听筒听心律时,趁机在她胸脯上左摸右摸的,弄得我憋了一肚子的气。虽然我至今也不能明白牙疼跟心跳有什么关系!
唉!这讨厌的感冒!这讨厌的医生!我捏着鼻子到李医生这儿来了,李医生果然在,且卫生室里并无其他病号。他这卫生室收拾得极讲究卫生的!那墙上大大小小的挂了数面锦旗,都是些"妙手回春、救死扶伤"之类的套话,却又有几行红色的标语:欢迎光临--愿我们的服务使您满意什么的!但最让我惊讶的还是那张包治各种癌症的广告,底下的署
分类:短篇 | 评论:0 | 浏览:1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火葬场的烟囱

火葬场的烟囱
  
  
  每天早晨
  我总要经过一个火葬场的门前
  总要嗅着那附近
  空气里弥漫的焚烧死人的气味
  
  想象着,发出这气味的
  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女人
  是一个年轻人,还是一个老人
  想象着他们生前的光荣历史
  
  他曾是一个好人,还是一个坏人
  想象着他们的身体
  在火焰中燃烧的情景
  他(她)是一个瘦子还是一个胖子
  
  是什么样的死因
  使他(她)被送到这里?
  火葬场的烟囱无声的
  高高的直矗向灰黑的天空
  挟持着每一个人最后的贪婪
  升腾起黑色的烟灰
  
  当年轻的人们
  开始对一个朝夕相处的老人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8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林镜无

白酒酿成缘好客
黄金散尽为收书



世上假形骸
任人捏塑
本来真面目
由我主张




今天所得到的
是过去所造的
将来所得到的
是今天所做的


分类:相册 | 评论:1 | 浏览:3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丫流浪记第四章

第 四 章


黑暗的地下超市长翅膀的鸟人
以及不可捉摸的声音







 佛言:恶人害贤者,犹仰天而唾,唾不至天,还从已堕;逆风扬尘,尘不至彼,还坌己身。贤不可悔,祸必灭己。
——佛说四十二章经



有关于超市的记忆,我们知道那是一个很大很大的超级大卖场,应有尽有,你想要的东西都摆在货架上,供你自由挑选,而且质量都一定是上上乘的。人们喜欢去那个地方购物,那里在给人一种购买的幸福感与满足感,推着一个购物车,在各个货架间穿梭往返,用一种心情去打量那些琳琅满目的物品,就算什么都不买也是一种快乐,一种消谴。
而今天我要跟大家介绍的是我们记忆里那种超市以外的一种超市,同样的是一个超级大卖场,同样的应有尽有,物品也同样的放在货架上让有机会进去的人流连忘返,只是他们那些货物跟我们记忆里任何一种超市的货物有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何洁在唱歌

何洁在唱歌


何洁在唱歌
何洁唱歌的时候
脸上的表情很丰富
像是高兴又像是难过
像是快乐又像是痛苦


何洁在唱歌
何洁唱歌的时候
别有用心的
摇着性感的大胸脯
扭着性感的圆屁股
足也蹈,手也舞

何洁在唱歌
这个白白嫩嫩的小富婆
不晓得她的圆屁股
曾给哪个男人摸过

也不晓得她的大胸脯
是为哪个男人鼓
这个可可爱爱的小骚货
这个装模作样的小尤物

何洁在唱歌
何洁唱歌的时候
我没有听见唱的是什么
我只是看见她在唱歌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69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诗歌]你在每一个早晨醒来

了无集之一 我们走到前面去 我们藏到后面去 或者我们就站在中间罢 或者全听天由命算了 这不上不下的生活啊 你的肩膀努力支撑着一颗 快要血爆而裂的 头颅 你的两睛还含着一星 快要走火的灵魂 在那些既不能前进 亦不能后退的夜深深底 你哭着 你笑着 你感觉还好吗 你可明白你正立足在 生活的哪一个位置 你到底还剩下了什么呢 忧郁的目光漠视着 这所有分不清 白天还是黑夜的 永远的灰色 别傻了 孩子,不要再这样走来走去了 生活都被你搅混了 你可还记得你生存的 唯一目的 你可还觉得你生存的 唯一人生意义 所有的鱼都死了 在河滩上 白色的肚皮向上 向着热烈的太阳 那只狂妄凶狠的野猫 在河岸上 冷冷的注视着这一切 一任身后鼠患成灾 你嘶哑的叫着 绝望的嗓音 在河谷深处 在热烈的阳光背后 你眼睁睁的看着 你的两腿正逐渐被鼠群 节节啃噬 那只狂妄凶狠的野猫 冷冷的在阳光的阴影底 笑着 你本不想抢到前面去的 你必需为自己的过失 付出代价 一切永不能回头 在黑色的时间里 在黑色的记忆底 是你在安排着生活 还是生活在安排着你 那只狂妄凶狠的野猫 回头看了看你 独自走开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7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诗歌]你在每一个早晨醒来

