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朵莲花

莲花生净土kuaile719lin@163.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1027556
  • 开博时间:2007-05-12
  • 博客排名:第1480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孩子的喧闹是最美妙的声音

       周末,未出门,书房里可以厮混。7楼窗外是小区的花园。中午时候有孩子在对面楼顶往这边楼扔石块,看谁力气大、扔得准。其中有块扔到我家窗上顶棚,可是我没去吼他们。想孩子的顽劣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说孩子的乐趣已经不多,我不忍心再去干涉。此刻是黄昏,楼下又一拨孩子,听声音也就个5、6岁样,大声的玩着“石头剪刀布”。真的好大声啊,还拖得调声夭夭。我也觉得这是很好听的声音。光阴如水溜走,没有更多的干扰,孩子能够自由自在,不怕被车碾到,不怕被火烧到,不怕有人来驱赶。我安静的坐在书房,看书写字。这样的日子,是安详的、愉悦的。

       这让我想起刘瑜。她新得女儿,已满百天。写了篇文《愿你慢慢长大》。真是好文啊。转在后面,您自取。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愿你慢慢长大

分类:梵音渐起 | 评论:2 | 浏览:11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手绢

  

手绢

徐家渡/文

 

 

前天下午在大邑新场,吃完又挤又抢又好味道的“汪记血旺”(“挤”是完全没有空桌,甚至拼桌吃饭的都有。“抢”是瞅着人家一走我们赶紧坐下来,看到厨房摆台上出来什么就端什么,根本不能点菜。“味道好嘛”就不说了,成都人都知道大邑的血旺之好吃),便开始沿着一条小巷往河边去喝茶。

 

我们三三两两的走着,巷子里一家小店铺挂着的花花绿绿的东西一下吸引了我的注意。哎,这不是手绢吗。驻足,转着一圈圈的选和看,呵呵,这在我还是幼儿园小朋友的时候用的家当啊。叠成一长条,用个大大

分类:在红尘 | 评论:3 | 浏览:4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恍然小悟

  

恍然小悟

徐家渡/文

 

 

今天是2013年5月30日,距离2013年4月30日刚好过去一个月。我必须写下来,记住曾经发生在我身的回寰。一为感念海山老和尚的慈悲示现,二为警醒自己好生念佛。

 

今年的五一,一如过去,总是要出去走走。就那么任意一念,去遂宁吧,还没去过呢。知道遂宁有个广德寺,知道那是观音故里,知道那是皇家敕赐禅林。我以一个对佛教敬畏的俗人身份,于上个月的30日上午,来到广德寺。跟以往去任何一间佛门唯一不同的是,这次随行人中,有一人不仅不信还非常排斥,而我事先并不清楚。

 

分类:梵音渐起 | 评论:3 | 浏览:4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道得清凉在此中

  

道得清凉在此中

——五台山礼佛心灵之旅

徐家渡/文

 

 

由来自己佛学造诣肤浅。仅有心得,也是经年累月对名山的偶尔造访,积淀而成。所得终究只言片语,不堪深问。耳闻五台,也只是知道,我国的四大佛教名山之一,文殊菩萨的道场。稍稍加深了一点印象的,来源有二。一是,素日里我身边有位民间高人,能掐会算,预知未来。说是有天眼通。有人说她很灵,也有说不准的。她给我看过一些她身上显灵时的照片,也跟我说,每年,她会有固定的一段时间,住五台山。二是,据说清顺治帝就是

分类:梵音渐起 | 评论:9 | 浏览:4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哺与反哺

  

哺与反哺


  

弘一出家时间比原计划有所推迟。唯一原因,是他一直抚养的学生刘质平尚未毕业。他是一直等到几个月后刘质平毕业能工作赚钱了,才释然放下俗间一切牵绊。弘一对人世的悲悯和做力所及的实事,真是彰显人性光芒。令人起敬。他在红尘时是为中国音乐界书画界是培养了大师的,刘质平是一个,丰子恺是另一个。


  

他后来出家为僧,并精修华严宗律宗。因循佛理身体力行。可以说几乎到苛刻地步。三衣一钵,过午不食,落座前一定拍椅,用过的纸的边还裁下寄还施主,说或可再用。简单到生存底线。顺理成章的是,在他出家的后半生里,刘质平丰子恺时时照拂。给予无数物质方便和帮助。


  

