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龚小夏天涯名博

生活在地球另一面的华盛顿。有时候了解情况能借近水楼台之便。xiaoxia_gong@yahoo.com。http://my.tianya.cn/12189059;http://t.sina.com.cn/1887447970/profile/ 更多请上http://voachineseblog.com/gongxiaoxia/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
  • 总访问量:
  • 开博时间:2007-05-22
  • 博客排名:第226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诗酒试年华

2014-11-19

生活之旅1..

2014-11-15

高位站岗

2014-11-07

baiii

2014-11-05

神佑天罗

2014-11-05

顶党的费

2014-11-05

杯懒人先醉

2014-11-05

tongan01

2014-11-04

狼狈为干

2014-11-04

巴掌满天飞

2014-11-04

骚放自如

2014-11-02

博客门铃
博文

迷茫华尔街

  纽约的祖科迪公园距离华尔街金融中心的联邦储备大楼只有大约五百米,平日天气晴朗时会有不少在附近工作的蓝领雇员到这里的树荫下来用午餐。“九一一”恐怖袭击中,公园的设施被毁坏了不少,后来因此多次被用作九一一纪念活动场地。最近几个星期,这块三千平方米的地皮却挤满了示威者——祖科迪是“占领华尔街”运动的源头与中心。
  这群吸引了媒体广泛关注的示威者到底是些什么人?他们有什么样的要求?希望实现哪些目标?他们对美国的政治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会不会像两年多前出现的茶党运动一样,成为改变美国政治地图的群众性力量?十月九日,在祖科迪公园被占领了三个多星期后,我怀着上述问题来到了示威的人群中间。
   隔了好几条街道,就能听到祖科迪公园那面敲锣打鼓的声音。冲着鼓声过去,看到的是四、五个十几二十岁的小伙子们在街边不停地敲打着几面色彩鲜艳的锣鼓,旁边还不时有人闻鼓声起舞。他们身后的公园里面,大概有二、三百名示威者与看热闹的人。穿戴整齐一点的,大都站在公园的外圈,各自手持标语在呼喊口号;圈子里面的人却多是衣冠不整,看上去很是萎靡不振。一问之下,才明白外面的人多是平日有工作,赶上周末才来助威的新鲜
分类:美国时政 | 评论:0 | 浏览:88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九一一”并未从根本上改变美国

  我居住的北弗吉尼亚地区离五角大楼只有两站路,许多在国防部工作的人员住在这一带,因此也有多位九•一一恐怖袭击中的受难者。这里也住着不少来自穆斯林国家的移民,附近有个七千人的清真寺,九•一一的十九个恐怖分子中,有两人曾经多次到那个寺中做祈祷。恐怖袭击发生之后,地方政府立即派出了大量的警察去保护这个清真寺,以便在出现过激行动时出面制止。结果,这类现象根本就没有发生。不仅如此,附近的一些妇女团体还自发开始了一个带头巾的行动,不少非穆斯林妇女仿照伊斯兰教的传统带上头巾,以表示反对任何歧视穆斯林的做法。全国各地尤其是在穆斯林人口比较多的地区都有类似的行动,足足持续了好几个月。这个并不太出名的行动本身对于解释九•一一给美国带来的影响,大约比任何重要的却是临时性的国际政策更加能体现美国这个国家的本质。
  世界上普遍的看法是,九•一一恐怖袭击给美国带来了很大的改变。最显而易见的,是美国卷入了三场在穆斯林世界的战争。这些战争以及美国的反恐政策令美国与穆斯林世界的关系进一步紧张。基地以及其它的恐怖组织不断试图发起的袭击,使得美国和西方世界总是处于紧
分类:美国历史 | 评论:1 | 浏览:52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信息的翅膀