我躺着或者立着 在白天在夜里 我微笑着我悲伤着 我是自由的我 太阳的影子落在对面的窗壁 我灵魂的影子映在黄昏的幻色 初夏的晚风拂过我的脸肤 我是自由的我 我世界的时间是黑色的 我世界的呼吸是蓝色的 黑色的滴嗒声蓝色的忧郁啊 我是自由的我 我的欲念在转霎间涨起 涨起——又在一念间低落 在潮湿而又阴暗的长夜里 我是自由的我 在我潮湿而又阴暗的目光中 你赤裸的身体燃烧成灰 没有迟疑没有疚恨 我是自由的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2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第 三 条 路

第 三 条 路 林镜无 我仍然无法证明神存在的可能性。然而,科学也只仅仅是人类对现实认识并能掌握现实的最高极限,无论发展到多么高明的科学也无不如此。 这两者都无法解释生命的来历与归宿。因此,可以确定,在此两者之外,应该又有更神秘的另一空间的存在,这存在应该是具于科学与神学之上的另一独立的存在,是人类目前从未以任何形式或方式涉及的存在。所以,其更具莫测性与难以解述性,生存的来历或灵魂的归宿皆蕴藏并源于此种存在,几千年来,用神学或科学来对世间种种作出的解释乃是一个巨大的误会。 我们犯了这样一个错误,只是因为几千年来,人类文明总是在非此即彼的两条唯可选择的路上打转,不是科学,便是神学,不是神学,便是科学,这是一个怪圈,一切似乎只有这两种解释,正是这种错误,使人类对自己的思索,陷入绝境。 这是我在对神学失望之后,对科学的力量也只能如此的失望之后,得出的结论。这是我对生命突然得到的新的认识与理解,也就是除了科学与神学之外的第三条路,也即第三种可能。 然而现在,我只仅仅是意识到这第三条路的可能,根本无从解释更无从探究的它的神秘。因此,这里仅仅是我思维可以捕捉的一些片段,不能成为系统的讨论,也因此,请原谅我的这些看起似乎语无论次的记录。 神学从它一开始出现的那一刻起,就与科学密不分可了。这两者同时生出,又同时互相作用,科学指导着人类物质的发展进程,神学引领着人精神走向的进程! 我总觉得,世间一切以神的名义存的寺院、庙宇、修道院什么的,以及僧侣、教众等……这一切存在本身就是与神相矛盾的,这些是神以现实的方式在世间的投影吗?但是,这又更清楚的证明了这种种的存在,只是以现实的方式在传播着不现实的东西罢了。 但是,一切都是为人服务的,神学与科学一开始,所有的终点都只指向一个目标——人——是的,人本身造出神,造出为人生活的工具,一切无不是以人为根本! 便是无数的神话传说,无论哪一民族的神学最终,都是以人间为最上,无论它是十分的憎恨这人间,或是十分的赞美这人间,或是以无数鬼神天堂地狱的设说,它们的中心也只是人间的人为最终最高,你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天堂是为人类而设,地狱也为人类而设,一切的好与坏,一切的恶与善都是以人为中心而展开的!几千年来,我们所作的一切无论是假设或是现实无不是以人为中心为前提的! 是的,一切俱是为人类而设,这便是神学的局限性,一切俱是为人类而作,这也是科学的局限性,可惜几千来,我们只是这个圈子里打着转,非此即彼,好可怜的人类! 凡物皆有性,世间事物无不如此,磁石何故可以吸铁、火药何故可以爆炸、汽油何故可作燃料动力、土壤何故能够植被生机……凡此种种,无不是物性之所在。几千年来,我们只在不断的强调人性与神性,却忘了物性,人性其实也即是物性之一种。 若问起是先有人还是先有神的问题,似乎这是很可笑之极的提问了,传统的说法当然是神创造了一切。然而,你仔细一想,世间若本无一人,神却从何谈起,从谁谈起,没有了人,神竟然也不存在了,神是因人而生。这说法令人惊讶,然而却是事实。天堂在哪里,人间即天堂。