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马西疯

那只狂妄凶狠的野猫—回头看了看我—独自离开了—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0898
  • 开博时间:2007-05-24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人性的底线

人性的底线


林镜无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阿凡达

终于是看了阿凡达这部传说里最牛逼的电影

画面制作的确不错

我比较欣赏的是那星球上人与自然与动物与一切生物之间的交流与沟通方式

用心去感受

你们才能够互相理解

地球上

人类之间都没有互相理解

都你死我活的争杀个不休

更何况对自然对动物及其他生灵了



男人与女人的沟通方式

从语言到身体

到最高境界的性器官交媾

尚不能解决互相理解之疑难

更何况有时那交媾也是为了利益



男人与男人间更不用说理解了

哥们之间存在的只有利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2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猪肉

本年正月初六(黄道吉日,适合婚姻嫁娶)


 隔壁老韩家母猪突然倒毙,肚子里怀有一肚子的小猪仔,临生产还有十来天,便在这当口突然暴毙。
 然后,接连的,村前村后的又有几家母猪以相似情况死去。
 但是幸好大家的猪都买了保险的,可以从保险公司得到最后的一点安慰。
 保险公司的人确认过猪尸情况属实之后,让主人挖个深坑,浇上一桶柴油,把阿个老母猪的死尸烧得七亲不认、天错地暗,就地埋了。
 三天后,苏北捆蹄名镇高沟来了个死猪贩子,给老韩三十块钱,把烧得@$%#*&的老母猪残尸又挖了出来,带着浓浓的柴油味一路兴高采烈的去了。
 兄弟,今天,你家餐桌上,吃的是什么样的猪肉产品哎!阿有香喷喷的进口柴油味哩?

