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83799
  • 开博时间:2005-01-16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几个失而复得的外国诗歌赏析

外国诗歌赏析 (叶丽隽)


詹姆斯•赖特(1927~1980),美国著名诗人,深度意象诗歌流派主将之一。


《宝石》

[美国] 詹姆斯•赖特
佚名 译

在我身后的空中
有这个洞穴
谁也不会触动它
一个隐居地,一种寂静
紧围着一朵火焰的花
当我挺立在风中
我的骨头变成深色的绿宝石



我在早年的一册摘记本上找到了它 。那已是十几年前,一种陌生的新颖感觉使我摘录下这首诗歌,并在以后的岁月中不时回望……有时候,恍惚觉得自己已经置身于它的光芒里,但直至今日,却从未触及它本身——一颗绿宝石?
空中、洞穴、火焰、花、寂静处、风中的骨头、深色宝石……这些突如其来的刀刃般锋利的意象转折,会让人猛地楞住,感到暗中有什么正在慢慢地滋长和呈现,但又
分类:评论 | 评论:2 | 浏览:74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诗歌

 关于诗歌的一篇


 我喜欢卡夫卡,他是第一个震撼我内心的人。那时我十三,或者更小,正在读初中,读了卡夫卡的小说后,我变得很恍惚,感觉怪怪的,放学了也不及时回家,跑到双杠那儿长时间地倒挂着。我的母亲来找我,我是她的希望。
 似乎,我比较听话,父母的,老师的,长辈的,但似乎又不是。我很茫然,伴随这种茫然感觉的是强大的虚荣心,那时我的数学好,那是因为我喜欢那种班上就我一个人证明出难题的感觉;我辛苦学画,是为了能考上大学,因为考美术专业文化成绩适当低些,而我偏科厉害;我保持了很多年大家所期待的文静模样,现在却是一有机会就冷不丁地冒出一两句粗口。有一次,其中一个朋友第一次听到,他先是惊异地盯着我,几秒钟后,突然爆发出了一阵大笑。
 我的母亲是中国第一批下放的知青,一生苦楚。她一再叮嘱我:“不许看小说啊,不许看!记住没有?”我拼命点头,心里却向往得不行,那一定是好东西,我想。果真,我被迷住了。在周围同学都很用功的学生时代,我溜课,找书,看书,忙得不亦乐乎:纳博科夫的《洛丽塔》,他的《黑暗中的笑声》,文中的那个女
分类:其他 | 评论:6 | 浏览:23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4

《阴雨天或者哑书》

我在阳台,把洗净的床单晾上
客厅里整个地暗下一些
这么多年
他看不见我
犹如我看不见自己的内心
只有烟是明亮的
从角落里袅袅升起
它弥漫着翻腾着
因肿胀而四下崩溃
呵,明亮的崩溃——
在时间的杀戮之前?
布拖鞋踩在木地板上,啪嗒
啪嗒地响
事物仍将继续
我把兰花和海芋搬到靠窗的地方
我把手洗了。重又坐到这里




《偶然的早晨》

迟到了
将近八点,才猛然惊醒
是闹钟坏了,还是有另一个我
按下了响铃?
匆匆将孩子送到莲都区外国语小学
校园空寂,课程早已开始
我想拉着她走得快点
她却说多好啊
空荡荡的
能够听得见草地上麻雀的叫声
你看,蓝蓝的天空上,飘满了
分类:诗歌 | 评论:7 | 浏览:21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录一首

《夜鱼》

 荷赛·列沙马·利马
 沈金如译

鱼的阴暗挣扎完了;
它的嘴巴形成黑夜的边沿。
鳞片闪烁,只有
猝然逸走的银光。

层叠的银片,黑夜再度
组成它的鳃,黄色光线的岩洞
它潜进凝结的泥团。
鱼的冷眼使我们惊诧。

一次颤抖,视线伸向
它自己的消亡,原有的
与取得的,迅速疏离。
导灯晃荡,熄灭。
它的梦的水沫再也
连不成它跃过的界限。






分类:其他 | 评论:0 | 浏览:17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5

《自我的洗礼》

我总是失败,心灵却依然挣扎
我顾左右而言他
“为什么我不能延长在你的触摸之中?”
秋高气爽的日子里
我把血液中的蔚蓝还给天空
把影子
埋在了一棵橡树底下



《雾》

十一月浓缩的空白中
你慢慢地长出了湿漉漉的头发
和湿漉漉的眼睛。一只黑鸟
“吱”地飞了出去
树枝颤动……你搓着手,哈气、跺脚
流下了清鼻涕
我看见你了
孩子。我看见你了,不要哭