我想,当年弘一对他们如师如父,是断不会想到图俩学生日后回报。而俩人对恩师的一生爱护,也是本性使然。哺与反哺,在这对师生关系里,表达得自然而然。这让我对人性的信赖多了一份参照。因此,当有人需要的时候,我们要尽可能去表达我们的善意。说善意的话,做善意的事,还要留足对方的尊严。不图他日对方回馈。只是相信哺与反哺,是人间因果的正向流动。

分类:梵音渐起 | 评论:3 | 浏览:14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且借我一间小木屋

  

且借我一间小木屋


  

今年在西昌过年的时候,住的酒店、安排的食宿,都是一老先生张罗。我并不认识。我们有四家人同行,是其中的一家的朋友。及至开了一天的车,在西昌某酒店门口,一门卫样的老头在指挥着我们停哪。我还是不知道,那个老先生长什么模样。等到了邛海湖边,某农家的餐桌上,朋友逐一介绍,我才得以对上号。这老先生,不就是刚在门口指挥我停车的门卫老头吗?可是朋友却恭恭敬敬的叫他“刘老板”。


  

他实在跟我们印象里的老板样相差十万八千里。很瘦,说话慢条斯理,眉山人,乡音很重。不饰衣着。放人群里,一定是哪个乡下来城里找生计的农民兄弟。就那样。而朋友却讲到,老先生的产业还是不少的。除了开发的一些楼盘、自己有片200亩的生态农庄,更重要的,是他非常有思想,而眼光又长远。在圈里,连那些很傲气的人,都称老先生是“智者”。


  

偏偏这样人,大智慧大成就,隐藏在不显山不显水的朴素里。这引起我对他和他的农庄强烈好奇。


  

他的那座农庄,离成都60多公里。他跟那些囤地的不同,不是仅仅栽栽树,以期政府征地时再高价卖出。他是真的在经营它。把农庄作为他生活的一部分。因此,呈现的面貌如此不同。他在农庄里建了一栋木屋,2层楼高。里里外外都是全木。每一间屋,都有卫生间。农庄里放养着100只鸡,几十只鸭,10头猪。成片的菜地,石磨豆花,自己做豆瓣、磨花椒油。所有的这一切,只供朋友,绝不营业。他说,有的朋友来,走的时候,地里的菜都摘四五十斤走。鸡,随便捉。连晚饭后蒸的馒头,都让你满满的带走。常常他这里,像流水席一样的朋友来来去去。他所有的配备,都是为朋友来而成全。


  

那天我一个人在房间里,打打盹、看看书、看看电视、望着窗外发发呆。消磨了一个下午,而竟不觉得光阴难捱。楼下,厨房师傅闲聊的声音偶尔传来,听不清说什么,只是有淡淡的声音。铁笼里的藏獒,我将身子往窗口前探一点,它就立马狂叫,双脚拼命往铁栏的上部扑。树上的蝉声不再觉得烦扰,反而成为夏天必备。不然怎么叫夏天呢。时光安静得仿佛忘了流动。而人世,仿佛也寂寞得从来只有我一个。


  

因为是家庭式的,所以格外有种亲切踏实,让心停留得笃笃定定。可惜,这样的美妙经历,也是奢华。老先生说,最近2个月,你们还可以常来。以后,这里将不复存在。已经被政府规划了。我急切的问“您在别的地方还有这样的农庄吗?”“没有了。”他摇摇头说道。


  

我们被抛弃的同时,还无处遁形。那间居住过一个下午的小木屋,终将又回到遥远的梦里。


  

 


  



  

客厅窗外


  

我呆坐的地方望过去


  

楼下玉米堆上觅食的鸡


  


地主刘老板

分类:在红尘 | 评论:2 | 浏览:6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请到雅西一走

  

请到雅西一走


  

我喜欢开车,不过没到痴迷。我喜欢到处走,不过走的地方不算多。我们都知道开高速多半单调。不过,如果你去五一才开通的雅西高速走一走,你会改变看法。


  

从雅安到西昌,翻山越岭,路途不易。尤其是过泥巴山。山高雪大人险恶。过去多少年,都盛传山有劫匪。来往车辆,得在山脚等到有车同行,才肯出发。为壮胆。这我虽没遇到,可是把车开在雪山坡陡弯急处打滑,却是我在泥巴山干过的事。那次,魂都吓没了。


  

