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你一笑

应知佛地通心地,只把商场作道场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6
  • 总访问量:263545
  • 开博时间:2007-05-24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纪念刘德一


 四川人人都熟悉的表演艺术家刘德一先生去世了,想写一篇文章纪念他。

 我和刘老师的交道始于2000年,那时他已经是名满巴蜀的“凌汤圆”,和“哈儿师长”了,而我则在绵阳的一家生产电子产品的上市公司任总裁,天天与生产和销售有关的报表打交道。我们之间其实本该很难产生交集的。

 突然有一天,当时的绵阳市文联主席,一位在四川还有点名气的二三流作家郑重其事的派人来邀请我去赴宴做客,说是绵阳市委宣传部和市文联准备把沙汀先生的长篇小说《淘金记》搬上屏幕,他们打听到我这个工业企业的老总是学文学出生的,还教过几天文艺美学,希望我能以文学同道的身份共襄盛举,为这个剧赞助点资金。为了说服我下决心,主人除了当场送给我一幅启功先生的字和范曾先生的画以外,(赌咒发誓说是真迹),还向我宣布:著名喜剧艺术家刘德一将隆重出演本剧。

 觥筹交错,酒酣耳热,席间在坐的绵阳文化达人们对我褒扬有加热情歌颂,溢美之词罄竹难书,我本来就是个颤花,那经得起这个阵仗,骨头一轻,当场拍板:捐款50万,玉成此事。没有想
分类:一身独为客 | 评论:37 | 浏览:97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年悠悠说赌城(完)



 美国于我,实在不是一个好的去处,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一到晚上,那些白日里称雄世界的大都名城就变成了一座座鬼气森森的人间地狱,无论是东岸的芝加哥纽约,还是西岸的洛杉矶旧金山,莫不如此。唯有拉斯维加斯在美国本土是个例外,(外岛的夏威夷晚上也还可以散步)。赌城的灵魂是被璀璨的华灯点亮的,夜幕下的小城浸淫在堪称世界之最的豪奢灯海里,突然间千娇百媚,风情万种,‘妙处难与君说’。而在大白天,蓝天白云下的拉斯维加斯反而是座毫无生气的死城。所以中国人去到那里根本不用倒时差,只需白天懒睡,夜间出没,便可如鱼在水,适得其所了。

 拉斯维加斯有世界上最划算的“美食”。各家赌场为了吸引赌客,都备有物超所值的超级自助餐,品类之繁多,价格之低廉,都超出你的想象。食品虽然精彩纷呈五花八门,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统统的超级难吃。每到吃饭的时候就常常对美国人民怀有深深的同情,同情他们吃的是猪狗食,干的是牛马活。有一天突发奇想:建议中纪委把哪些贪官污吏全部押解到拉斯维加斯,强制吃一个月的赌场自助餐,保证一个个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分类:一身独为客 | 评论:36 | 浏览:109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美国印象:十年悠悠说赌城(待续)



 从洛杉矶归来,刚刚告别了加州和煦的阳光,迎我而来的却是神州凄冷的阴雨。好在我还比较喜欢这种风又飘飘,雨又潇潇的氛围,所以下雨不影响我的心境。今年打算剥一剥我去世界各地的见闻感触,今天就算是首剥式。

 拉斯维加斯是我去得比较多的地方,以前是因为我的杂志《视听技术》,需要了解那里每年举办的全球冬季消费电子展(WCES)的有关动态和资讯,时间是在每年的一月,后来是因为参加全美的电视节目展(NATPE),同样也是在每年的一月举办,所以那地方就常去。

 第一次去刚好是十年前(1998年一月),第一眼看到赌城风貌的时候,全部的心情只能用两个字概括:相当震撼!

 屁大点地盘(140多平方公里),稀稀拉拉点人(20多万人口),周围还尽是些鸟都不生蛋的荒原和沙漠,洋鬼子们却在这里创造出了一座梦幻般的城市。

 这里鳞次栉比的耸立着一座座华美的建筑:艾菲尔铁塔,自由女神,金字塔,斯芬克斯像,威尼斯水乡,巴格达城堡,凯撒皇宫……
分类:一身独为客 | 评论:36 | 浏览:51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的打算

  
  