 恭喜你喔!
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百姓声音]未交保护费的性工作者们

  未交保护费的性工作者们




       日前,看到一新闻,说是河南郑州,为贯彻落实政府扫黄打非之决心,于午夜出动便衣及武装警察300人,携同电视台记者数人,抓获小姐9人,其中一便衣光头警察武力将一赤身裸体的小姐头发抓牢,拉近记者镜头示威,并在电视台及网上播出,该光头警察自觉天神下凡捉拿妖魔鬼怪般正义——无性的天神们要创造一个无性的干净无罪恶的世界,却遭到有性的网友们的一致反对与谴责。
       我怀疑、很怀疑政府突然下如此力度打击性工作者,是否与不久前的民调有关,民调显示,我们的人民对性工作者的信任度远远高于对政府的信任度,所以才引起政府嫉妒到恼羞成怒,疯狂打击性工作者!
      另外,郑州如此大的一个城市,为何出动这么多的警察,仅抓获小姐9人,如果这么大的一个郑州,仅有如此几名小姐,而且仅这最后残余之小一撮小姐,也已经被一夜扑灭。实在是可喜可贺,说明该城市实在做到了全国无小姐之表率。但这其中是否有弊,很值得怀疑的事情,我们,作为不明真相之群众,不明政府葫芦里所卖何药之群众,只能作此最低俗下作之猜测——是否因为此众多干警之头目到此娱乐场所寻找小姐,而小姐在价格上未给对方会员价或政府特供价之缘故,或因该娱乐场所最近生意箫条未能及时向政府交上保护费,惹恼此头目,遂怒令手下众将以“衙门”之名义前去特事特办。
       对于性工作者,我首先要肯定的是她们之工作,其次是工作之性质——性,这工作跟所有的工作一样,有它的工作作息时间,有它的工作之报酬,有它的汗水辛勤付出,实在是一忍受肉体与心灵双重之重负的职业。
自食其力并服务大众的工作者是令人尊重的!
       我晓得这样一说,马上就会有奇怪的中国人用奇怪的中国思维方式责问我——严辞义正的责问我——如果让你妈让你妹妹去干这工作你愿意么——对于这样的问话,我只能这样告诉你,我妈我妹妹有工作了,有别的工作了——同样的自食其力呢!
       打个比方,我在赞同做警察工作的时候,你会不会同样的跳出来这样责问我——如果让你妈让你妹妹去做警察你愿意么——你那可怜的脑袋——只有在赞同性工作者或人体裸模的工作时候,你才会想到你妈你妹妹,别的你就想不到了,你是不是更罪恶哟!
      所以,这仅仅是一个工作的性质的问题!小姐合法化,才是人性的。
      但是性这玩意,在我们这奇怪的国家制度里有一个更奇怪的情况,从法律上被洪水化了,从社会道德上被猛兽化了——人人身上又都带着性,口里总三句话不离本行,心里也总时时揣着这回事儿。
在性这事情上,我们很多时候还真没法严格的分清对与不对来。
      我记得还看过一个报导,说是成都有一个女子,在家里脱光衣服在电脑上与网友进行裸聊,为人所举报,被敬爱的警察叔叔们破门而入,抓个正着,后来怎么处理的我就不晓得了。
      但是网友们的热议却令人开了眼界,有说这是我在自个家里的事情,难道我在家连个不穿衣服的自由都没有,真是的,我裸体与旁人何干。也有对此说法气愤不能自制的,干脆大喊要将该女子当场枪毙,他的理由是如果我杀人了,与旁人何干,难道你还有杀人的自由!
     嘎嘎,他将在家裸体之现象与杀人同罪了,真的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生下来的,又怎么把他的子女生出去的——我试作这般猜想——在政府以群众名义的严格监督下,黑灯瞎火的,他摸索着,他肯定是连任何一件衣服都不会脱的,亏现在服装设计人性化的便利,他从裤子的那个地方摸出来他那玩意,找到那个门,完成交配的任务,没感到一点点的快感,不能有快感,有快感是犯罪的,然后再黑灯瞎火的,他摸索着把他的玩意收起来。我想不通的是,他还收起来干嘛,都用过了,都完成任务了,还不赶快切除,留着那玩意是罪恶的,是罪大恶极的,是黄的、是非的——舍不得底下小弟弟的头,要丢上面的吃饭的家伙的。
      但这情况又让我想起处于本拉登统治下的阿富汗,据说——据我们国家媒体说,但愿只是说——拉登大爷的规矩好像更严甚,连一切的体育娱乐什么的都被列为禁忌,一旦发现有人聚众跳舞、一旦发现有人聚众踢球——是犯法的,是人性堕落的,这还了得,杀,就地处决!