就是这样,这些年也没少去。算算,来来回回走四趟了。今年春节回程走老路,堵在大渡河谷3个多小时。高山深涧的,密密的人群和车辆,我们唯一担心的是,发生地震或产生共振,山垮下来,地裂开来,此处即此生。单边放行,路之难走,可见一斑。


  

终于熬到五一,高速开通。这是我们一行春节时的承诺。答应我同学的(见《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read.asp?BlogID=1003221&PostID=38986477》),一定在大樱桃成熟的时节,来汉源树下吃。因为他说“不来是512。”谁肯做你幺儿呀。打死也要去。呵呵。


  

2周前,还是四家人,开了俩车。这回,走的是崭新的洋盘的雅西高速。7:30从家出发,11点正,在汉源出。三个半小时。快不说,关键是,那么美。


  

我没走过那么壮观的高速路。沿线在崇山中出没。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几乎整个路段就是凭空生出。没有什么沿山蜿蜒一说。山与山之间,直接架桥。到处都看到高高的路桩。再不济,直接打洞。最险的泥巴山,用一条10公里的隧道贯穿。安全便捷。得有多少劫匪从良。政府所为,善莫大焉。


  

开车在这里,仿若在云中穿行。始终走在山巅,逶迤婉转,天又有雨,云或淡或厚。偶尔还得开应急灯。限速80,又还可以望望风景。两边的水泥护栏半车高,又实心,视线和心理上都给予极大安全感。初夏,满眼翠绿。养眼养心。


  

因为开车故,不能拍照,全印心间。唯一一张,是在去的路上,停车、上坡、回首,拍的。名为腊八斤大桥。要窥全貌,要身心舒畅,还请亲自前往。


  

 



分类:走走 | 评论:3 | 浏览:7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女老范儿

  

女老范儿


  

我公司有个做财务的,60几岁了,每天上下班跟一般员工一样。精神气足,还花枝招展,耳钉、项链、戒指、头花,都配着服饰来。她常常欧老资格,说儿子都跟我们差不多大。要我们喊她阿姨。我们不,只肯叫她侯老师。


  

节假日还出门旅游。开车不仅不像老人,还跟个男的样,颇有几分豪气。瘦瘦的,午餐我们一桌。每每我跟她落在后头。我们就慢慢聊。多数时候是她说我听。她说她爹就说过她,那么多兄弟姐妹里,就她好吃好耍好享受,但勤快。她还说,她干事总是风风火火,跟人相处总取简单之道。一直干活,很丰富。跟年轻人一起,很有趣。她还说,她要干到干不动为止。——


  

看着身旁这个老妇人,可是你一点也不觉得她老。一点也不觉得老年无趣。你甚至觉得,如果自己也这么老了,也能在某个地方,谋个差事,也有某个年轻人乐意听你所谓人生经验,这样的老年,当是令人期许的吧。


  

所以,我恭恭敬敬的对侯老师说:“您为我树立了榜样。”

分类:三五人 | 评论:4 | 浏览:8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可无不可

  

无可无不可


  

景仰李叔同已经很久。不独因为他在俗世成就,音乐、书画、篆刻、金石、教育、写作。单单这些都不算。世间有此才华的人也不少。更重要的是,他弃俗世功名,隐入山门,遁入佛境。而且修成一代宗师。被佛门弟子追为律宗第十一世祖。


  

这还不够。我更好奇的是,是什么力量促使他走上如此坎坷之途。放着俗世锦衣荣华不享受。这是什么力量的推动?他就真的那么虔诚吗?我等凡俗,为什么做不到那么干脆果决?看了 金梅 先生书写的他的传记,帮我找到了在很多其它地方找不到的答案。这比较符合人性,也让我相信他的出家,既有久远童年影响,又有信仰需求,还有当时现实身体、家庭困境,综合各种远因近因,凑成他的一走了之。这几乎让我相信了。


  

人终究还是有懦弱的一面。贵为大师,也不脱凡人窠臼。也有害怕,也有搞不掂,也有怯懦,也有无力。只是比一般人,更多一点对自己的思考,反省,以及为自己寻求出路的坚持,还有更重要的是对自己一生的负责任。就是比一般人多这么一点点,他就成其为他,与众不同了。


  

这份履历,让我相信,没有人生而伟大,也没有人一直光辉。如果说一个人有所不同,有所建树。那么,他也是在人生路途不断经历,不断摔跟头,不断总结和反省的过程中,循着自己的理想之途,吸引、向往、追索、不放弃。在不断完善自己追问自己的过程里,慢慢成就为一代人杰的。