   才过完元旦,跟到就要说春节的事了。
  
   去年被谢不谦李伯伯儿他们骗上剥山,仓促上马,临阵磨枪。原来以为就他几爷子在这里猴跳武跳的,觉得陪陪他们也无伤大雅。心说和你几个比起来即便不算体健貌端,起码也混个年富力强,却不料很快发现火色不对,这边厢高手如林锦绣如织:冉云飞日拱一卒,河东狮吼;罗冰儿口角噙香,笔端蕴秀;王恳沉郁顿挫,阿红温柔敦厚;橘子情怀浪漫,郭妈棉里藏针;刘黎明老道,野狐兄深沉;兰楚清新禅喜淡雅…真真是谈笑皆红乳,往来无白丁。相形之下我顿觉人老珠黄英雄气短,加之客观上时间紧,商务重,所以没写几篇就赶紧熄火走人。原打算从此遁形红尘归隐江湖,最终却不堪他们的追思绵绵,又重新误入歧途粉墨登场。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只好认命。
  
   即来之,则安之,今盘我打算新年新气象,多抽点时间认真剥一剥,顾不得英雄迟暮力不从心,好在佛家有云“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大家宽容些,我便释然了。
  
   今年计划把剥剥分成三大类来写:
分类:剥音杂弹 | 评论:36 | 浏览:45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愿将忧国泪,来演丽人行-----复王恳

  




 王老:
   前段时间瞎忙,没有时间上网,今天才看到你给我和谢不谦的信,迟复为歉,敬请海涵。 读了你的信,思绪万千。现在把我的一些想法和你交流,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关于文化大革命,我的意见一如既往,希望你能多多写,好好写。这基于我的一种深深的忧患。我常常担心同样的历史还会在中国重演。四十年过去了,弹指一挥间,中国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思想比那个时代自由了许多:剥坛上都可以允许冉匪,戴晴,王垦这样的反动份子有一席之地;财富也比那个时代丰足了不少:现在基本上家家都能有房有车,楼上楼下电灯电话,但是,一个文明的中国并没有真正到来,自由和民主离我们还很遥远,狂野和兽性卷土重来的社会历史条件并没有被彻底颠覆。当现代政治体系的建构还是一个憧憬,法制和法治也还远远不能筑成真正的堤坝,那么就不要相信,狂涛再起的时候,我们有幸免的可能。所以你不是在炫耀伤疤,而是在警示,在呐

分类:剥音杂弹 | 评论:101 | 浏览:110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贴) 邋 遢 丈 夫

  
  
  编者按:最近工作很忙,实在没有时间给大家写剥剥,转一个有意思的作文把大家润到先,回头再给大家写哈。 各位:这篇文是王垦媳妇揭发他的,希望大家看清他的反动嘴脸,给他媳妇伸冤,同时也提醒下面的小弟弟,特别是小妹妹,遇人不淑,风险很大。嫂夫人啊,人家现在小朋友才不会那么笨,遇到这种货色早就把他下课了,也只有你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根扁担你都佬起走.....



邋 遢 丈 夫
  
  
  
  
  眼看再不嫁就嫁不出去了,于是降格以求,嫁了个大我很多的丈夫。
  
  在外人眼里,我一定是被丈夫捧着哄着的主,因为男人娶了一个比自己小得多的老婆,大都极尽殷勤百般迁就。对天发誓我从未享受过这种殊遇。当初稀里糊涂嫁给他,原因有二:一是那张破报纸说老夫少妻生的孩子大多聪明漂亮,据统计,世界上有过最杰出贡献的人父母年龄都相差六岁以上,孔子的父母相差50岁;其二,误以为华丽的外包装(北大研究生学历)里
分类:他山之石 | 评论:53 | 浏览:62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举杯吧!朋友 (写在满月的时候)

  
  
  举杯吧!朋友,请为我的小店开张,畅饮一杯祝福满月的酒。
  
  一个月以前的今天,我十分偶然的了解到我的老哥们谢不谦,李伯伯儿们有了一个新的玩法,写博客。在他们的鼓励,激将和直接指导下,我以一个小个体户的身份,在这里开了一个小店,很久没有写过东西了,难免气短心虚,不料试营业期间,竟然获得广大新老朋友的热情照顾,生意还算不错。真心的感谢大家扶持新剥人,鼓励新剥法,对我这个剥坛的野狐禅宽容大度。雨露滋润禾苗壮,看来芳草新叶也是可以蔚然成林的。
  