      一个在镇派出所里干协警的朋友说起一个笑话——所里接到一个举报,某处宾馆某房间有人在赌博,待众正义的干警们匆匆扑到,那赌场已人去房空,正失意间,听得隔壁房间有人做爱,女子因太畅快淋漓而大声呻叫,显是正酣意至极,正义的干警们大怒,这还了得,光天化日下,在宾馆公开犯此大案,遂猛然踹开房门,将一对男女按个正着!
       听此故事,我却怎么也笑不起来,这是在做什么,这是在做什么呀,尊敬的干警叔叔们,你们这是在做什么,你们可知道你们是一群无人性、无理性、无天性之灭绝人性的牲畜么,或许牲畜们都不及此畜性之灭绝。
性应该是人类肉体与灵魂所能感受到的最崇高最神圣的快乐了,在这最快乐最享受的突然间,被一群疯狗突然扑来,那心灵与肉体之伤害是何等的可怜可悲,但在此事件中,更可怜更可悲的,却是这一群披着人皮仗着强权发疯的干警叔叔们。我真的很同情那一对男女,很同情普天下也遭过同样不幸的男人女人。
      正在这样作的正义者们,你们不也正是你爸妈黄非到这世界上来的么,而且你们不正黄非着产生着你们的下一代么,我就不信你们腿裆就没那玩意儿,我也不信你们腿裆那玩意儿,就真的一直是在按政府的规定使用的,我就更不信你们不是一边喊着扫黄打非的口号,一边正干着更黄更非的事情。
      为照应本文开头,本文写于日后。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98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晶 晶在电脑前给男友打电话,打了几遍,男友没有接,她便在QQ里发了信息过去责问,为什么不接电话,男朋友回她,有QQ聊不也一样吗,给你省两个话费。晶觉得男友这话是在推托,根本是不想听她的废话,哪里是想为她省话费来着。 她看见这样说,便立马又将电话拔通,响了许久,见对方不仍有不肯接的意思,她便一边任电话拔着,一边在电脑打上一个字:接 男友仍是不接,她便再发了一个发火的表情过去,男友终于接了,声音厌厌的,不大情愿的意思,在语气里表露无遗,吞吞吐吐的好像说在忙,又强调了一下长途话费贵的意思。 晶说这个不用你管,你忙你就说忙,为何这种不情愿的语气。 男友也不高兴了,怪她疑心太重,叫她别这样婆婆妈妈的。 ——可是,你这样总躲着我,总是找不到你人,你看,你在QQ上也不理我,电话又不接,还老是关机,多少天一句话也没有,你这样什么意思来的。 ——你看,我一有事,我一忙起来,你电话就来,你烦不烦的,每次都是这样,我顶重要的事情关键时刻,你一个电话来,我要接你的电话,又要忙事,你看,完了,你总是把我的事情搅了,你看,我现在也是为我们以后的生活幸苦嘛,你不要这样老是烦我好不好呢! 晶一肚子委屈,怎么能说你的事情都是我给搅了呢,你的什么重要的事情,接我一个电话便搅了呢,更何况,你总也不接我的电话,她要他讲清楚点,举一个例子来——时间、日期、经过—— 他便急急忙忙的语气,催着要挂电话了,太忙了,再说吧,但他不敢一下也就挂了,等她勉强的同意才行呢,无论她再问什么,他总是两句话,快一点,我忙了,实在是太忙了,挂了吧,我有事了,再说吧。 他反复的这样说,再不说别的,天快要塌下来的口气。晶一股没名字的怒火从心底突然的蹿上来——你挂看看,你挂——她狠狠的对他说——你一直都这样说——从来没有跟我好好的通过一次电话—— 但他似乎没感觉得晶话音里的那狠劲,更没等到把她后面那两句听完,只听得“你挂”两个字,便得了大敕一样的一下子挂了,晶怒骂着暴跳起来,恨不得一脚可以把这整个世界踩翻了,啪的一声响,她重重的把电话掼在桌面上,但是余气不消,她再拿起来往地板上更狠的一摔,咚一声响,那电话便散做几半。然后她半天不出声的坐在电脑前,那眼泪便滚下来。 这是她第三次跟他摔电话了,头一次是在一个夜里。