  

故而,自己达不到,不是人家有多好的天赋,不是自己有多弱智,只是,我们坚持的不同。反省程度不同。


  

正如孔子所说“无可无不可”。这样也可以,那样也可以。都是自己选择和达到的。

分类:读书 | 评论:2 | 浏览:7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越爱越绝望

  

越爱越绝望


  

前些日子看电影《永恒》。好久不忘记。音乐好听,柔软绵远,干净清丽,有佛音余韵。画面不杂。视频效果还好。网上找的。我很少专门进电影院,秉持人多的地方不去原则。也很少专门买碟。可看可不看。有了顺便看看也不错。这样的任性下来,能看到的好电影少得可怜属正常。难怪稀罕《永恒》。


  

世间事没有永恒。情节里,最残忍处,莫过于叔叔帕博用铁链把尚孟和玉帕蒂锁住。你们不是相爱吗,那我让你们分分秒秒都不分开。这是挑战人性大忌。没有任何人能忍受如此无距离相处生生世世。他们不疯才怪。事如所料,恩爱的人儿开始生隙,继而争吵,进而疯魔。最后举枪,要么把我杀了吧。当尚孟把枪给玉帕蒂要她杀了他时,她把枪对向了自己。


  

让观众骇然的是,某个夜里醒来,尚孟自然的翻身,摸向枕边人,讶然看到的是一具快腐烂的尸体。惊惶中引来下人,挥刀砍断玉帕蒂手臂。疯一样的尚孟就拖着锁链,那头拽着半只断臂,在泰国的热带森林里,嚎叫,游弋。


  

凄厉的声音在夜空里传得远,更显人类的残忍和挣扎。


  

人,无论再相爱,也不能超越人性。最好保持这一点清醒。还有好多细节,就不多说了,自己去看。免得坏了胃口。

分类:读书 | 评论:1 | 浏览:8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平淡日子三点滴

  

平淡日子三点滴
  


所想——  


生活如此贫瘠,我们才要热闹的活泼泼的过下去。不然怎么办呢?难不成被枯寂浸涩,弄得自己恹恹,别人看着处着闹心。那是自己的不是。所以,无论怎样,出门见人,总要把自己捯饬得尽可能好看美一点。本身中年就够暗沉,如若再不装点,那可真是不尊重别人。让别人不得不面对你,忍受你带给的暮气沉沉,还不能离开。无论怎样,跟人相处,都应该有阳光、舒展、力量给予。如若还要到别人身上吸精敲髓而自己不付出,那别人终归厌离。所以,无论我的心境处于何种状态、我的身体有何不适,在人面前,你都只会听到我的笑、看到我温和的面容。或许有人纳闷,那么你的另一面怎么处理呢?我们学易经都知道,有阴有阳。否则怎么平衡。呵呵,当然,我自然有渠道。或书,或友,或事。安于寂寞、独处,并从中获得智慧、力量。这样状态,是我喜欢的样子。 


 


所听——  


园猪即将远赴,有人说不划算。等于是为别人养大孩子。对这观点,我还真不好说什么不对。但是有一个道理我明白,园猪终将会有她自己的生活。为我所未经去过的地方、未曾体验过的内容。这一点,不容置疑。那么,以她为中心和原点来看,有些纠结就可以自然解开。只要她愿意,她喜欢,而我又有能力,那就由她去。天涯海角,还不都是老天的地界。不怕。

  

所做——  


上午隔壁办公室送来几颗杨梅。我又分送给进来出去的人,自己嚼了2颗。核随手放在杯盖,懒得起身,想等会儿加水时再去扔。隔了一会儿,咦,我的杨梅核呢?杯盖稳稳的在杯上扣着。赶紧拿过来一看,哈,2颗核竟跟茶叶混在一起,在杯底踏实的呆着。——我什么时候把杯盖自如的扣上去的?完全不记得。

分类:在红尘 | 评论:2 | 浏览:7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家有新邻

  

家有新邻


  

猛然有一天,厨房柜台上,有新痕迹。那个人类又亲近又讨厌的家伙,小老鼠,光临寒舍。我的心,如临大敌。收刀捡挂,一应吃食碗盏,统统归位。想饿死那家伙。谁知百密有疏,忘把垃圾桶盖盖上啦。结果,桶里的剩肉饭菜,被新邻居捯饬得细细密密。O()︿︶)o 唉,初战失败。