  剥坛多少事,得失寸心知,下面是我对自己参剥一月的自我表扬
  
  初上剥山,我的工作态度是值得肯定的。经过艰苦的考据训诂,认真的实验比较以及跨学科跨语种的重构和解构。我终于揭示出了所谓“博客”的本质其实就是“作文”。这个发现的重要意义在于把原本似乎高高在上的文学殿堂,变成了芸芸众生的游乐场所;把谢不谦,李伯伯儿这些高级人士的雅赏之器,变成了我们这些引车卖浆者流也可以嬉戏的玩具。降低了进入门槛,扩大了市场规模。
  
分类:剥音杂弹 | 评论:55 | 浏览:52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夜星光灿烂

  

      刚才去川音的音乐厅听了一场歌剧,意大利作曲家普契尼的《托斯卡》。
  
  在所有的歌剧作家中,我最喜欢的就是普契尼,而他的四大名剧里,我又最喜欢《托斯卡》,以前是在唱片里听,第一次看现场演出是前年在巴黎歌剧院,那份感动,那种满足,“妙处难与君说”。
  
  问题是成都怎么可能听到正宗的意大利歌剧?我不大相信,但鉴于是我的老朋友,音乐学院的敖院长再三相邀,一来盛情难却,二来也有几分好奇,于是欣然而去。
  
  走到音乐厅门口,敖院长热情的送上节目单,一看,心都凉了半截!演出单位:四川音乐学院声乐二系;乐队:四川音乐学院交响乐团!前不久才遭了这个乐团的一盘壳子,我曾经赌咒发誓这辈子一定离他们远点。咋个冤家路窄,在这里又遇到他们了哦。
  
  那是去年,钢琴天才郎朗到成都开了一场独奏音乐会,敝总公司签约歌手张靓颖小姐还到场助兴,当时担任协奏的就是这个倒霉的乐团,协奏的曲目是《黄河》,当我听到他们奏
分类:明朝有意抱琴来 | 评论:39 | 浏览:48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检举和警告

  
  
  李伯伯儿在本人的指导下终于走上正路,开始剥名人了,但是我最担心的事也终于发生了,他居然敢在众目睽睽下公然侵权,强抢民女谢不倩(人家年轻的时候其实还是有点倩,现在不行了,很肥,165,85公斤,脖子以下脚背以上全是屁股)。
  
  和你混了几十年了,老子早就料到你娃是狗改不了要吃某种特殊食品的,所以上盘就打了招呼在先,说清楚了的,谢不倩是我劳神费力开发出来的项目,受专利保护,提醒你不要来徬,结果你仍然估吃霸占,抓过来就剥。要剥你就好生剥嘛,看在熟人份上,老子也认了,结果没有想到你娃如此阴暗歹毒,刚刚剥到人家肚脐眼周围你就不剥了,喊陈胖娃儿来接到往下剥!你当真话把我当成了《水许》里头那个李达了嗦?天天拿起两把宣花大板爷,你喊砍哪儿就砍哪儿?上盘就遭了你娃的壳子,唆使老子揭发谢不倩看黄记,结果惹得谢老的粉丝们砖头瓦片铺天盖地而来,老子还没有回过神来就鼻青脸肿的成了熊猫,今盘你又来抛玉引砖,欲再陷老子于不义,重掀腥风血雨,又引飞砖漫天,老子虽然是个老实人,但你挖这么大个凼凼还是看得清楚的。李伯伯儿,你太阴险了。
  
分类:剥音杂弹 | 评论:68 | 浏览:69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真情告白

  



       一篇整起耍的剥剥引发那么热情的关注和严重的意见分歧,的确是我始料不及的,为了统一思想,加强团结,把娱乐进行到底,我打个总结: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陈胖上剥山,准我乱弹琴。
  


         文章千古事, 那是谢不谦,冉云飞这些莽东西必须要考虑的,我们可以对他们高标准,严要求,说了错话,写了别字,都可以开骂,喊球你几个要去当啥子文化名人;而我就一个体户,希望大家放我一马,放低标准,允许我在此胡说八道,乱弹琵琶,喜欢的俸我一声“如听仙乐耳暂明”,我当蓬门迎友;不喜欢的骂我一句“呕哑嘲哳难为听”,尽可拂袖而去。
  


       另外,我所剥之人,都是我几十年的铁杆老友,剥他们尤如自剥,绝不会伤害无辜;而所剥之事,也无非些风花雪月,插科打诨

分类:剥音杂弹 | 评论:71 | 浏览:74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谦看黄惊魂记

  