在南京,她想他了,晚上给他打电话,他不接,再打,关机了,然后她发信息过去,问他什么意思,他竟回过来说忙了,然后总是如此,许多个晚上,一到那时间,她一打就关机,发信息过去却能够回一条来,但从没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且不听她的废话, 她疑心他是跟以前他的女友在一起,她也是那时间下班,晶整夜被痛苦折磨着,不停的打电话,每天晚上一直打到夜里,后来的一个夜里突然的一次接了,许是他本想按拒绝键的,大概在黑暗里手机没摸准,按接听键上去了,因为他没跟她说话,只是听见那一头很分明的一个女人的声音怪他电话没关机,吵死了什么的,然后是他道歉的语气,她在这一头听得火冒三丈,嗓子都喊破了,但是没有人理她,她便挂了电话,再拔过去,对方便拒了,然后便是关机,她一怒之下便把电话摔了,摔了之后,在那深更半夜的,心里堵着满腔怒火没处发泄,便用座机打他母亲的电话,向她哭诉了一回。 另一次是与他在一起,他手机没电了,将他的卡放在她的手机里,将他的那个也放在她的身体里,正兴头上,电话来了短信,她一把抢过去,看见那一个女人的名字发来几个字:亲爱的,今晚我可以过来么。这是他的卡,当然是发给他的了,她腾的一下将他从身上踹下去,将手机狠狠的摔散了! 男友的头像变作一个离开的提示,她看着,起身去用毛巾擦了把脸,重新注册了一个QQ号,弄成一个美女的资料和头像,她将男友的号查找到,加为好友,男友一下子便将她通过,发了一朵玫瑰过来,问美女好么,是不是想聊聊,她说是的,你不忙么,男友说不忙的,天塌下来也没有跟美女聊天重要啊。 她便往身上掏电话,才又想起早被她摔四分五裂了,她去一一的捡起来,装好,发现外壳有几处破裂,屏也花了,但是竟然能够正常开机,这真要感谢牛X的制造商了,手机造的真是结实,这要给许多抵制日货支持国货的朋友许多兴奋。她按了重拔键呼叫,当然是没有人接,再打,按例关机了,她气得想再摔一次,但是举起来又放下了,她仍然用陌生女子的身份跟男友聊着。 ——你是帅哥么——是的,当然,我很帅的,你可以去我空间看看,我有很多相片,这不,我发一张给你看看——看来男友不仅自信还挺自恋的,晶嘴角挂着冷笑,看着男友把他的相片发过来——果然是帅,真是帅毙了,帅哥啊,你有老婆么——没呵,我还没结婚呢,哪来的老婆啊,呵呵,美女,你呢——男友还挺会说俏皮话的,晶再问——那你有未婚妻么——这句话似乎引起了对方的怀疑,男友停了一会,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你谁啊——你说我是谁来——你他妈一跟我说话就说忙的要死,就是这个忙法,我现在给你妈打电话,问问她,她儿子是不是就是这样的品种——你要是想结束,趁早说,给我个交待,我也就不再惹你烦了——但是他又憋了气,永不再作任何表示。 这是一个三月的下午,外面的阳光暖暖的照着,两只小雀儿在窗子前相呼应的鸣着。 晶浑身发抖,连拿电话的手都哆嗦着,破裂的手机屏上,一个号码一个号码的认准的按下去,她想,这是最后一次,你接,我要跟你把话说清楚,以后永不再烦你了,但是,没有用的,他不知道她这个电话的意思,关机状态中。她不记得这是她哪一个最后一次作这样的决定给他电话并遭此礼遇了。 没有说清楚的事情是不行的,不明不白的——她要把他搞臭,让他老妈知道她有个什么样的儿子,都在外面做些什么,都是怎么样对待我的——她再颤抖着手一个号码一个号码的按着,将电话打给他老妈去,她气急败坏一样的跟他老妈哭诉着,他老妈在电话里答不上话来,也搞不清状况,只是给她安慰的语言,顺便骂几句儿子狗吃的东西。 晶累了,软瘫在椅子上,心里一阵一阵的发怵,随即那种恶心的感觉又涌上来,她在嗓子里干呕了两下,仍旧是难受……想到了酸酸的果子,很想吃,嘴里便咽着口水,她闭上眼,想到肚子里的果子,同样的酸酸的——泪水便又淌下来。 窗外那两只小雀儿在枝桠间你追我逐的还再欢鸣不止。 晶与伟是去年秋天认识的,是过了中秋节吧,不是,象是没过中秋节,反正也就是在那日子前后。两家是同一个镇上,伟29岁,在镇江的一个文体器材的公司里上班,人真的很帅的,要多帅有多帅,1米80的个头,一张俊脸,明星一样的,是女人见了总要心动的。就算不心动,也不免要赞一句——这丫真帅——晶26岁,在南京的一个厂里做着服装设计,人长得也很漂亮,1米70左右的身高,长脸,眼睛很大很亮,极张扬极独立专行的个性,给人以很明快果断的印象。 晶的母亲是决意的不同意这亲事。以死相逼般不同意的那种,并且是说得到做得出的那种以死相逼——晶的同样的性格也正是秉承了她的! 