  

于是又想一辙。买来粘鼠板、老鼠夹,搁置柜台,还把啃剩的兔骨头放了2枚于鼠夹,守株待兔。把厨房门关得严严,睡觉去也。第二天一看,嘿,人家不造访。粘鼠板上没有痕迹,老鼠夹里的骨头也纹丝不动。可是柜台上那家伙来来往往的迹象更多啦,不仅有排泄物,还有越啃越小越镂空的兔骨头。看来,聪明的小家伙早就在垃圾桶里把储备粮攒足。我还怕你?它一定是这么想的,才那么悠游的不上当。


  

更令我被动的是,某一夜起来小解后,忘关上推拉门。小家伙的天地更广了。事实的确如此。昨夜我在收拾餐厅角落的米呀面呀的时候,竟然发现从汉源带回的面条有2把被啃得缺缺丫丫。而厨房一直再也没有看到它的踪影。


  

晚上,坐在客厅沙发,电视声音有点小。此刻左边阳台传来窸窸窣窣响。呵呵,小家伙的新家已经转移到这里。过了一会儿,怎么纱窗扑扑响?转头隔着鱼缸水望去,哎呀,朦胧中一个小身影上下攀爬。那不是小东西吗?我悄手悄脚走过去,它竟然不躲。捉迷藏这么多天,对手终于相见。我是又害怕又紧张。这个时候多悔恨自己没把纱窗打开。我慢慢靠近,它慢慢后退,躲进推拉窗与窗框之间(我家窗户都是装双扇玻璃。框里一层,窗台一层),身子缩后,面对我。真是进退裕如。等我再近,拉开纱窗,它倏的一下,不见了。只得去另一角落,把窗全部打开。想给它出路。


  

但人家丝毫没有跟我分离的意思。


  

晚上临睡前,我把鼠夹里放了一块大大的卤排骨,肉很丰厚,放在阳台地上。睡在床上,辗转难眠,总期待那声 “啪”的巨响传来。可是一直没有来,殷殷期盼中我竟失眠。反复想自己有没有什么没考虑周详。担心肉太厚太,它不费力就能吃进嘴,那么就不会触动钩子,门便不会弹回。


  

我的担心应验了。一早出门前,去阳台查看鼠夹,果然。骨头最下部已经凹进去很深一坨,枝枝棱棱。而鼠夹还是那个鼠夹。


  

在这个聪明的小家伙面前,我很笨拙。但又不甘。于是,我拿一个新的粘鼠板放于鼠夹门洞前。要吃到那坨昨夜香喷喷的肉,得先越天堑。看你往哪里逃?


  

我等着今夜回到家,提着那笼装着乱窜小家伙的鼠夹。咦,去哪里邀功、又把它安置何处呢?这确实是个新问题。

分类:在红尘 | 评论:1 | 浏览:7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雨,满嬢

  

春雨,满嬢


  

天干好多天了,都不见雨的痕迹。抹过的地第二天就灰扑扑的一层,淡淡的,感觉像怎么也挥不尽的夏汗。清明三天,遁去乡下,或可以感受到春风润泽。无奈,这里的春天没有雨,哪里的春天又有舒适呢。反而,听到80多岁的满嬢近况,心下怆怆。


  

满嬢是婆婆的堂姐。一世坎坷,如今身体病恙,很厌世。人要经历多大的磨难,才可以熬到岁月尽头。跟满嬢比,我们的经历都不算。


  

一早醒来,窗外顶蓬滴滴答答,定是雨了。推窗看七楼下湿漉漉地面,心立刻如浸透般温润。有些冷,有些凉意。冬装已收得七七八八,懒,就将就了。却别有一番沉静。春天好是好,在带给人蓬勃生机的同时,若能让人还葆有几番寂静,那于世于人于境,方合常态。


  

愿以此祥和之心,祈祷满嬢!