   “如果线路上的电能够被看得见,就没有理由认为思想不能通过电来即时传播。”以塞缪尔•莫尔斯的名字命名的莫尔斯电码,就是他这句话的印证。
   在莫尔斯电码被发明出来之前,人类的信息通讯基本上被交通工具束缚着。除了烽火台、响箭等有数的几种有限远距离信息传输手段之外,信息传播的速度由传播者交通工具的速度来决定——徒步、骑马、信鸽,信息总是要经过载体一步步地传送出去。
   十九世纪初年美国的画家和艺术家莫尔斯和千千万万不幸的人一样,缓慢的信息传输给他们带来了生命中的悲剧。1825年,莫尔斯被雇去首都华盛顿画一幅拉法耶特侯爵的肖像。一天,他接到了五百公里之外康涅狄格州纽黑文市的家中父亲的来信,说他的妻子病危。莫尔斯和他的妻子结婚只有五年多,有了四个孩子。听到消息之后,他立即放下手头的工作赶回家。到家时却发现妻子已经在四天之前下葬。
  这场切肤之痛令莫尔斯深感高速度信息传输的必要,也成了他以后开发莫尔斯电码的动力。
  塞缪尔•莫尔斯1791年出生在马萨诸塞州波士顿附近的一个著名的加尔文教(亦即长老会)牧师的家庭。他的父亲迦地大•莫尔斯除了教堂布道之外,还在一个女校中教书。美国当时刚刚建国,新的国家不断向西部扩张,国土的状况不断发生变化。不用说普通人,哪怕是受过很好教育的上层阶级,对国家以及世界的地理知识都非常有限。看到这点,老莫尔斯在1784年出版了第一本普及性的地理教科书,后来又连续出版了有关的杂志和书籍。当时美国的学校大都采用了他的教本,因此他经常被人称作“美国地理学之父”。
分类:世界历史与政治 | 评论:0 | 浏览:39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美国债务上限的拉锯战

   离联邦政府的债务上限还有两天时间,七月三十一日晚间八点四十分,美国总统奥巴马来到电视镜头前向公众作了一个简短的声明。他宣布说,白宫已经与国会两院的两党领袖就提高债务上限问题达成一揽子协议,议案将立即交付国会进行表决。奥巴马指出他对这个协议并不满意,但在目前的情况下却是两党之间为了避免债务违约而能够做到的妥协。几分钟后,总统脸上带着遗憾的表情,没有回答媒体的问题便离开了新闻发布会。
   也就在这前后,众议院的共和党籍议长贝纳给本党的议员送出了一个PPT幻灯片文件,简要地叙述了这个协议的内容。其中包括在增加债务上限的同时削减预算、国会两党成立委员会来决定削减项目并为此而制定出截止期限、未来在议会中引入平衡预算宪法修正案的讨论,等等。
   八月一日下午,众议院以二百六十九对一百六十一票通过了该项议案。投下反对票的是民主党的左翼与共和党的右翼。第二天,参议院以七十四对二十六票的大笔数通过了相应的议案。奥巴马总统立即出来向全国宣布了这一消息。持续了数月的债务上限危机终于结束了,绝大多数美国人就此也松了一口气。
  
  债务上限危机的背景
   美国宪法的
分类:美国时政 | 评论:15 | 浏览:91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地方做起的财政改革

  巨额政府债务和财政赤字已经成了美国人的一块集体心病。除了少数奉行极端的凯恩 斯主义的人——比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之外,无论是自由派、温和派、保守派,都承认降低债务、减少赤字势在必行。然而,如何在实行的同时不影 响经济的发展和就业率,这点谁心里都没有底。  
  就在联邦政府争吵不休的同时,许多地方政府却已经就平衡预算展开了积极的行动,成果最显著的地区就是与首都华盛顿一河之隔的弗吉尼亚州。八月十八日,州长麦 克唐纳发布消息说,继去年两亿美元的财政盈余之后,今年的财政再次出现了五亿四千四百八十万美元的盈余。而仅仅在两年以前,该州的财政还有大约四十亿美元 的亏空,占政府预算的百分之十。这个数字比联邦政府大约三分之一的赤字比例虽然低不少,但是由于州政府既没有开动印钞机的能力,借贷幅度又有限,所以这在 选民中也引起的相当的危机感。尤其是在州政府因为缺乏资金而关闭了公路边大批服务设施之后,财政赤字就成了人们每日能够感受得到的现象。
 2010 年现任的州长上台之后,立即大刀阔斧地开始削减预算。他用的办法其实也很简单。首先,他给自己十七万五千美元的工资减去百分之五。这位
分类:美国时政 | 评论:2 | 浏览:37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保守主义的终结