伟家里比较的偏于穷陋,没有多大的家资,伟的工作也只是临时打工的而已,并且,据可靠邻人的小道消息,伟在外面胡搞瞎混的,同几个女人都曾有关系的,其中一个且到他家来过,外地的,人长得不咋的,伟老妈不同意,嫌那女的太丑了,更何况又是外地的,我儿子这般的帅,还怕找不到好的媳妇,外地的,还这么丑,人家以为我儿子找不到媳妇,从外地花钱买来的呢。 现在还在伟的空间相册里,放着那女人与伟的浪漫合影,后来晶曾看见过那女人一次,实际上没有伟老妈夸张的那般难看,也没有相片上那般的好看。 因为晶老妈的反对,晶不得不暗着与伟交往,同时的,请了与晶老妈关系相当相当好的姐妹与亲友去劝解……于是,在许多亲友做足了劝解的功夫之后,在晶老妈既没表示同意也没再表示以死相逼反对的情况下,晶与伟定了亲。 晶老妈仍然是不高兴的,看得出来,她心里还在反感着,随时都可能借个理由发作出来,于是,在过了春节后,晶在南京上了一些日子的班,总是被一种念头折磨着,总是觉得那女人还跟伟没有掐断关系——第一次摔手机的事件便是在那种情况下发生了。 她辞了工作,去镇江与伟住到一起去,但这要瞒着老妈的,不能让她老人家晓得,要是晓得了,那不气疯了,但晶自有她的打算,她要跟伟在一起,先怀着孕,到时木已成舟,再来个奉子成婚,老妈也就再无可奈何了。 晶与伟的神仙般小日子便这样开始了。 他白天去上班,晚上下班回来,俩个便去街上弄点吃的,吃完便去一起散步,谈理想,谈以后,象大多数的情人一样,他们正快乐的享受着爱情的蜜月期,晶想要早一点结婚,毕竟是人都这么大了,但是伟不愿意,他说还有理想,还有许多大事没做呢,怎么可以早早的成了婚,晶对他的理想既是佩服又是担心,更加对他死心塌地,这么有理想有志气的男人终于被我遇上,真是幸运的,她感谢上天,给她送来个这么好的男人,同时的,她担心现在若不结婚,拖的日子久了,老妈又反对起来,那又如何是好。 每逢见门前有年轻的妈妈推着婴孩车经过,看着那年轻妈妈脸上那种幸福满足的神情,晶总是羡慕的看着,脸上露着微笑,真恨不得自己也立即的变出一个孩子来,在脑子里构画着那年轻妈妈换成是她自己的样子。她心急火燎的真想与伟立马的结了婚,开始全新的生活,可是,伟,这个男人,有理想的男人,作为一个能理解自己男人的女人,要做的当然是全力支持他的理想了,她觉得自己应该会是很好的妻子。处处为对方着想,替俩个人的共同利益思考。 她要伟把他空间里那个以前的女的相片删了,伟不大乐意,说是那都成过去了,你还计较那些干嘛,就放着吧,又不会坏事。还有,伟的地方还放着那个女人的很多东西,比如衣服及一些电子产品什么的,晶要他把那女人的东西全扔了,伟说那要等人家来还给人家的,跟人家断了,也要好好的嘛,不能这么绝情的,是不是。 半个月后的一天下午,伟下班还没回来的时候,那个女人突然来了,她自己开的门,对这个地方非常熟悉的样子,那女的看见了晶,满是意外的神情,晶一眼便认出来这正是伟空间相册里跟伟一起浪漫合影的那个女人,是伟老妈死活不同意的那个外地女人,这是晶第一次看见她,也是唯一的一次。 晶也很意外的,她们皆愣了一下,晶问她干嘛的,怎么不敲门,那女的反应倒挺快,急忙的说是伟的朋友,有东西在这,过来拿东西的,晶说还是等伟回来的吧,我又不认识你,那女的便说也好,先走了,晶还客气着要留她喝茶等一下的。 伟回来的时候,晶跟他说这事,叫他把东西给人家送过去,伟答应着,反应并不如何的热烈,似是他回来前便已知道那女的来过了,晶想来那定是女的给他打了电话了,但是那女人也真够笨的,为何来之前不先给他电话呢。这是晶总瞧不起那女人的地方——头脑很笨的,她后来总是这样提到那女人——而且很犯贱,明知道男的都已经定婚了,还情愿作为第三者跟着伟。 晶闹着,她不想再看见那女人的任何东西,要那骚货的所有一切立即在我眼前消失——立即——她才不愿亲自动手去收拾那骚货的东西呢,那会脏了她的手的——伟安慰着她,并不表示什么,一边跟她打哈哈——这分明是将她当傻瓜了,她生气的收拾了东西要回家去,但不是真的要走,她要看看伟会不会拦下她,她气呼呼的,胸口里堵着一团怒火,边离去边回头看看伟有没有追出来。 伟没有追出来。