分类:三五人 | 评论:2 | 浏览:8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总会春天来

  
  

总会春天来


  

时序变幻,终不以心情为转移。快乐也好忧伤也好,该来的春天踩不变的节奏,俏然而至。这令人多少觉得,明天似乎比较好。


  

出去走走罢。


  

穿上02年就买的当时不知牌子如今才发现还是国内的一个好品牌的某休闲运动鞋。10年了,除了外皮后跟侧边装饰条被我洗刷来边缘翘起外,依然不影响穿着、不影响舒适。记得那年在烟台被海水浸泡,只得全部入水又洗又晒。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贴心地继续为我服务着。可见好东西值得尊敬。因为它已然融入你的时间你的岁月,参与到你的生活。变成某段旅程的参与、某个风景的构成。多年后翻检,可能是照片、可能是跟某人共同回忆,会如谋旧人般熟悉亲切,咦,原来我穿的是这双鞋。它完全变成你生命的某个部分。在我的理解里,拥有保存他们,其实就是自己给自己的记忆。


  

这身绿色套装,该有8年了。平时少穿。一旦拖行李箱时间来临,它几乎就是当家花旦。在我好多年的照片里,一般比较好的,都来自这套衣服的衬托。


  

再罩件短棉服。好了,星期六的阳光里,电子科大背后的河边,密密的喝茶、晒太阳、吹牛、掏耳、发呆的慵懒的成都人群里,多了这么一个闲人:她看起来有些欣喜、有些拘谨、也有点散淡。


  

 



分类:在红尘 | 评论:3 | 浏览:8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母亲百日

  

母亲百日


  

气温忽暖忽冷,也挡不住油菜花渐次开放。赶在午饭后,匆匆向母亲的墓地去。跟姐姐们相约在母亲那里碰面。她们与我在南北两个朝向。为省时间我们都向集中地去。因为下午我还有另外的事情要做。


  

一路在乡间田地中行进,成片的油菜地是向后闪过的背景。心情是在凉意中略带伤情,也隐隐有时光不长却世事太多的悲怆感。


  

昨天,是母亲离开我们一百天的日子。


  

才一百天!却感觉母亲离开我很久。三个多月。可是我在这段时间经历了其他意想不到的变故。除了想不通的哭泣,便是顺应。无力,不只是在握不住的岁月、走不拢的时空,还有很多,比如人心。


  

失去母亲,是世间上最彻底的伤痛。哪怕她并没有庇护你多少。但是,只要母亲在,尽管是名义上的,也至少让你有一个地方去。可是,当那个把你带来世间的人撒手不再,你仿佛感觉天地宇宙都跟你无关般空洞。那份孤独无与伦比。而我内心更痛的还在于,我三岁便被人生生把我从我母亲身边拿开。也让我一生无法体会母爱深情是什么样子什么滋味。我祈祷老天让我来世再做我母亲的女儿,并且跟她相守一辈子。偿还今生亏欠:既补上我不在母亲身边13年未尽的孝道,也给予我从头到尾彻底的母爱。


  

是谁剥夺我做为我母亲的女儿在母亲身边生活的权利?我很想有时光倒流、我很想回到当时父母会坚决拒绝别人的抱养恳求、我很想在我还足够小的时候父母把我要回,------所有的很想和因为他们的一念就改变我一生的时光,都不可能重来。我除了遗憾,便是盼望来世早点到来。


  

去看看母亲罢。


  

很巧的是,我跟姐姐们同时到达。三姐还把她的孙女也抱来了。刚停好车,就看到秀兰婶婶。她是我很小就有记忆的一幅画,并且定格。记得小的时候她就是这样,几十年过去我都中年了,她还是这个样子。矮矮胖胖,笑笑的。跟我们家做了几十年邻居。如今我们一家迁居各处。她还守着这里。骑着自行车,是要去店上打麻将。世事倏忽间变了模样:故人一去不回,活着的人照样天天轮回。到点吃到点睡到点打牌吹牛聊天,一如昨天。想想这,真不知活着是为何。内心除了空洞,别无。


  

听说老家这片地终究会被规划,到时候墓地都搬迁。我家爷爷那边的好几位前人,都葬在这。这些矮矮的墓,掩藏在我家自留地或林盘,伴随我长大。如果那天来临,父母奶奶都得重新找地方住。我不知道到时候父母奶奶的灵魂找得到新家不。心下茫然。


  

跟当时母亲离世时自己内心撕裂般疼痛比,此刻的心钝许多。飘飘摇摇的烛火随袅袅香,渐渐散去。我们跟母亲的牵连,在世间是越来越弱。却也离来世近了。母亲,您要等着我啊。到那时您要认得我是您的女儿您的四女您的瑜儿您的那个送出去又15岁半道被人弃送回来了的幺女!


  

母亲安息!


  

阿弥陀佛!

分类:回忆 | 评论:10 | 浏览:9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7页/69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