今夜继续搞笑,因为生活还需要快乐的延续
  
  本来是剥谢不谦的,不过必须先表扬一下李伯伯儿
  总体上说来你还是个好同志,听得进批评教育,能从善如流,很快就从作“愤青”状恢复到“幽默大师”的老本行了,这就很好嘛,我们商场上有句至理名言,叫“隔行不言利”,莫去随便改行,尤其转型动作不要来得太陡,一点过渡都莫得,让广大粉子无所适从不说,自己也事倍功半,得不偿失。
  
  同时还要表扬你的智商水平也恢复得很快,今盘在战术上就整对头了,发挥了自己的特长,说不赢就抄,写不动就画,,反正抄别人的作文是你娃的童子功,从小就培养出来的业余爱好,用起来得心应手,(老子总共才发了六篇剥客,你娃就顺过去两篇半);而画漫画又是你的看家本钱,在剥坛上是绝对高手。我从来就没有相信过你这黔驴会有技穷的时候。不过看了你贴上去的那幅仿凡高的作品,我就在想,如果你再在人物的颈项上画块大瘤子来吊起,岂不更有创意?你千古后岂不更有收藏价值
  
  最让我感动的是你身边的众多粉子,这几天的表现可圈可点,
分类:往事写真 | 评论:120 | 浏览:89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夕何夕 兼忆尔泰先生狱中事





 今夜不搞笑,为了那个众所周知的原因。
    
  记得那年今夜,谢不谦在北京骑新华门前的狮子,我和李伯伯儿周伯伯儿站在人民南路广场的观礼台旁,和很多素昧平生的朋友手挽手筑成了一道人墙,夜深了,微雨,有些凉意。成都暂时还没有出现传闻中的危象,突然有人喊了一声:北京出事了。开始不太相信,赶紧跑回周胖家里,他家那时住西御街,就在人南广场旁边,郭芳拨通了北京友人家里的电话,双方都用的是免提,(那时还没有手机和网络),电话那端寂寂无言,唯听风声枪声坦克声,声声惊魂,电话这头我们默默无语,只有郭芳,热泪千行。。。
    
  写到此处忽觉心头微醺,想起和你几爷子笑笑闹闹,颠颠狂狂转眼就快三十年了,好像还没狂够,还没笑饱,几十年间管它

分类:往事写真 | 评论:39 | 浏览:46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紧急通知和重要公告

  一 紧急通知
  
  
  周胖娃儿,谢不谦,李伯伯儿:
  
  接社区领导指示,为了缓解自陈胖开剥以来给你们带来的沉重压力和巨大痛苦,也为了给这两天笑痛了肚子笑掉了假牙的广大粉子有喘息和治疗的时间,兹决定从六月一日到周末双休结束,给你们放假三天。希望你们在此期间振作精神,放松心情,这几天想吃点啥就弄来吃,想去哪儿耍就去哪儿耍,虽说来日无多,但也要过好每一天。节后也应该学习革命先烈,在粉子面前绷起,不要拉稀摆带,人生自古谁无屎?如果遭剥凶了,社区领导自然会出来给你们揩粑粑的。
  
  另外今天是儿童节,社区领导要求你们用实际行动重温童年的天真,以唤醒良知,改邪归正,具体措施如下:
  1 今天晚上全身脱光在屋头爬起耍,从楼上爬到楼下,反正你三个都住的跃层,但要记住腰杆上綑条尿不湿,不能随地大小便;
  2 今天晚上喝酒全部使用奶瓶,如果媳妇些不给酒喝就架起势的哭,如果还不给,就把尿不湿扯了到床上去屙;
  3 和媳妇商量一下,看今天晚上能不能回味一盘小时候吃
分类:剥音杂弹 | 评论:24 | 浏览:36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给李伯伯儿的私房信

      
    
 不谦到现在还在采取鸵鸟政策。钱一鸣不开腔,我理解为芳心默许,毕竟鲜花插到你这堆牛粪上那么多年了,有机会也让人帮她出出气噻;你娃一直稳起,我就认为是冥顽不化,以为用“拖”字诀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嗦。我正告你,那是不解决问题的。老办法,摆台酒,吃回讲茶,大家议一下,那些讲得,那些讲不得,那些讲到五成,那些讲到八成。看还有不有得个商量。越拖越被动,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为了做到仁至义尽,再给你一天的时间,还无动静的话,老子就不认黄了哈!算是我的哀的美敦书了。
      