晶站在公车站台上,左右不知所措的徘徊着,真的走了吧,太丢人了,不走吧,更丢人的,这死男人——这死男人——她恨极了——她要把他碎尸万段——看不见他追出来,她几乎要崩溃了—— 晶在车站台上犹豫了半天,心里不甘,难道就这样的走了,她想给自己找个可以不走的理由——不行,老娘这么走了太便宜了这对狗男女,要他给我个交待,一定把话给我讲清楚,就是分了也要有个确定的分的说法,怎可以这么不明不白的——她心里撑着这理由,脚下不由自主的往回走,刚拐过街角,一眼便看见死男人站在面前对她咧着嘴得意的大笑呢——我猜中了吧,我就晓得你要回来的,呵呵呵—— 晶浑身发抖,脸都变了色,看见墙边一盆冷水,想也不想的端起来便往他正得意大笑的脸上猛的浇了下去,从上到下,他狂叫一声,全湿了——但是晶还不解恨,又抡起巴掌,啪啪的给他几个大耳括子。打得他脸都红了。 ——你他妈一定要给我说清楚,给我个说法,你以为我就这么走了,便宜你了,你他妈的——说话——给我个痛快的—— 伟浑身哆嗦着,直是抽气。路人没见过这么强悍的女人打男人的,都纷纷驻足。伟逃命一样的飞奔回屋子里换衣服去了。 经此一役,那女人的物品便被伟收拾得不晓得放哪去了,晶也就暂时的稳下心来。但是生活总是要添些波折才精彩些,便如水面太过于平静反倒给人感觉没有生气,一只小鱼儿触碰水面的呼息,那轻微的涟漪便是生气的响应。更何况有时候太平静了反倒是更大波折的埋伏,半个月后发生了那晚那电话卡与那短息的事。这当然是比平静水面的呼息更让晶强烈响应的,于是发生了上面提到的晶第二次摔手机! 但这更增加了晶对那女人的鄙视——笨,真是他妈的笨,一点脑子都没有,那个时间发信息来,这种女人天生就该被男人玩的命——伟当然是非常的好解释——这又不是我发信息给她去,是她发来的,我怎么晓得哪个女人呢,跟我有何关系—— 晶累了,吵来吵去的,总是这样,她想回家去,好好调整一下自己,这正中伟的下怀,但他又不便直接在脸上对她的要离去表示欢送,却也不敢太过用心的挽留,反正也就那么回事,晶回家了,近两个月的身孕,老妈并不知道。 窗外两只小雀儿不见了,只剩那无数纷乱黑瘦的枝杈在三月午后的阳光里,指向一片青色的天,小雀儿虽不见了,但欢快的鸣叫声仍不时送进耳朵里来。 她觉得她一直都是非常清醒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现在,她一点一点的检查自己过去的所有作为,所有言语,要从最细致处寻找一些可以自责的地方,她为自己那些用暴躁的脾气对他而难过—— 面前的电脑跳出屏保的画面——晶无心再想要跟他讨要说法了,她觉得在这场“战争”中,她是太亏了,她现在从头到底的思考着这整个的过程,发现犯贱的是她自己,她对他已死了心了,她是这么对自己说的,她现在很怀疑那个女人并不是笨了,而是更有心机的,她那样做的一切都是有意的,有意去他的住处,有意的在半夜里来信息,其目的不言自明——她才是真正的傻瓜,被他与她玩弄如此——晶要搞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在计划着——那些跟他一起上床的日子,身体被他侵犯了,就这么算了么,当然不行,要报复他,要他付出代价,从此以后,假意的跟他撒娇取宠,骗他的钱物,能得到多少就是多少,唉,那又能怎么样呢,就当是跟他共同的寻欢作乐的罢——这只能是最低俗的方法了,除了这,又能如何——可是,他那死样,又能有几个钱,她对他的囊中状况还不是了如指掌的——她为自己这龌龊之想法而满怀羞愧,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有足够的勇气去实现——她把牙齿咬得格格响——她意已决! 于是,晶又到南京去了,她去寻找新的工作,她想把肚子里的果子先拿掉,她不能留着,为什么要留着呢,她苦笑着——对他还有多少幻想呢——你在他心里到底占了多少位置呢,或是仍如同他的所有艳遇一样的,玩玩罢了,哪有多少心思放在你身上,可有可无的,让你自作多情的产生错觉,一再的产生错觉,在多少次旧的心情绝望之后,又让你生出新的希望来,你到底以为他跟别的女人只是一时的玩玩的兴致,到了你,是极认真付出的,因为你对他便是这样,所以当然尔。 晶在南京的一个朋友处落了脚,到处的想办法找一个自己的租房,她不能在朋友家做流产的事情,有血光之灾的,她担心把这晦气带给别人。她跟伟发着信息,温柔的,伟给她回着信息,甜蜜的,她跟他要生活的费用,他寄给她,她租到了房子,她做了那手续,把肉体里的痛苦拿去了,把心灵上的负担剔除了——她对他的温情却因这短息的互发又热升了起来,她对他心并没全死去,要报复的心意,全是那时的生气的决定——他还是要她的,爱她的,要跟她一起生活,要跟她一起结婚生子的——但不是现在,他仍然把理想这道坎重重的梗在他与她之间——理想——这个虚无却又实在诱人的字眼——令人兴奋而又战栗,有时它是一个借口,有时它是一种荣耀,有时它是一盘永远无法收拾的残局。 