   “新保守主义”在冷战结束特别是九一一恐怖袭击之后的一段时间对美国的外交政策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新保守主义者相信,美国应该以其政治、军事、经济力量,在世界范围内弘扬美国的价值观和政治社会制度。正如新保思想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历史的终结》的作者弗朗西斯•福山所说的那样:“新保守主义者根本不要维护现存秩序,因为这样的秩序是建立在等级制、传统、性恶论的基础上的。”他们认为,美国的使命是在全球推广自由民主制度。而旧有的国际关系架构,包括联合国这样的国际组织,却是自由民主的障碍,因为全世界的专制政权在里面都有发言权。
   美国在伊拉克与阿富汗的战争中遇到的种种麻烦,以及全球化下国际经济的新格局对美国形成的挑战,使得新保守主义的理念受到了广泛的怀疑。不仅原来反对战争的左翼对其痛加批判,一贯支持上述两场战争的保守派的右翼也开始摈弃这一理念。其中,一批著名的保守派的法律专家,比如曾经担任里根与老布什总统法律顾问的博登•格雷和布鲁斯•法恩,就指出新保守主义的外交政策在事实上威胁了美国的立国原则。
   这些学者援引美国国父们推崇的古罗马为例子:在罗马
分类:世界历史与政治 | 评论:1 | 浏览:30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国际援助与腐败

  在联合国、世界银行、IMF这些全球性的大机构的领导层中,到处都可以看到有千万甚至亿万身家的权贵以帮助贫困国家、重新分配世界财富、保护环境等等动听的名义来攫取权力、金钱、地位。这些组织在很大程度上背离了成立时的宗旨,其臃肿庞大的官僚机构以各种方式来影响甚至操纵世界的政治和经济,成为今日国家体系上令人不舒服却又不得不对付的寄生物。最能反映这些组织的无能与腐败,就是对外援助的项目。
  历来主张取消美国对外援助拨款的保罗说过一句非常著名的话:“对外援助就是将富国里穷人的钱拿去给穷国里的富人。”的确,发达国家的纳税人供养着这些昂贵的组织,大量以援助名义给出去的金钱从那里转到了发展中国家,受援国里养出了一大批腐败的官僚权贵,那里的人民却往往越来越穷。难怪西方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都不断有针对援助项目的严厉批评。
  
  国际组织昂贵的官僚机构
  自五十年代冷战以后的半个世纪中,西方国家在对发展中国家的援助项目中投入了两万三千亿美元。这笔资金经常是跳跃性增长的。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出来指责发达国家太吝啬,建议将援助资金加倍。肯尼迪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经济成长阶段理
分类:世界历史与政治 | 评论:1 | 浏览:34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伟大的政治钟摆

   在空旷地方走夜路的人会遇到一种现象:本来以为在一条线直走,殊不知发现走了半天却回到原地。迷信的人以为那是遇上鬼怪了,所以中国人俗称为“鬼打墙”。在历史的发展中又何尝不是如此。当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自以为在鼓足干劲向前直线奔走的时候,却猛不丁发现自己中了这种“欲速则不达”的圈套,不但回到原地,而且在奔走的过程中还白白地牺牲了大批人的汗水甚至生命。中国人在二十世纪中这种苦头吃了不少。记得1980年代初期农村搞生产承包责任制的时候,共产党的干部们便叹息道:“辛辛苦苦几十年,一步回到解放前。”三十年来,中国人“摸着石头过河”,在直奔经济起飞这一目标走了很远之后,却忽然发现只有唱起几十年前那些“红歌”才能激起一点人们对国家和社会的热情,尽管那些歌曲的背后充满着五、六十年代人的血和泪。对过去有点记忆的人不禁会忖度,是不是历史又会再次给饱经沧桑的中国人开一个残酷的玩笑?
   美国的历史虽然只有短暂的二百多年,但是却没有出现过中国式的“鬼打墙”。从独立革命脱离英国统治,到南北战争废除奴隶制,到十九世纪后期的工业革命,到二十世纪的平权政治,美国一直在向着一个更加公平和更加富裕的社会前进。然而
分类:世界历史与政治 | 评论:5 | 浏览:34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国债风波与美式民主

  美国最近这场国债风波,引来了世界上各种各样的批评。一个堂堂大国,政府竟然在借债这样的问题上不可开交地闹了这么长时间,直到最后一分钟才勉强解决了问题,让许多外人看起来简直是笑话。中国媒体上不少舆论也借此批评美式民主缺乏效率,不似集权的政府那样能够迅速解决问题。
   的确,多数美国人对这场危机中两党表现出来的偏执与低效表示非常不满。然而,这场债务危机却反映了美式民主制度的一个非常关键的侧面。美国宪法的第一条第八款规定,国会有权以国家的信用作为抵押借贷。也就是说,借贷的大权在国会手里,行政部门不得在没有国会批准的情况下擅自借债。每逢财政预算入不敷出——这是最近多年来的常态——政府就需要借贷。而国会要给贷款额规定一个上限,提高上限需要国会参众两院批准。
   作为三权分立制度的重要原则,国会代表选民掌握着批准税收和财政预算的权力,行政部门只能向国会提交预算计划。国债既然是财政的重要组成部分,国会当然不能放权而任由总统去拍板。在这次债务危机期间,有一些人——包括前总统克林顿——曾经劝说奥巴马总统动用《宪法》的第十四条修正案,绕过国会来提高借贷上限。此言一出,宪法专家们,包括白宫
分类:美国时政 | 评论:4 | 浏览:28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听召唤的民意代表