 《鸟》

孩子扑楞着翅膀
飞到了对面的山坡上
“我希望永远也不长大!”她的声音脆脆的
枫树林也脆脆的:“……不长大!”
“……不长大!”
你独自回到屋里。天冷了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15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几句

在无知中
有某种知识,无法
驱散,毁灭了自己。

——William Carlos Williams



它从不解释。它一味的暴露。

——Mark Strand




我生命的唯一激情乃是恐惧。

 ——霍布斯

分类:诗歌 | 评论:3 | 浏览:15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二子乘舟》

诗经·国风·二子乘舟

 二子乘舟,
 泛泛其景。
 愿言思子,
 中心养养。
 二子乘舟,
 泛泛其逝。
 愿言思子,
 不瑕有害?

《二子乘舟》:宣公为公子伋娶齐女,后来宣公知道齐女漂亮,就抢夺过来,齐女和宣公生下寿及朔。后来,朔与其母在宣公面前中伤公子伋,宣公令公子伋往齐国,并派贼人先行,守在关隘杀公子伋。寿知晓这是个阴谋,告诉了伋不要上当。伋回答:“君命也,不可以逃。”寿于是窃其符节(一种见证之物)而先往,贼就把寿杀了。等公子伋赶到,指责贼说:“君命杀我,寿有何罪?”贼接着又杀了公子伋。国人为他们不顾生死的勇往无前而感伤,于是写下此诗。


两个孩子乘上木舟,
顺着江水远远地漂走。
忍不住思念你们啊,孩子,
心中泛起无限的哀愁。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城市的斜阳照在我身上》

《这城市的斜阳照在我身上》

漫游者从词语中退败出来
感到了饥饿。也许被咬伤了
一些事物正在黯淡
可我说不出,那流逝的究竟是什么
外面街上,也多是和我一样
为看不见的重物所压的人群
在傍晚时分各自喘气
只有孩子穿梭在香樟和紫薇丛间
发出了没心没肺的笑声
在屋里关了一天后,她奔跑着,跳跃着
希望我再也追不上
当然,我也想走得更远
一直到不可知的地方。我知道命运
每天都从会生活里带走一部分东西
但是从不给予相应的补偿。而此刻
太阳从正从云层背后缓缓出现
落山之前,它再次雍容地俯瞰世界
孩子激动地停在前面叫我:“妈妈快看,彩霞!彩霞!”
是啊,一切都亮闪闪的,散发着橙色的光芒
甚至乌云也镶上了金边
甚至我,这个两手空空的人
也得到了照耀,得到了触摸。有一刹那
斜阳甚至也触摸着我体内坚硬的地方
把我
分类:诗歌 | 评论:12 | 浏览:19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对饮

《江北来信》

我已北上,过了长江
你还好吗?
带来的六株桔树没能成活
南方之桔,“生于淮北则为枳”
果不其然啊
这里有时风沙吹拂
不辨万物。我不知道它们从哪里来
东方南方西方北方
甚至天上
我对着每个方向都吼了吼
可是没有听到任何回音……
总会结束的吧
我等待着。万事都会有个尽头
有空就去小屋看看
那儿留有我的许多痕迹


《天堂》

听,外面在下雨
升腾起袅袅雾气
我看不清你
但我记得某种过去的声音
某个明亮的记忆
每一年,南面枝条上的花朵总是最先开放
带来了温暖和潮湿
你坐在梅树下
继续饮酒,淌下的雨滴安静
而又模糊


《夏夜》

一些夏天的夜晚
我们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4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梅坞河畔》

《梅坞河畔》

“带我走吧……”
在小港湾后面,她的轮廓清晰起来
梅坞河高高涨满
河水将陪伴她夏日的旅行
而梦幻使人消瘦。米酒
夏日之光,以及
多水地区的飘荡……“带我走吧!”
她哽咽着,那翻滚的惊雷
恍若流动的波光
悬浮于梅坞河上空
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15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页/4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