在晶与伟的婚姻拉锯中,理想又仿佛是一道护身符,伟心里的确装着这玩意,象大多数年青人一样的装着,充满热情,要努力去实现许多人生目标,远大的,同许多世人眼里一样的远大,却又无法承受那努力实现该目标的辛苦与勤奋,许多时候,理想只是他们紧压着女人发泄后的一声叹息! 他们不知道,女人虽然极希望自己的男人在一夜之间突然的能变成一个圣人,但更多的却是要生活的安稳,那一份心灵的宁静与归宿,一种在生活中可以依赖的安全感。衣食可以无忧的有个着落,可以时刻的感到一种家的温暖,一种被保护着的依靠——她们称之为幸福——若要求再高一些,在幸福后面则还要再加上美满两字! 晶原谅了伟,尽管伟从没觉得自己有错,晶在心里为他记下了一笔重且疼的帐——这男人还是有药可救的,她告诉自己,有理想的男人总是要有他的错处——对女人的错处。不能用自己太苛刻的要求去强求他——他给她寄生活的费用,证明他是爱她的,再给他一次机会,再给自己一次机会—— 很多时候,她想在他来电话时,也可以做到任电话响着一而再的不接,不接,看他如何的反应,看他如何的焦急——但是她无法做到,反倒仍心跳的等着,电话响起来的时候,到第二声第三声……她的心已跳到嗓子眼了,她急忙的把电话抓到手中……她一看到他微笑的俊脸心就软了,所有的恨全抛得没了影子——全是自己小女人的心眼在作怪罢! 晶在南京流了产后,揣着各种冷热的情绪过了一些日子,找了份新的工作,不到一个月,便请假又跑去伟那边了,这样的,来来去去的,她的情绪又被吊了起来……在他那些一到那关键时刻不接电话的时候,她简直要疯了,她到网上去,用尽心机寻找她所能知道的那几个跟伟有关的女人的信息,用假的名字跟她们了解情况,套她们跟伟的详情,套到的东西越多,她的心越冰凉—— 伟的不冷不热的态度让她无法承受——让晶更不能承受的,是伟还不懂得生活,她要他好好的积攒一些钱财,一些实际的日后生活的基础,但是他不行,有一个,要花三个,外面还要欠两个,也难怪他一再的不接她电话,她太唠叨了,不听她废话,她要崩溃了——这样的男人真的能一起过正常的日子吗,她的灵魂被逼到了悬崖的边缘,面前是深不见底的黑渊,她想闭上眼跳下去,跳下去,结束这一切,结束这些痛苦,这该死的一切——在深夜里,在伟的电话拒接之后,她给朋友打电话,她要死,她不想活了,这没意思的日子,怎样的自杀才好呢——很长的一段的时间,她的心里都充满着这个要死的念头。 每见路边有算命占卜的老头老太,晶总要停下来,掏几块钱算一算自己的未来,算一算命里的真命天子到底是什么样的——她四处打听哪里有名气较响,口誉最好的“神算”,不惜路途遥远的赶去求救。报上伟的生辰八字,报上自己的生辰八字……但是,这些神仙们似乎也并不能确定的给她些人生的指南,总是参考一样的一些忠告与劝慰,模棱两可的——在这不断算命的经验里,她反倒掌握了一些有关八字的东西,居然偶尔可以给一起的姐妹提供些这方面的指导­——尽管她仍无法对自己的处境得出一个最准确的判断。 慢慢地,又过去了几个月,她在那些折磨的日子里,终于让心砺上一层硬硬的茧,她可以做到让伟的电话一直响着,而决不去接通,重新选择的想法一天一天地占据了她,她在人群中行走的时候,看着一个一个从身边经过的男子——哪一个会成为我最后的老公呢,能真实的跟我一起过着安稳平静的生活。 夏天已经过去了,又一个中秋过去了,晶与伟的锯子还在拉着——晶惊讶的发现自己又一次怀孕了,更可怕的是——宫外孕——她算了一下,有两个多月了,底下一直难过,不干净,老是有血流出来,肚子痛,开始她并未以为,因为,她后来跟伟一起都是吃了避孕药的,却难防这意外的宫外孕,真是该死,为什么倒霉的事情总是要发生的。 伟的老妈在家里,早当晶与伟在外边成了好事,她喜滋滋的等着抱孙子呢,逢人便说起这大好的事情——四邻差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77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给想自杀的小唯