   美国国债违约期限逼近,众议院在七月二十八日下午晚间连续进行辩论。共和党的议长贝纳本来计划要在那天结束之前表决,但是到了离午夜还有一个小时之际,却传出消息说,有数十位共和党议员坚决不赞同贝纳的法案,再加上民主党的一致反对,使得该法案无法获得217票的多数。持反对立场的共和党人主要是茶党党团的成员,其中包括正在参加总统提名竞争的明尼苏达州的巴克曼和德克萨斯州的保罗。由南卡罗来纳州的黑人议员斯各特领头,十数位几个月前刚刚被选入国会的新人对议长进行挑战。
   在美国的议会民主制下,国会的成员虽然分属共和民主两大党,但是各自党团的领袖对每个议员的约束力是有限的。议会领袖们“管住”本党成员的办法最主要的有三种:控制委员会成员的分配、为选区进行特别拨款、帮助议员在下届选举募捐。在面对去年依靠茶党运动的波澜冲入国会的议员来说,这三种手段就失了效。
   自2009年以来风起云涌的茶党运动,将削减政府开支变成了美国政治辩论的核心,在很大程度上也使得这次债务期限变成了一次危机。国会不能再像过去那样,不断地增加开支,在债务期限到来时继续举新债还旧债。像斯各特这样一批在2010年被选上来的
分类:美国时政 | 评论:1 | 浏览:27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摩门教徒的总统梦

   竞争2012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前马萨诸塞州长罗姆尼与前犹他州长洪博培的祖父辈曾经有过非常亲近的关系。洪博培的外祖父生长在爱达荷州,从小最要好的朋友名叫乔治•罗姆尼,是罗姆尼州长的叔祖。罗姆尼家有两位姐妹和洪博培家两位兄弟谈过恋爱。再往前追溯,这两位竞争对手还是远房亲戚。他们都来自于摩门教这个大家庭。
   摩门教在世界上有一千四百万信徒,美国这个大本营有大约五百五十万,其中将近二百万在西部的犹他州。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出过摩门总统,政坛上职位最高的摩门教徒应数目前参议院的多数党领袖哈利•里德。民意调查机构皮尤研究中心多年来一直就摩门教在美国人心目中的形象进行调查,发现至今还有大约四分之一的选民对出身于摩门教的总统候选人感到怀疑。这种态度还不受党派差异的影响。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内,都有超过百分之二十的人对摩门教不抱好感,而且表示不会将选票投给摩门教徒。
   美国是个多元化的国家,世界上各种各样的宗教在这里都能找到立足之地。特别是基督教新教,更是教派林立。为什么人们偏偏对摩门教采取如此排斥的态度呢?这应该说是该教派著名的一夫多妻教义的后果
分类:美国选举 | 评论:1 | 浏览:39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牙签规定”限制公款吃喝

  好吃大概是多数人类的通病,遇到了自己不用掏钱的饭会多吃也是人之常情。中国这些年来,公款吃喝愈演愈烈。无论这个数字是九千亿还是三千亿,对于纳税人来说都是沉重的负担。
  美国的公款吃喝与中国定义不太一样。政府部门的财务制度相当严格,直接拿公家的钱去过份地大吃大喝的事情很少发生。但是,在这里最令人们担心的,是企业和代表各种利益集团的机构组织通过请议员与官员吃饭来影响决策。因此,国会在多年来通过了一系列立法去限制这类社交活动。
  其中最著名的立法之一,是2007年的被称为“牙签规定”(toothpick rule)的立法。根据这条法律,企业或者行业的游说者不得摆宴席请联邦议员和官员吃饭,但可以请他们参加酒会。酒会上所有的食品都只能用牙签或者手指头拿着吃(是以也有人称做“指头食品立法”),不得有正式的饭菜。酒会上也不能安排正式的餐桌和椅子,大多数人只能站在那里吃喝。(不过完全没有桌椅也不行,因为法律特别规定了到场的老人、残疾人、孕妇必须有地方坐。)这就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吃人家的嘴软”的现象发生。
  由于对食品价格没有规定,法律出台之后造成了不少混乱。比如在渔业的招待
分类:美国时政 | 评论:1 | 浏览:29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2年总统大选前瞻