  今天就先收拾一下李伯伯,压一压这股歪风邪气,老子来了三天,你就抢了两盘沙发。女士优先你懂不起嗦?枉直还去英国操过的,天天就晓得喝哄人家“美女鱼”,“尖头鳗”听说过没有哦?下面是给李伯伯儿的私房信
      
      
 尊敬的李伯伯儿:
      
  昨天看了你新发的作文(《谁教唆了我们》),心情十分沉重,一半是为了你所说的那件事情。钱一鸣一定还记得,当年我们师大学生文工团参加全国首届大学生文艺会演,捧回三个一等奖,一个是交响诗《青春颂》,何训田作曲,我指挥,师大学生交响乐团演奏,那是何训田交响音乐的处女作;第二个是大型舞蹈《金色的梦》,我作曲兼指挥,你前妻跳一个东方仙子,婀娜多姿,钱一鸣在里面跳一个希腊女神,光彩照人;第三个是刘依和谢长的双人小舞剧《悔恨》,表现的就是当年的一个小学生,原来天真可爱,亲爱的老师给他系上了鲜艳的红领巾。后来乾坤颠倒,他把红领巾做成鞭子,抽在老师的身上,心上。等到噩梦醒来,他却只能捧着红领巾在老师的灵前述说无尽的悔恨。当时这个作品在全国高校中影响很大,因为它浓缩了一代人的集体忏悔。我也建议重读一下当年梁小斌的《中国,我的钥匙丢了》,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强烈呼吁家长们,你们的孩子可以是宠物,甚至是废物,但决不能是野物!!
      
  我心情沉重的另一个原因,是看到因为我的出现,这么快就逼得李伯伯儿你改行了。事到如今,分析起来我们双方都有责任,但主要责任在你!
      
   首先那天喝酒就不该喊我去,你几爷子欺负老子没弄醒豁啥子是剥客,在那儿脸红筋涨。兴奋莫名的高谈阔论,一会儿剥狮子山,一会剥江安花园,谢不谦更玄,一开口就剥到宣汉了,老子一直以为你们是弄了个房地产公司在说圈地,都圈到宣汉去了,幸好冯川两口子厚道,不断回忆我当年的辉煌,才给我找回点面子,不然那一台苦酒,不晓得要咋个喝。
  圈地你就圈球你的地嘛,嘿,你几爷子话锋一转,先虚情假意的把我表扬了一下,说我这儿对那儿对,然后齐普谱的嘲笑我说你娃就是弄不来“博客”!高高举起,狠狠摔下,心态之阴暗,手段之毒辣,空前绝后,令人发指。老子见势不妙,只好先溜了。
      
  等到老子搞清楚了所谓狗屁剥客其实就是在网上写作文的时候,老子的万丈无名火,悉向胆边生。你们称二两棉花去访一下,老子小学三年级写到作文本本上的“博客”基本上篇篇都是高年级的范文,那时候我经常很得意的看着高年级的语文老师把老子的“博客”誊在黑板上,要求那些瓜兮兮的大哥哥大姐姐抄下来拿回去背。77年高考,我自揭伤疤,我的数学是5分{其中缘由跟我那轻歌曼舞的中学时代有关,以后有机会再讲},人家师大的老师还不是主要就看起了我写到卷子上的“博客”才破格把我们这些收了的嘛,虽然后来下海当串串,忙生意把这个手艺丢生了,但那是童子功得嘛。几十年没有摸了,初来咋练的,但前面写的几篇广大社员还是基本认同的嘛。
      
  其次你不该让陈薇把我弄上来和你比到整。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平时都晓得要搞啥子个人表演会要趁我不在,不会去鸡蛋碰石头,去年是趁我在法国的时候搞了一盘,刚才底下有个妹妹揭发说今年趁我视察美国的时候又弄了一盘。为了扩大个人影响,全然不顾艺术质量,搭个草台班子就开干,居然把个咪撮撮的周胖娃喊来帮你比动作,打下手。周胖娃小脑发育不好,动作不够利索,而且完全没有在演艺界的从业经验,这些你又不是不晓得,你都还下得了手啊!说起我就是气!你也太自私了嘛!你晓不晓得后果?周伯伯儿每次帮你打了下手比了动作,回去就整夜整夜睡不着,郭芳灌一大把安眠药都不起作用。兴奋得很。我一回来就和我套近乎,说大家都是圈儿里的,以后要互相照顾哈。还问陈道明胡军他们离开后华谊最近还会不会签新男演员,搞得我一头雾水。你说你害不害人?
      