给想自杀的小唯



你对生活的要求也太低了
是的,低一点好,不容易想要自杀
理想太高了,过于渺茫,一时实现不了
容易让人陷于绝望
另外,如果你能把这么低的事情做好
你也许会很快乐了,连自杀的念头都不会去稍碰一碰

你要是从那个水库跳下去的话
你的裸体明天就在下游的某个地方浮起来
冲到岸边,会有人用铁叉把你勾起来,
拖到岸上去
孩子们会用小木棒好奇的戳你的阴部
苍蝇们会快乐的叮上你的肿涨的乳房
警察们会很恶心的给你照相
一张又一张,各种恬不知耻的造型
最后来个年老的法医,用刀子把你割的七零八落的
特别是你的性器官,一定要割下来带回去做研究
因为怀疑你是被奸杀的

无所谓正 也无所谓邪
不要让这种非黑即白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笔]从文艺不能复兴说去

从文艺不能复兴说去
  
  
  
   见韩寒博客说杂志原欲定名为文艺复兴的,后经审核竟不通过,审核者不让我民族的文艺复兴,真乃憾事!
  
   只是我有点不解的是,从什么时候起,党的审核官们竟关心起文艺能不能复兴的事情来了,他们不让复兴,不让通过,想必韩寒对党的审核官们审核过程中的历来规矩可能没有考虑在内吧,你不见戏台上那些花脸小卒,一边一手抱胸,大说不行,不能通过,一边另一只手却伸向背后,拇指与食指互搞,作讨红包状,呵呵呵,想来韩寒对其从后伸出的这一只手未作理会,或不屑理会吧,但这样一来,无论杂志作何名称恐怕都将困难,这似乎有点悲哀,我尝怀疑党的审核官们是否真懂得文艺为何物,更别说复兴了,所以审核两字亦无从说起!
  
   昨夜有点没睡好,为这杂志审核不能通过的事,突然想出一个名称来,因我们要把这杂志做得象文艺史上里程碑一样的盛事,既然党不让文艺复兴,我们就取“里程碑”中的那个“碑”字怎样,杂志名称叫作“碑”似也并无不妥,不知韩寒是否可以参考这一提议!
  
  
  
   前日看见媒体对韩寒与郭敬明见面一事作了报道,说韩寒初见郭说久仰,郭则说对韩寒不太了解!
  
   我总弄不懂的事,为何总有弱智记者总要将韩寒与郭敬明放在一起并提论,仅是两人同为80后么,仅是两人同为写作的么,我实在觉得两人无一丝可比性!
  
   韩寒具有真性情真爱憎的一个人\他的伟大在于对这个社会对这个民族,那一种人对人的责任与尊重的真诚的情感!
   郭的渺小在于其过多做作,虚伪且有龌龊行为,与这个社会所有追求个人功利私心的人一样狭隘,名头纵然再响,也总不能与韩并提论到一起去!
  
   这里我想来,韩寒在见郭时所说的久仰,其含义应该是久仰你抄袭别人文字,久仰你为党官收买成了一条圈养的家狗罢。
  
   俩人也并无多少言语交流,在许多旁观者看来,此俩闪耀同样光环的人走到一起,应为文坛添一段佳话的,结果,令所有存此期待的人都失望了!只因中有一方并非英雄,无英雄之阔量与恢宏,所谓的英雄惺惺相惜之情当然无从说起!
  

[$FIRST_BANNER_AD$]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9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从文艺不能复兴说去

从文艺不能复兴说去



 见韩寒博客说杂志原欲定名为文艺复兴的,后经审核竟不通过,审核者不让我民族的文艺复兴,真乃憾事!

 只是我有点不解的是,从什么时候起,党的审核官们竟关心起文艺能不能复兴的事情来了,他们不让复兴,不让通过,想必韩寒对党的审核官们审核过程中的历来规矩可能没有考虑在内吧,你不见戏台上那些花脸小卒,一边一手抱胸,大说不行,不能通过,一边另一只手却伸向背后,拇指与食指互搞,作讨红包状,呵呵呵,想来韩寒对其从后伸出的这一只手未作理会,或不屑理会吧,但这样一来,无论杂志作何名称恐怕都将困难,这似乎有点悲哀,我尝怀疑党的审核官们是否真懂得文艺为何物,更别说复兴了,所以审核两字亦无从说起!

 昨夜有点没睡好,为这杂志审核不能通过的事,突然想出一个名称来,因我们要把这杂志做得象文艺史上里程碑一样的盛事,既然党不让文艺复兴,我们就取“里程碑”中的那个“碑”字怎样,杂志名称叫作“碑”似也并无不妥,不知韩寒是否可以参考这一提议!
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疯子独语

疯子独语

我要把你们都关起来
我要把你们 把你们
都关起来,关起来
杀死杀死全部杀死

我要把你们都呯呯呯
呯呯呯,我要把你们
统统枪毙
枪毙,在你们作恶的地方

我要把你们都
都象你们欺压我们那样
欺压你们
把你们都关起来,杀死

你们不让我们开口
你们不让我们说理
你们不让我们过活
我们为什么还要奉你们为神明

我要把你们的钱财都分给穷人
都分给穷人
分给,那些被你们夺去一切的
一无所有的孩子

我要把你们都、都
送下地狱 送下——
哎呀,党官老爷
放我一条生路吧

我不过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页/5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