    类似于“风水轮流转,明年到我家”的说法,东方人中有,西方人中也有。美国经年不衰的电视节目之一,就叫做“命运之轮”。用在美国的政治上,似乎也非常恰当。
    离2012年的总统大选还有一年多的时间,政治评论员们都开始七嘴八舌地进行预测。有人认为奥巴马总统毫无疑问将连任,因为共和党至今还拿不出一个堪与他竞争的候选人;也有人认为,奥巴马经济政策几乎无可挽回的失败注定了明年共和党的胜利。但是,老练的观察家们都会说,现在要做任何预言还为时过早,因为很难测准一年后国家的政治风向。
    的确,美国政治在这些年中显示出了非常高的动荡性。自从2006年中期选举以来,每年的政治风向都会有相当大的变动。2006年,对伊拉克战争普遍的不满使民主党一举拿下了国会;2008年,金融风暴将奥巴马送进了白宫;2009年,联邦政府在经济救助上大手笔花钱,纳税人的愤怒让共和党赢得了数场重要的地方选举;2010年,风起云涌的茶党运动让共和党顺利地在国会下院净增60多个席位。一次次的急转弯,政坛上力量对比的变化,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奥巴马得分不高
    现任总统是否能得到
分类:美国选举 | 评论:0 | 浏览:25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陪审团与司法独立

   佛罗里达法庭最近判的一桩杀人案抓住了全美国人的心:一位22岁的年轻单身母亲Casey Anthony在2008年被控谋杀两岁多的女儿。经过三年多的调查与庭审之后,12位陪审团成员一致宣布当事人没有犯下谋杀罪。判决宣布之后,媒体与民众中出现了一片愤怒的声音。人们纷纷评论说,面对检察官拿出的如此充足的证据,嫌疑犯还被放走,究竟公理何在?然而,虽然是民意沸腾,法律却丝毫不为所动。陪审团的一些成员后来公开解释说,辩方提供的一些证据,检方没有能够很好地解释。无罪判决并不等于认定嫌疑人清白,只不过是陪审团成员心存“合理的疑问”(reasonable doubt)。按照法律,只要有这样的疑问,就不能作出有罪判决。
  陪审团制度是英美司法体系中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中国近年来在讨论是否引进这一制度,赞成与反对的声音都不少。赞成的一方认为,陪审团制度在西方多年实行,已经被证明非常有效。当今中国司法腐败层出不穷,引进这一制度是推动中国法制发展、抑制司法腐败的有效途径。反对的一方指出,中国目前不存在完备的证据搜集规则以及开庭前的证据审查制度,也没有一支专业性的、不带偏见、不受政治影响的法官团队。
分类:美国时政 | 评论:0 | 浏览:25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削减政府还是增加税收?

   继希腊的债务危机之后,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爱尔兰等欧元区国家的主权债务也出现了严重的问题。与此同时,大洋彼岸的美国正面临着债务危机的挑战——到八月二日,如果国会不批准提高联邦的借贷上限,美国政府就面临着无法还债的处境。也就是说,美国必须借新债才能偿还一点旧债,债务由此而越积越多。
   过去解决问题的办法,通常是国会投票提高借贷上限。自奥巴马上台以来,上限已经被提高了三次,数额将近三万亿。 到今年六月,美国的主权债务达到了14.46万亿美元,几乎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看着这个天文数字,多数的美国人难免心里发毛:到了“新帐老账一起算”的那一天,美国该怎么办?真的是“债多不愁”?
   在这个背景之下,国会的共和民主两党之间就提高债务上限出现了严重的分歧。民主党人支持奥巴马政府将债务上限提高2.2万亿美元的计划,同时增加对企业和富人的税收来弥补财政不足;而共和党则要求将这个数目减少至1.9万亿,并坚决反对增税,同时主张以削减政府开支来削减债务。
   在两党的辩论中,债务危机经常被简化为税收政策。按照奥巴马总统的说法,1%最富有的美国人——亦即他所说的那些“私人飞
分类:美国时政 | 评论:1 | 浏览:24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页码:1/37 << 1 2 3 4 5 >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