  这盘不晓得你娃那根神经短路了,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来。你几个弄个地盘自己就好好耍嘛。你唱我和,互相取暖,那点不好呢,非要把我弄上来挤到,我本来就是带着气来的,愤怒出诗人,一看这边这么热闹,粉子又多,自然就来劲了,很是卖力气。再加上才华这个东西的特性就是要横溢,你劝都劝不住。人家谢不谦是大学者,走的是厚重加温情的路数,和我们没有好大可比性,而我们两个同质异构,属于同业竞争。结果东西写出来,夺了你的光彩。我也不是有意的嘛。现在的人现实得很,也聪明得很,人家不怕不识货,只怕货比货,我两个一比,你当然就喊“哦祸”,你毕竟是画图画出生的啊。本来就人往高处走,再加现在又时兴喜新厌旧,这下子粉子倒戈,饭碗耍脱,怪不得我,也怪不得别个。
      
  虽然形势有点紧张,你也不该这么快就改行嘛,实在要改吗,你选个好行当嘛。跑去改你妈个“愤青”,你晓不晓得现在的粉子些喜欢啥子类型的男人哦?据公安局调查{老子公安局有人},喜欢下面三款:
  1老成持重,少言寡语,沉默是金。{其实就是我们常说的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比如周伯伯儿。人家女娃子感觉安全;
  2风流潇洒,学识渊博,家务全包,工资全交,剩饭全消,温柔体贴,善解人衣,比如谢不谦,人家女娃子感觉浪漫;
  3幽默机智,妙趣横生,嬉笑怒骂,皆成文章,视险境为坦途,化腐朽为神奇,比如改行以前的你,人家女娃子感觉快乐。
  据说现代女性最讨厌的就是“愤青”,网上这种品种最多,并且和上叙三款边边都沾不到,又费马达又费电,再加上你都四十出头的人了(我对你确实比对他们好,凡是对外公开报你娃年龄的时候都是给的75折,那两爷子从来没少过8折),临时改行,困难不小,你娃政治水平又不高,混了这么多年,1“布尔”才他妈6“维克”,人家谢不谦早就“什维克”了,所以我说,以后铁肩担道义这些事情,就交给不谦他们去整,人家是大知识份子,社会栋梁,该负点责任,你还是回到从前的你,以天下段子为己任,置他人生死于度外,把幽默进行到底。至于我嘛,你晓得的,商人重利轻别离,说不定那天就退出江湖了,苟全性命于盛世,不求闻达于网络,所以你千万要稳起,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紧紧的握你的手!
      
       此致
      
                 敬礼
      
      
      
      

分类:剥音杂弹 | 评论:31 | 浏览:35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剥与不剥间,老夫千万难

  

    看来这剥客还真是个好东西,昨天我一宣布要剥人,几个牛鬼蛇神就清风雅静了,尤其是谢不谦,今天悄咪咪的,连点声音渣渣都莫得了,人啊人,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我其实是动了点恻隐的,问题是昨天节目已经预告,你总不能让我开天窗,失信于广大社员啊?但是你今天又突然这么乖,要我断然下手又于心何忍呢?唉,做人难,做剥人更难。
  
  万般无奈,给昨天点狗狗点出来的二号种子选手周胖娃去了一电话:
  “看见我写的剥剥没有啊”老子拉长声音,充满傲慢与偏见。
  电话那头:“看了,看了,反复看了”,他可能有点不祥之感,声调温顺而谦恭;
  “看了感觉如何啊?”我语气有所缓和。
  “很如何,很如何”, 声音微微颤抖,已经语无伦次了;
  “要加强学习哦”,我只好变得语重心长。
  “在学习,在学习”,可能听出危险过去了,那边感激涕零,诚惶诚恐。
  罢了,万一把他吓坏了,白胖娃儿回来收拾我,喊我赔他老公,那就麻烦了。不过周伯伯儿啊
分类:剥音杂弹 | 评论:32 | 浏览:33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页/1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思念秋天窍

2018-12-10

流丽年华昧

2018-11-01

叶小琛挪

2018-10-25

jfsvwn1746..

2018-10-18

九州神国阜

2018-10-18

深海悬崖

2018-10-18

dengbinhom..

2018-10-11

夜凝苍穹

2018-10-10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