地狱在何处,人间即地狱。神在哪里,人即是神。 世间一切,凡是从人而生的事物,无不是以人的便利而存在。 菩萨度人,把人度成佛或菩萨,再去度人,再被度成佛或菩萨……这是不是一个恶性循环呢,菩萨的工作似乎就是如此,人的工作也似乎如彼,生来就是有罪的,就是要给菩萨提供业绩的,菩萨的成就生来就是要度人的,若没有了人,菩萨们都做什么去呢? 只要人还存在着,神便存在着。在人之前呢,在人之后呢,神在做什么! 神们与人类的不同在于何处,我们已经知道,神们是人修成正果之后的成就,这正果的涵意到底是什么,人与神在形体上同是一样的,那么人与神的区别在哪里呢,也许就是内部的精神与对世界的认知了,那应该是一种很高很高,高到人类难以想像只有成为神们之后才能体会并理解的境界,成为神之后的乐趣是什么,神是否要衣食,衣食从哪里来,神们是否有情爱,神们是否有性别,倘都没有,他们的乐趣在于何处——或者说神们只是一种无所不在的不具任何形态的意识上的一种存在,这存在窥视着人类所有的行动与言语,用各种暗示和象征来提醒并纠正着人类不要误入歧途。而这种暗示与象征的信息亦是通过专职的人来向人类传达的。这就是神之为神的乐趣与伟大吗!这是否过份的荒缪了? 说到底,神不过是人对自己人性中种种不良的反省与自责臆造出来教育别人的偶像罢了。所以,无论如何,我承信这一种神的存在与传播都是善意的、美好的。 倘借着神的名义搞杀人、弄破坏、拉帮派、立种族,那么这神便是连最普通的恶人也不如了。 虽然我对神存在的可能是持否定的态度,但我对世间宗教的种种,对那些以神的名义所作的高尚的教义与善良的言行,我仍然为之鼓舞并深怀崇敬之情。 那么,我一直要说的第三条路呢,在哪里,以一种什么的情形存在着!这便是我对这个神秘世界所怀的所有敬畏之情。 我否认神的存在,但我不否认宇宙里这一种力量的存在,正是这一种力量造就了世间种种,人类也不过是其中之一,这种力量是那样的伟大而不可测不可臆想,它让万物成为万物,亦可让万物不可成为万物。 我们及其它所有物种的存在,无不得益于它的创造,它没有恶意,亦无善意,它无所不在,亦无所不遁,我满怀敬畏与膜拜之心,感激这赋于我生命、赋于我理智、赋于这世间万物种种物性的神秘主宰。 它从不干涉人的行为,也从不干涉一切生物的行为,它让一切自在自然的生着长着,让一切对自己不负责、不自然的人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让人类自己去思考去努力,人类自会为自己的行为舔尝所有的苦果或幸福! 它就那样无声的存在着,人类注意到它也好,没有注意到它也罢,它依然是它,这就是它伟大万能的力量,它让世间万物自身维持自身的平衡。 它不以神的名义来标榜,也不以任何教义来对人类作任何的启示,它存在人类的视线之外,存在神与科学之上。它亦凌驾于时间与空间之外——宇宙里每一团星云爆炸或者是它——每一缕细小的微风拂过脸颊,这也或许是它——每一点星光的闪烁每一个日出日落,亦或是它——每一棵小草钻出泥土、每一只小小虫子产生、每一声小鸟欢啼俱也是它——你每一次心情触动,高兴或难过它亦掺于其间——每一场战争厮杀、每一次流血犯罪或许是它——它藏在一秒一秒滴嗒着的时间里,它藏在拥挤严实或空旷无一物的空间里。 这就是第三条路,我们一直为神学与科学争了几千年却没有注意到的那一条路,它在我们之前存在着,在我们之后也将继续存在。时间和空间是它的左膀右臂,它冷漠的指挥着它们,创造或毁灭,巨细无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13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共6页/5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